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1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师兄,尸检的具体结果是怎样呢?你不是说没有化验出任何含有dú物的物品吗?怎么刚刚听张队的话,死者又是qing化物中dú呢?”走出会议室的晋然立马问道。

“死因的确是qing化物中dú。”

“牙刷牙膏里都没有qing化物?”

“水杯餐具都没有,包括洗浴用品,所有的物品都没有qing化物。”

“那么,凶手又是怎样投dú的呢?”

“不知道。”

“师兄,你看过东野圭吾的《白夜行》那本吗?”

“嗯?”

“我记得没错的话,主角把硫酸和qing化钾还是qing化钠倒在马桶里,然后盖上马桶盖,死者打开马桶盖吸入硫酸和qing化钾生成的qing化氢气体,然后……”晋然掐住自己的脖子,伸出舌头,翻白眼。

“但是……”另一位跟出来的警员说道。“案发现场,马桶盖是关闭的。还是乖乖收集指纹,等抓住凶手,听他亲自说怎么投dú的吧。”

“但是,我总觉着,这个案子通过简简单单的比对指纹,是找不出凶手的。”

“等你再工作几年,你就会明白,现实中的破案不是悬疑剧和侦探,没有那么多的高智商犯罪,破案靠的还是耐心和仔细。”

三人jiāo代程主任将院内所有的男xìng工作人员叫出来,一一采集了指纹。师兄带着这些指纹立马开车下山去了。

第22章

好不容易摆脱掉嗦的院长,杨木木又重新和黄寅单独在一起。

“你说……你杀过人?”杨木木问。

“对啊。”

“对啊?”

“我是杀过人啊。”黄寅睁着他那双大眼睛。

“傻瓜。”他这是发病了呢,杨木木心想。“那你说,你杀了谁?”

“好多。”他天真地说道。

“好多是多少?几个?”

“应该有几百。”

“呵呵,几百?你怎么不说几千呢!”她踮起脚敲他脑袋,“我们去吃饭吧,吃完饭你顺便把yào吃了。”

“你不是也杀过人吗?”

“什么?”

“算了,你应该不喜欢杀人?今晚吃什么?”

趁着指纹比对的空隙时间,警员们把院内所有的男xìng员工都调查了:司机史密斯,程主任和院长,一个电工兼维修工,还有食堂的两个炒菜师傅和四位男护工。他们几乎都没有杀人动机,跟死者也没有任何过节。

不过,作案时间大家倒都有,毕竟山上休息得早,每人一间房间,大家都没有不在场证明。

没有可疑人物,也没有突破口,大家围坐在院长办公室的那座电话机旁等比对结果。

电话响起。

“指纹比对出来了,全部与案发现场发现的指纹不匹配。”电话那头说道。

挂断电话,张队面向院长,“所有的男xìng员工就这么几位?”

“是啊。”

“不是工作人员,那就精神病人咯?你们疯人院牛逼啊,精神病还能搞到qing化物。”张队又抽出一根儿烟点上,几个老警员已经把办公室搞得烟雾缭绕了。“病院所有能够自由行动的男xìng精神病有多少?”

院长转头看程主任。

“二百八十三人。”程主任答道。

“哟!记这么清楚。”

“那么,张队,我们一一采集这两百八十三个人的指纹回去做比对啊?”

“采个屁!指纹采集工具都拿下山了,天儿也黑了,别给老子干等着了,一个个给我审!不信就没个缝儿露出来!”

张队把采集过指纹的几个男xìng工作人员一个个带到会议室单独审问。

“在这山上几年了?”

“十三,十四年了吧。”回答问题的是维修工。

“指纹比对出来了。”张队直勾勾看着他,“就是你的。”

“什么?你们是不是搞错啦!”维修工大惊失色。

“为什么杀害刘护士啊?”

“我怎么可能杀人呐!我跟她一无怨二无仇的,我杀她干啥?”

“那你说,这疯人院里谁跟她有怨谁跟他有仇?”

“我怎么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那就是你了。证据都有了。”

“有个指纹就算证据啦?你们肯定搞错了!哪里有我的指纹啊?我真的没有杀人!”

“如果有其他人与死者有仇的话,我们会暂时不考虑指纹的事情,继续调查。但是你也不知道谁与她有仇,所以,先跟我们回局里吧。”张队站起来,把手铐掏出。

“等等!等等……”维修工慌了,“我知道……那个,院里与刘护士有仇有怨的多了。”

“随便说一个呢。”

“比如前段时间,新来的一个托关系的杀人犯,刘护士就跟她又吵架又打架的,还把人给关起来了。后来虽然是放出来了吧,你想,她本身就是杀过人的,把她得罪这么狠,再杀一个也不时问题是吧?”

“你说的是一个姓杨的女的?”

“是是!”维修工连连点头。

“不是她!”

“咋就不是她?”

“说不出其他人了?那跟我们回局里吧!”张队长又站起来。

“不不不……还有还有!”维修工边说边喷口水。

“谁?”张队又坐下。

“程……程主任”维修工声音降低了许多。

“哦?具体怎么回事儿?”

每个人都被单独这么审问了一圈,当怀疑到自己头上时,一个个的全部就说出来了。

最后还真套出许多信息。首先,程主任有非常大的嫌疑,他与死者刘护士是老乡。刘护士在院里跋扈无理,工作能力差,不尽职不尽责却享有与张护士一般的地位,一来是因为她工作时间久,二来便是仰仗与程主任的关系。

“难道她与程主任有那方面的关系?”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张队不禁发问,因为刘护士长得真不咋地,程主任的口味也忒重了。

“不是,这个关系有点复杂。怎么说呢?有点绕。”维修工挠脑袋整理语言。

“这个,程主任呢他的确与院里一个小护士有那啥关系,但是不是刘护士,但刘护士知道这件事情,刘护士呢逢年过节都回老家,这一回老家就能见到程主任的老婆。这个……”

“所以,刘护士就抓住这一点威胁程主任?”

“算不上威胁吧,反正我们这些老员工都是知道的,刘护士之所以有这么好的待遇就是因为她知道程主任的这件事情。她又是他老婆的朋友,程主任为了封口,什么都由着她。”

除此之外,警员们还得知死者刘护士会利用职权,睡长的比较正的男病人。

这几乎是一个bàozhà新闻,张队们都惊呆了,“我擦,这肥婆,可以啊!”

“这样的话,想杀他的人还真多了。”

他们从不同的口供中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