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0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08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接着,愈来愈多的人告诉你,他们都已经相信地球是方的了,你为什么还不信?他们天天在你耳边,用语言用行动告诉你,地球就是方的。

一天一天……最后你就会相信,地球是方的!

yóu xing事件,让泰亨的地下洗脑活动,变成了地上公开的大张旗鼓的宣传。

“泰亨你太天真了!”金政宇忍不住对泰亨说,外面的里湖大道上,是打着标语,绕着里湖一圈一圈yóu xing的孩子们。“你真以为复制正常世界的模式,就能改变这里?改变是要流血的,是会死人的!”

“我知道,我也告诉他们的了,我们还是想试一试。”

“呵……”金政宇仰头叹气,“果然都是年轻人。”

“政宇,你愿意帮我吗?”

金政宇苦笑,“如果我愿意帮你,我何不就待在韩国算了,为什么抛弃一切,跑到这里来开始自己的人生?”

“哥真的觉得这里很好?”

“不好吗?在直一还活着的时候,在你还没开始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不是很幸福吗?”

“那都是假象。”

“是吗?原来我们在一起的这些年,只是我单方面地觉得很幸福?我像个傻子一样,以为你跟我在一起很开心!结果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不是的……”泰亨抓住他的手,他想要解释什么,又好像说不清楚。“政宇,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直一,我和直一都很喜欢你。”

“说到直一,我以为你之前的变化都是因为他的死。事实却是,你根本没有受半点影响,一丝不乱地地进行着你的计划。我以为你会很伤心,那可是你一手带大的孩子……”

“政宇,直一没有死。”

“什么?”

“对不起,我一直都想告诉你的,但是时机不成熟。”

“原来直一的事情,也是你精心布的局?”金政宇慢慢后退,“那你为什么要带我去0413的现场,故意让我来找直一掉落的匕首和鞋套?这些都是你设计好的……”金政宇摇晃着脑袋,他万万没想到,泰亨为了他所谓的计划,已经不惜做到这一步。他当时为宋直一揪成一团的心,为直一伤心的日日夜夜,现在都变成了笑话,呵!

“好!那孩子没死就好。”金政宇微笑着,“我们分手吧。我早就该说出这句话。”接着他转身向卧室走。

“政宇……”

金政宇去到卧室,把自己的东西胡乱收着。“你就做你想做的吧,我也会为了维护自己的世界,拼尽全力的。”

“你要站在我的对立面?”泰亨站在卧室门口。

“不是我要站在你的对立面!我的朝向一直没变,是你突然转过身去,要和我背道而驰。”金政宇用背影对着门口,停下手中的动作说道。

许久后,他也没听到泰亨的回话。隐约间,他好像听见了男人的啜泣声,但那声音十分隐忍。他怀疑那是自己的幻听,或者在哭的是自己,因为他从来也没见泰亨哭过。金政宇始终也没转身过去看一眼,继续收拾着手上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哥,既然是我的方向变了,该走的也是我。”背后传来泰亨这样的话,接着是脚步声远去……然后,脚步声停下来。“我不知道我的xìng向是什么,我也没有xìng向的概念,我只知道我喜欢你。我之所以选择做着这样的事情,只是为了两个字:自由。在这里的所有孩子都失去了自由。自由两个字对我来说也像xìng取向一样,我对它完全没有概念。直到哥来到这里,是你让我对这两个字有了概念。你对我生母的态度和别人不一样,你对南岛人的态度也和别人不一样。是你让我知道外面的世界本该是什么样子,我只去过一次韩国,带我去演唱会的那位哥哥,回来这里就被处决了。”他又停顿了许久,或许是意识到自己的言语混乱,没头没尾……

“政宇哥,你是自由选择来到这里的,和我们不一样。外面那些yóu xing的孩子,甚至不知道正常世界是什么样子。我只是想试一试,让我们都有选择的权利。”

金政宇听见脚步声再次响起,向着门口的方向,然后,门关上了。

只剩下自己了,这个曾经充满三人欢笑的家,金政宇盯着手中的衣服,自言自语:“我们很自由,我们每天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你喜欢音乐,你就只管做音乐甚至不用为了生计发愁,我们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生活,这就是最大的自由。正常世界是什么样子?正常世界,就是为了温饱住房婚姻儿女忙碌的无意义的人生,如果你不这样过,你就会被认为不正常。”他将手中的的衣服塞进包里,“这群孩子,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香樟山 第230章

佐藤凉太再也没有去南岛了,高桥彻自杀的画面始终在他的脑海挥之不去,他再也不敢去找闵泰绒了,那是对小彻的背叛。

他埋头在机械的工作生活中,定时起床,定时用餐,每一节课都去上,明明教室里已经空了,许多孩子都去参加yóu xing了,没有几个人听他的课。语言科学音乐和,已经没人关心了。

更多的时候,他是在对着空气授课。

傍晚,他吃过晚餐,走在回家的路上,一群乌压压吼着口号的孩子,青筋暴起,唾沫横飞。他躲在一边,看浩浩dàngdàng的yóu xing队伍渐渐远去。

经历过战争的爷爷说过:“无论世界变成怎样,吃饭才是最重要的。”爷爷也为了家里人能够吃上饭,做了一切能做的,和一切不该做的。他变成背叛自己国家的汉jiān,躲到日本,依旧只是为了吃饭。

看到南岛bào dòng的时候,看到这群孩子疯狂的时候,佐藤凉太意识到,自己是秉承了爷爷的xìng格。他若是生在二战的年代,肯定也是那种为了生存背叛国家的人。他在南岛左右逢源,朋友众多,与晋然真心jiāo朋友得来的好人缘是不一样的。

佐藤凉太抱着双臂,继续往家里走,如果新世界真的大规模暴乱了,自己要站在哪一方?哪一方才是绝对安全的?

不不不!一切都是暂时的,孩子们闹闹而已,很快就会恢复从前的。他告诉自己。

然而事态却并没有朝着他希望的方向发展,反而愈演愈烈。

但是,在此期间,他却像只鸵鸟一样。假装看不见,假装听不见,过去他对一切事物的好奇心,在遇到这件大事的时候,反而没有了。他从心底里知道,北岛要变天了,但是他自欺欺人,继续吃饭上班喝酒,祈祷着一切回到从前。

或许是那件事情打击了他……

当他发现自己喜欢的是女人时,一开始也是选择的逃避,甚至妄想着随便jiāo一个男朋友掩盖过去。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要面对了,小彻死在了他的面前。

一切都假装不知道的好,傻子欢乐多。从前他不去思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