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0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07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不是你发的帖子,我也找不到你们。”关律师的话,说得云淡风轻,却实时地安慰到了内疚的谢磊。“你们俩想好要去哪儿了吗?或许我可以帮你们。”

“韩国!”宋直一脱口而出。

“你呢?”关律师又问谢磊。

谢磊看看宋直一,又看看关律师,“一定要离开中国吗?”

“最好是离开。”

“姐姐,要不你也去韩国吧?”宋直一诚恳地说,“我可以挣钱养你,也可以教你韩语。”

谢磊的心中萌生了一种要重启人生的感觉。

关律师露出微笑,“所以,你们都选择去韩国?”他歪头摇了摇,“真是很奇怪的选择。”因为就他自己这个年龄的人来说,要选择出国的话,再怎么样也应该是加拿大、美国、欧洲新西兰这些地方。

但他是个从来不会对自己不了解的东西发出鄙夷的人,他总是试着理解和尊敬别人,“好吧。你们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不过……”谢磊吞吞吐吐。

“没关系,有什么要求都可以说。”

“直一他没有户口,得先解决户口问题。”

“嗯嗯,”关律师点点头,他很快明白了其中的原因,将目光转向宋直一,真挚地问:“我没有子女,你可愿意当我的养子?当然只是名义上的,你不用有太大的负担。”

宋直一鼓着大眼睛,眨巴眨巴,“不用跟着你姓吧?”

谢磊拉了拉直一的衣服。

关律师依旧微笑着,“不用。”随后他又和蔼地问:“不过,你的姓有什么特俗含义吗?”关锦年知道,在新世界出生长大的孩子一般是没有姓的。

宋直一垂下眼睑,偏了偏头,“没有什么特俗含义,但是哥告诉我,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只是不想改变它,它是我自己给自己取的姓。”在说这话的同时,宋直一好像有一丝丝明白了,当时泰亨哥为什么要他自己给自己取一个姓。

关律师似乎很满意小孩儿的答案,“好!后天,我尽量在后天带你去办理入户手续。”

“为什么不明天就去?”宋直一脱口而出,对这位中年绅士,他好像很快就喜欢上了。

“明天……我要去见一位很重要的人。”他要去告诉杨宇,他的女儿还活着,虽然是以人质的身份,但还活着……香樟山的事情发生之后,关锦年本想与杨宇一起进监狱……那样的话,杨宇至少可以少判五年。但杨宇极力反对,如果你也进来了,谁来救我的女儿?谁来和他们对抗?最终,在审判之日,他还是听从了杨宇的意见,极力辩护,打点各方,为自己争取了自由。他选择在监牢的外面,尽力守护着他的爱人以及他的女儿。

但是和新世界僵持的局面还要维持多久?就这样耗着,手里的足以摧毁他们的证据,就这样没用地握在手中,一直等待……等到听到关于木木那孩子的不好的消息?或是期待着他们jiāo出杨木木?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手里的证据是能够复制的,他们不会相信自己不拷贝一份留在手里。

所以……这是一道无解题。

“关,等五年,五年之后局面不改,你就不用管那孩子……”上一次去看杨宇的时候,他说。

关锦年叹了一口,穿上外套准备走了,他只带走了一位保镖,“在这之前,你们俩先住在这里。尽量不要外出,真的很想出去的话,尽量带上他们。”他看了看剩下的站在原地的两位保镖。

***************************

关于南岛暴行事件,最后的投票结果是:无条件释放了所有人。

直到现在,金政宇才开始怀疑那个投票结果的真实xìng。很明显,从如今的形式来看,中本也早就是泰亨的人了。那个投票结果真的反应了北岛所有人的真实意愿吗?还是科技部计算机科的人搞的假数据呢?

总之,现在再来怀疑已经晚了,北岛,不!应该是说整个新世界16号都已经变样了。

执行了投票结果后没几天,北岛又发生了一件事:yóu xing!

金政宇做梦也没想到,在北岛这样的地方还能发生这种事情,真是可笑!这些孩子,在北岛出生,在北岛长大,他们许多人,根本就连“yóu xing”这个词都理解不了。是谁想到的这个注意?

孩子们yóu xing的标语是:“还我自由”、“恢复正常人权”诸如此类……

yóu xing的主要人群,就是那些被无罪释放的bào dòng分子,他们对南岛的人做出那样丧尽天良的事情,甚至还杀死了几个人,张护士也因为他们死了。现在却好像没事一样,恬不知耻地表达自己的需求。甚至,在他们的鼓动下,加入yóu xing的孩子越来越多!

是谁主导的这件事呢?

金政宇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出,就是金泰亨!

他联想到,过去自己和泰亨讲述关于韩国的事情。他把1980年的光州事件,以及1987年的六月抗争完完整整地讲给泰亨听,告诉他当时的韩国人民如何团结一致,依靠yóu xing和语言的力量把自己的国家从军事独裁的边缘拉回到民主主义。

当时的泰亨听完后说:“没有武器的国民,真的可以通过yóu xing来改变国家的制度?”

香樟山 第229章

金政宇偏头,“也不全是,历史总是充满各种巧合。把所有的因素加起来,并且恰好在那个时间点发生那样的事情,才会产生那样的结果。若不是有美国的帮助,若不是恰好1988年要在首尔举行奥运会,若不是国际压力,可能今天的韩国又是另一番景象。”

“不过,最重要还是那一百万人,真的放下手里的事情,不怕死地一起走上街头,发出自己的声音。”泰亨真挚地望着金政宇,“对吗?”

“嗯。”

金政宇想到此处,不禁苦笑。原来如此,难怪和他在一起的这些年,他最喜欢听自己聊正常世界的事情。人家早就在心里计划着,要逃离此处了,如果暂时逃不走,他要做的就是改变这个地方。

南岛bào dòng发生之前,他就知道泰亨在做什么了,他跟踪了他许多天,发现他在给孩子们洗脑……这种地下组织的活动已经发展得十分壮大,参会的人比他想象的要多很多。其中许多孩子,都是各部门身居要职的人物。

泰亨真是步步为营,所以,他难免怀疑,南岛的事情也是他策划的,虽然他一直极力否认。如果真的是他策划的,那么泰亨就太可怕了!

放在正常世界,就是所谓的革命,反动!他要改变这个新世界!

这里可是自己认为的天堂啊!泰亨是要把这个天堂,变成和普通世界一样。让他们的恋爱关系,重新变成受世人歧视的东西。

人的大脑,经不起改造!一开始有人告诉你,地球是方的,你不相信。然后他拿出无数的证据,你对自己产生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