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0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06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又困。把他们这样关押着,只是暂时的,长久下去不是办法。”世锡嘟着嘴说完,委屈巴巴。

料理部的人听完,微张着嘴,十分愧疚的样子,“啊……真是辛苦你们了。”

泰亨接着说,“而且,现在的他们乖乖地被关着,是因为他们也知道,那只是暂时的。他们在等待一个确切的结果。如果这个结果是永久地被禁锢,我认为他们会不怕死地反抗。”

主持人点头附和,“我赞同泰亨的推测,毕竟这群人,是犯下那样罪行的人。”

人们有的立刻同意了,有的则埋头陷入思考。一旦那群不怕死的人开始反抗,又将是怎样的局面,会造成多少人受伤和死亡?

许久后,“但是,如果他们那么危险,就这样把他们放了,会不会太不安全了。”

泰亨说:“他们这次的犯罪对象是南岛的女人,相对来说,我们受到的威胁小很多。放了他们之后,安全部的人,自然要加强对通往南岛的码头的守卫。如果大家还是不放心,担心他们对北岛的人也发出攻击的话,我的建议是,咱们投票决定。”

“今天的会议,就是在投票啊……”

泰亨看了看大家,紧接着说:“不单单是在座的各位参与投票。这一次的决定,毕竟关系到北岛每一个人的安全,投票的结果是所有人都要承担的。所以,我想让北岛的所有人都参与投票。除了16岁以下的孩子……”他扫视了一圈,见无人有异议,将视线转到中本的身上,“计算机科那边,可以做一个投票的程序吧?”

中本抬头瞪大了眼睛,随后点头,“嗯,当然可以。不过投票的选项呢?怎么写?”

“两个选择,一,放了他们,二,杀了他们。”

*********************************

出租车司机按照纸条上的地址,直接将宋直一送到了小区门口。

“原来是到了之后才给钱,和公jiāo车和高铁不一样。”宋直一在心里嘀咕着,“早知道,就不打劫那个姐姐了,直接打劫这位大叔还更方便。”

宋直一下车后,看着这栋比谢磊家差几个档次的小区,甚至连门卫什么的都没有。他照着纸条上的房间号,摸摸索索着踩上了楼梯。

目标房间的门前,有一张又脏又旧的地毯。宋直一轻手轻脚地行动,将身体俯到低于猫眼的位置。但是接下来该怎么做呢?只有进去看清了情况才能知道。

他顿了顿,还是选择敲响了房门,手里握着那把抢来的用来打劫的刀。他打算先将开门的人牵制住,然后再做下一步打算。

门很快开了,他也顺利地用胳膊锁住了开门人的喉咙。他拽着那人,慢慢移到客厅。

这是一间很小很旧的一居室,客厅不大,卧室只有一间。阳台是几盆儿已经死了的花草……

“直一……”谢磊看见他,激动地叫出来。

奇怪的是,谢磊没有被捆着,身边也没人押着他,舒舒服服地坐在沙发上,他的眼睛红肿,应该是刚刚哭过。他的对面坐着一位四十多岁的……该怎么形容呢?气度不凡,举止优雅的绅士,戴着的金丝边眼镜更显他的身份。

除此之外,沙发上还有一个男人,大致二十多岁的样子。

剩下的,便是站着的像是保镖一样的人物。

“直一,你把人放开吧,他们不会伤害我们的?”谢磊说。

宋直一可不会像谢磊一样容易放下戒备之心,“姐姐,你先到我身后来再说。”

那位戴眼镜绅士说话了,声音稳重,让人充满信任感,“新世界训练的killer,果然不同凡响,即使是这么小的孩子。”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新世界?”

“直一,他是关律师,哈维教授的同学,他……”

一听哈维教授的名字,“你们是新世界派来抓我们回去的?”方才遇到那四个壮汉时,宋直一就作出了这个猜测,不过令他想不通的是,他和谢磊在北岛的人眼里,难道不应该是死人了吗?那么中国这边怎么会知道他们的存在?是泰亨哥暴露了吗?这更加不可能呀!但是,现在,这个人……

那人站起来了,向宋直一走来。

“我是关锦年。哈维教授是我的大学同学,杨木木是我爱人的女儿。我是反对新世界组织的人。”

宋直一依旧没有松手,“我怎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要判断我说的是不是真的,那是你要做的事情。我不必向你证明什么。”那人说话始终带着让人舒心的笑容。

“直一,这里是晋然哥的房子。他以前是樟县的警察,这位就是和他一个警局的师兄。”谢磊激动地说,说到关于晋然的事情,他就难以自抑。

那位二十多岁的男人站起来,手里拿着一张照片,是一群穿着警察制服的人的合照。其中第二排最右边的人看起来就是晋然,而晋然的旁边站着的就是面前这位。照片里,他咧着嘴笑得开心极了,手搭在晋然的肩膀上,晋然也笑着,只是幅度没他那么夸张。

这个人拿着照片,焦急地问:“晋然真的要一辈子待在那个地方?”

宋直一垂着嘴角,慢慢放开了那人。“嗯,如果他现在还活着的话。”

师兄看起来很伤心,“那小子……不是说他会发奇怪的信息回来吗?让人傻等着他,自己却嗝屁了!”像是骂人的语气,但是声音却出奇地小。

待大家都和气地坐下来后,谢磊问:“直一,关律师想知道,杨木木怎么样了。我是从来没见过她,所以……”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宋直一撇嘴。

即使是这样,关律师依旧泰然,“我只想确认一件事情,就是木木她……还活着吗?”

宋直一觉得眼前这个真挚地看着自己的中年男人,有一种让人不自觉尊敬他的力量。

“我能够保证,她还活着。”

香樟山 第228章

关律师得到回答后,微微点了点头,好似在心中定了什么计划。

很快,关律师接着说:“你们已经暴露了,不能再在姜堰市生活下去,最好是离开中国。”

“嗯?”宋直一皱眉说:“刚刚那四个人,不是和你一伙的吗?”

“那四个人,是新世界组织的。”

“不可能!我和姐姐,在北岛的人眼中,已经是死人了。别说新世界的人会知道我们的存在,就算知道,他们怎么会在这么大的中国,准确地知道我们在哪儿?”

“都怪我……”谢磊自责地说,“我在网上发布的帖子,把他们招过来了。他们通过查IP地址,找到了网吧,查到了我的身份证,通过身份证又查到了我父母家。所以,我们才会被跟踪,从小区开始……”

“原来是这样啊……”

谢磊低下头。

“不过,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