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0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04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战争地点选在了一条最深,最黑,没有行人的巷子内。

一直奔跑快走的他,突然停住了,站在巷子中央对空气说:“出来吧!”

话说完几秒后,从巷子的左右两边分别走出两个壮汉,初秋的夜,还有些闷热,四个人都是黑色背心外面套着黑漆漆的外套,下身是宽松的休闲裤,重点是他们的腰间……看来准备的武器不少,但是好在没有qiāng,这或许就是在中国的好处!

“几位大哥,跟踪我一个小屁股孩儿干什么呀?”宋直一一脸调皮样,一边说着,一边活动着身体。准备着要大干一场!

“小孩子,我们不是找你,你把跟在你边上的那个男人jiāo出来就可以了。”

“咦……怎么会是找姐姐的,难道说,这些人是姐姐的爸妈雇的?”宋直一心想。

“你把他藏在哪儿了?”

“唔……你们先说,如果我把他jiāo出来,会给我多少好处。”

香樟山 第225章

几个人相互对视了几秒,其中一个人回道:“价钱随你开!”

“不会是骗我的吧……”宋直一盘算着,这些人越看越不像是姐姐的爸妈雇佣的。“这样吧,你们先把钱给我,然后回去告诉他的爸妈,我们玩儿好了就会自己回去的。只要我收到钱,我保证把他劝回家。”他一面说着,一面挪动自己的位置。之前他是两面受敌,现在,他微妙地让四个人站在一处,自己正面面对他们,也不怕身后有人偷袭。

几个人听完后,脸色变得不好看,很想要打人的样子。

宋直一到现在还是摸不清他们的身份,就在这时,对面的人冲过来要动手了。但是,不是四个人一起上,而只是一个人。看来无论对方是谁派来的,他们都还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实力。

宋直一淡定地站在原处,待那人近到自己身前,一拳落在他的腋下,正中要害!那人疼得脸都变了形!宋直一趁机攀到他的身上,用腿锁住了他的颈项,抽出他腰间佩戴的凶器,比在他的下巴处,整个过程十分快,其他三人都还来得及应援帮忙,就看见自己的同伴被挟持了。

“你们到底是谁派来的?”宋直一只想知道这个。

但即使是同伴的xìng命受到威胁,三人也不开口。他们根本不把同伴的命放在心上,大概只停顿了几秒,三人就毫无犹豫,不约而同向自己这边冲来!

宋直一见情势不对,立刻丢下人质,跳到那人的后面,在他的后背划了一刀,然后踹了人质一脚,利用他挡住那三人几秒。然后宋直一向着反方向,撒腿就跑。他虽然能打过他们,但是却不能保证一点伤也不受。还是和他们拼奔跑速度比较好,何况姐姐反复jiāo代过,在正常世界打架伤人是犯法的。他现在只有一个人,绝对有信心通过逃跑,甩掉三人。

果然,在小巷子追逐的时候,三人和宋直一的距离并不是很大,但是上了马路后,宋直一利用各类障碍物和躲避汽车的方法,轻轻松松地就将他们甩远了,最后他爬上了一辆货车,躺在一堆西瓜里,给他们做了一个鬼脸。

三人骂骂咧咧几句,放弃了追逐,回去找那位受伤的同伴去了。

在下一个红绿灯路口时,宋直一挑了一只敲起来空空响的西瓜,抱着跳下了西瓜货车,回到谢磊所在的超市。

超市很小,宋直一却转了两圈都没找到谢磊,“姐姐……出来吧,我回来了。”

收银员拿奇怪的眼神瞟宋直一,接着吞吞吐吐地说:“你就是宋直一吧?”

“嗯?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有人让我把这个给你。”收银员递出一张纸条。

宋直一接过一看,上面写着一堆中文。宋直一会说的语言很多,能写的却只有韩文和英文,中文里的大半汉字认不得,也写不出。纸条上面的字,第一个他就不认识,他拿着看了半天……

“他们让你直接去那里。”收银员指着他正在看的纸条上说。

“这个字念什么?”宋直一指着纸条上的第一个字。

收银员以完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他,心想,这么大的孩子了,是怎么念的书,连这个字都不认识。

“我撕汗国仁!”宋直一学着金政宇说中文时的口音。

“喔……韩国孩子。”收银员增加了几分热情,“长得确实是……”他沉迷于宋直一的美貌许久后才说:“这个字啊,念‘樟’……”

连上后面的字就是,“樟县……”宋直一喃喃道。

“这上面写的是一个地址,一个小区里面。”

“远吗?”宋直一问。

“说远也不远,说近也不近。姜堰市的一个小县城。”收银员右手食指指着地面,“我们这里是在姜堰市的市区,樟县啊就在市区边上。”

说了半天,都是废话,“所以我要怎么去呢?”

“你可以去坐客车啊,高铁也可以,最近刚通的高铁,只有十几分钟就到啦……”

“高铁能够直接去到这个小区吗?”

收银员噗嗤笑了,“谁家的高铁开到小区里的呀!”

宋直一心焦地紧,“客车能直接去小区吗?”

“哈哈哈哈……”收银员一拍手,笑得更换了,用胳膊肘横着捂着她的牙齿。

“别笑啦!”宋直一火了,他将之前放在收银台上的西瓜一拳砸碎了!

“我用什么方式才能直接去小区?”

“出租车,滴滴都可以。”收银员盯着那块稀烂的西瓜。

“出租车我知道,要用钱对吧?”

收银员点头,“嗯嗯,支付宝和微信也可以!”

“都是什么鬼……”宋直一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身上没钱,和谢磊分开的时候,包留在了他的身上,包里是所有美金兑换的人民币。没有钱的话,怎么办呢……

这时他将视线移到女收银员身上,此时夜已深了,店里也没有其他客人。宋直一拿出刚刚从那人质大汉腰上夺来得刀,比在收银员的脖子上,“打劫!”

“啊?”收银员瞪大了眼睛!

*****************

金政宇和泰亨走在去往审定部会议室的路上。两人没有牵手,没有jiāo谈,形同陌路。只不过这一次的冷战,不是泰亨主动选择的,而是金政宇。

南岛暴乱之夜之后,金政宇就再也没有和泰亨说过一句话,甚至拒绝和泰亨对视。晚上,他也睡在沙发上。

分手,对他们来说,只是迟早的事。但是谁也不愿意开口。

今天的审定部会议,就是针对南岛暴乱而开的。之所以拖了这么几天,是因为后续的处理工作繁多。整理开会所需的有关暴乱的资料也花了不少时间。

金政宇走在前面,进入会议室的时候,他微张了嘴。因为,人实在是太多了,几乎塞满了整个会议室,这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