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0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03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雪地里好冷!”她在自己的肩膀上说着胡话。

Ney看着她的脸,此时的杨木木才睁开眼睛,“被打糊涂了?”他抚摸着她的脸,就连额头上也是伤。“疼吗?”

杨木木像小孩子一样顿顿点头,就像好久好久没看到Ney了,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他。许久后,她双手捂着自己的脸,发出嗡嗡的声音:“我的鼻子是做的,没有被打歪吧?”

Ney一下子放松下来,他揭开她的手,“没有,还是像以前一样好看。”说完,他捧着她的脸,吻了下去……把过去所有累积的对她的爱,全部倾注在这个吻里。

当金政宇一伙人赶来之时,Ney正在淡然地处理着杨木木右手臂的伤。

泰亨看见两人四周倒一片的尸体,一向处事泰然的他,也不禁长吁一口气。那些安全部科技部的孩子,更是从小没见过这样的场面,纷纷张嘴掩面,觉得不可思议。有走得近的,看清楚了那些bào出脑浆的血头,忍不住吐了!

说实话,新世界出生长大的孩子,心理尤其脆弱,除了Kiiler,他们经历少,见识不足,稍微受到一点打击,就容易放弃生命。这也是新世界自杀率很高的原因之一。

Ney看见他们来了,温柔地扶着杨木木,冷漠地众人说:“来的正好,带着医疗箱的谁,过来帮忙处理一下伤口。”

科技部的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jiāo流了十几秒后,才走出一个人,上前给杨木木的伤口消dú,包扎。

在这期间,有一个单薄的佝偻的身影,奋力疾跑,直冲食堂。

香樟山 第224章

闵泰绒难以理解,那孩子为什么突然就自杀了。

佐藤凉太跪在那里,已经好久了。闵泰绒的手不能离开张护士的身体,她转头去看,却只能看见佐藤凉太的背影。

“凉太……你还好吗?”

没有回答。也听不见他的哭声,他就一直跪在那里。

“凉太……”其实她想说,张护士好像快不行了,但是他最信任的朋友刚刚死去,如果让他马上停止无所谓的悲伤,又太过残忍。

邓博士喘着粗气跑了进来,跪着的佐藤凉太好像根本没有察觉。

闵泰绒立刻呼出来:“啊!邓博士,这里。”然后又对着佐藤凉太的背影说:“凉太,邓博士来了,凉太……”

邓博士奔过去,路过佐藤凉太的时候,一手抓着他的衣领,“小子,清醒点!”

佐藤凉太感觉到身后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着他,若是平时,他一定会惊叹,邓博士这个老头子,居然有如此大的力量!但是,现在的他,心中只剩愧疚。他任人拖拽着,移到张护士的身边。

邓博士扫了一眼张护士,理智告诉他:没救了,自己来得太晚了!

但是他还是搁下医疗箱,抖抖索索地拿出那些工具,他把剪刀递给佐藤凉太。

“帮我把她的衣服剪开。”

佐藤凉太根本毫无反应。

“我来吧。”闵泰绒说。

“不行,你继续按着伤口,别松手。”接着,他一巴掌扇在佐藤凉太的脸上,“佐藤!给我清醒点!”

被打之后,佐藤凉太咬着嘴唇,手颤抖着剪开张护士伤口四周的衣服。

邓博士拿出了取子弹的工具,“玉兰,你忍着点。”

一直闭着眼睛的张护士,微微动了动,“你来了……”她一边说着一边睁开眼睛。

邓博士的声音和他的手一样颤抖起来,“你忍着点,我马上就帮你把子弹取出来。”他努力用着温柔的语气说。

张护士咧开嘴,笑着说:“看来你的医术退步了,连我没救了都看不出来。”

“玉兰……”什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什么是老泪纵横,说的就是此刻邓博士的样子。

“我们的女儿,我是保护不了她了。现在还增加了一个外孙……你一定要保证她们在这个世界上安全地活下去!”

一边的闵泰绒和佐藤凉太张大了嘴,原来张护士和邓博士是那张关系……所以,王强才会被邓博士杀人灭口。

“我保证,我保证!”邓博士留着泪回应。

“你哥哥始终是你哥哥,他说无论过去你做了什么,他从来也没恨过你。”张护士努力使劲将手搭在邓博士握着手术刀的手上。

邓博士低垂着头,“你呢?你恨我吗玉兰……你的一生都被我毁了。”

“当然!我恨你!”张护士满含爱意地望着邓博士,“但是,我却从来没有后悔过!”

*******************

南岛的这次暴乱,最后以安全部将所有人逮捕收尾。行动之前,泰亨反复强调,不要轻易开火。在两方对峙的时候,泰亨也是站在最前面,告诉那些暴乱分子,他保证只要他们不反抗,就一定会留他们一命,之后努力为他们争取减轻惩罚。

不知为何,那群人不鸟安全部部长金政宇的话,却对泰亨出奇地信任。

然而,北岛根本没有关押犯人的监狱设施,安全部的人只好把这些暂时囚禁在北岛的空置房内,然后安全部的人持武器轮班看守。

这种情况,是新世界16号成立以来,第一次发生。

审定部决定开一次大会,商讨对这次bào dòng分子的处罚。

**************

“我们被人跟踪了。”宋直一悄声对谢磊说,从家里出来后,他们还没有定好要去哪里,身上的钱是之前晋然背包里的剩下的美金兑换的人名币。

“你开什么玩笑?”谢磊绝不相信自己会遇到这种事情。

“姐姐……我们真的被跟踪了。小心一点,好好跟着我。”以宋直一多年做杀手的经验,他十分肯定,他们被跟踪了。现在回想一下,应该是从谢磊家的小区内开始的。

一开始,他也觉得应该不会遇到这种事情。但是一路过来,他特意七拐八绕,身后的跟踪者始终没有消失。稍作思考后,宋直一决定和跟踪者正面jiāo手一次,了解了解情况,知道对方的来路后,再制定下一步计划。

宋直一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身在何处,他看着周围,都是老小区,小巷子出奇地多,他打算好好利用这里的地形。

他一边快步拐进最近的小巷子里,一边对谢磊说:“姐姐,待会儿我们要暂时分开,你不要多问,我会回来找你的。”

“你要做什么?”谢磊担心。

眼见着小巷子将要走完,宋直一突然转头,那个跟踪的人回避视线,装作只是在正常走路的样子。蹭着这个时候,宋直一拉着谢磊拐出巷子,迅速进了边上一家小超市。

“藏起来,就在这儿等我。”

说完立刻跑出超市,又进了另一条巷子。然后出巷子,然后进巷子,如此反复后,宋直一推测出跟踪的人数一共有四个人。

摸清楚了情况,宋直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