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0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02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她擦眼泪的动作是那么地自然……

高桥彻无声地笑了,是对自己的嘲笑。他仰着头,左手抓着自己的头发。此时此刻,他真想跺脚大骂!

佐藤凉太站起身来,又将手中的qiāng递给高桥彻说:“我们去外面看看,肯定还有许多女孩子没有逃脱。”然后他将张护士的那根棍子握在手中。

“佐藤凉太……”手中握着qiāng的高桥彻发出鄙夷的笑,这是他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你太过分了吧!”

佐藤凉太讶异地看着以往乖乖的高桥彻。

“你太过分了吧!你把我当成什么?”不自觉地,他举起手qiāng,qiāng口对准佐藤凉太。

“小彻……”

“一直以来,你不懂我的心意吗?你不是不知道吧?”

佐藤凉太放下棍子,举起双手,“小彻……”

“你太欺负人了吧!”高桥彻愤怒地咆哮。

“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外面……”

“佐藤凉太!我什么时候应该发火也要听你的指挥吗?”

佐藤凉太举着双手,乖乖闭嘴。

“哥你那一脸失望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呵呵呵……”高桥彻偏着头苦笑,“你带我来南岛,反复地问我对女人的看法,让我对她们产生同情。你本来是打算告诉我,哥你喜欢的是女人是吧?介绍智妍给我认识的目的,是想让我也喜欢女人?是吗?”

佐藤凉太无法否认,他大部分都说对了,但是到最后,他看高桥彻起了反感,本想放弃的,他也不是一定要逼着他做不想做的事情。只是却遇到现在这种突发情况……

“我没你那么肮脏!你和外面那群人一样,都是疯子!”高桥彻用呜咽的声音骂着,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来。泪水模糊了视线,他深爱的凉太哥,他也看不清楚了。他将手qiāng移到自己的太阳穴……

“不要,小彻,不要……”

“凉太哥,我不会喜欢女人的!”语毕,qiāng声响起。

“啊!”佐藤凉太跪在地上,“啊!啊……”乖乖的小彻倒在了他的面前,“对不起,小彻对不起……”

香樟山 第223章

金政宇和泰亨带着安全部的人奔到岸边时,却面临一个尴尬的境地,没有船只。

这样的话,他们没办法去到南岛。

该怎么办呢?

因为不清楚对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佐藤凉太也一直不回复他的消息。

现在是等着有人将船开过来,还是说他们要游过去。第一个方案,时间上太大的不确定xìng。而游泳的话,初春夜晚的海水温度太低,估计还没游到对边,人就被冻坏了!况且还有武器和医疗用具等。

正在纠结之时,海面上出现了正在移动的船只,从数量上来看,几乎通往南北两岛的所有船只都开过来了。

而船上的人……他们看不清,只不过却能够从声音上听出,她们都是女人。她们有的在哭泣,有的在安慰。

待到船只近了,金政宇大吼:“南岛发生了什么事?”

船上有会韩语的人回道:“你们是安全部的吧?”声音打颤。

“是的,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

船只慢慢地都靠岸了,这时才发现,原来这么多的船,包括货船在内,载的人却只有二十多个。

待把事情打探清楚,金政宇为之一震,“那么多人吗?”

对方的泪痕还在,狂点头,“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

“他们有带武器吗?”

另外一个韩国女孩儿出来说:“应该有,我们听见了qiāng声。”

金政宇转向泰亨,“原来连我的人,都被你招纳了。”

泰亨没表情地说:“我们赶快走吧。”

一个一直在哭的女孩,“木木姐,怎么办?啊呜……”说着中文的她捂着脸。

泰亨注意到了那个名字,用中文问:“你是说杨木木吗?”

“嗯嗯……她为了让我们逃跑,她自己一个人开着货车对抗那群人。”

“她可是哈维教授带来的人质,一定不能出事……”

“就是Ney一直监视着的那个女孩?”

“嗯。”泰亨答道。虽然他和金政宇一样,不希望杨木木出事,但是他的原因却金政宇不一样。“如果杨木木出事,自己就不能保住那群犯错的孩子了……”泰亨在心里盘算着。

众人不由分说,迅速上船。就在要开船之时,夜色之中蹿出一个佝偻的身影,一撇一拐地,但却跑得奇快……

“等等……等等!”

原来是邓博士,他焦急地奔跑着,对着要开的船大吼,还背着一个医疗箱。

站在船上的金政宇朝邓博士吼道:“邓博士,我们已经叫上了科技部的人了,医疗人员肯定是足够的。”

邓博士急得不行,嘴唇抖动着,“让我去!”他几乎用上了所有的力量吼出这三个字。

泰亨道:“快点让他上来吧。”

“嗯。”

几个手下踏下去,将邓博士扶上船后,开始向南岛驶去。

************

Ney一路向北寻找,都没有看到所谓值班饲养小组的人。然后,他听到远处响起一连串的qiāng声……

他立刻将视线转向那边,但是太远了,什么也看不清,月亮的光线此刻正被云层遮挡着,让人心急。为什么要开那么多qiāng?是在屠杀吗?

Ney加快脚步,向那边奔跑。

云层吹散,月亮洒下光来,照在一辆遍体鳞伤的货车上。那辆货车,正是闵泰绒驾驶的那一辆。可是闵泰绒此时明明在食堂……南岛还有谁会驾驶?

围绕着那辆破车的,是一群北岛的人。Ney在远处,看着他们从车内拖下一个瘦小的身影。即使相隔着一千米的距离,Ney也肯定,那就是杨木木,只有她才会干出这种傻事!

Ney一边跑着,一边从腰间掏出他的qiāng。

那群人围着她,完全挡住了她,他们手脚并用地在伤害她……

还有七百米……

还有五百米……

还有三百米……

然后,他在五秒之内,shè出了qiāng里的所有子弹,每颗子弹都穿过那些人的脑袋。接着一个翻滚抢过地上死者掉落的手qiāng,再将其余的人全部bào头。

他放下手qiāng,看着草地上的杨木木,她的外衣已经被撕破,露出的肌肤全带着伤,她蜷缩着身子,像一个婴儿一般,但是她没有哭,也没有动……

Ney做出了那个对他来说最可怕的假设,他跪在她身边,他的手举在半空,许久才敢搭在她的身上,他的声音颤抖着,“木木……”Ney呼吸困难。

“嗯……”她终于动了动身体。

Ney喜极而泣,他脱下外套,裹着杨木木,将她扶起来。

杨木木的眼睛依旧紧闭。

Ney跪在草地上,紧紧抱住她。

“Ney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