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0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01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

Ney此时才注意到,佐藤凉太蹲着,他的身边是倒下的张护士,她的腹部似乎中qiāng了,即使被佐藤凉太用手按住,那个地方也在流血出来。

Ney仍然没有留下来的意思,他向佐藤凉太快速说道:“找邓博士来。”说完就飞奔出去了。

**********

泰绒的货车,她是从来不会拔钥匙的,因为这辆车子不是属于泰绒的。南岛会开车的人很少,即使不拔钥匙,也没有什么人可以开走。另外,如果闵泰绒拔了钥匙,当北岛的人偶尔过来,需要使用车辆时,就必须去找闵泰绒本人,因为她没有手机这种通讯工具。这样一来,就十分浪费北岛人的时间。

所以,那辆远处停放的货车上,一定chā着钥匙。杨木木在美国,考取了驾照,是左方驾驶。和南岛的驾驶方向是一样的。虽然许久没有摸车了,但是她一定可以顺利开车的。

眼见着她们这群羊羔就要跑到公路上了,杨木木松开了同伴的手,“一定不要放弃……”

“木木……”

杨木木和人群分开,朝着货车奔去。

驾驶这种东西,学会了就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她顺利地启动了车子。远处的狼群发现了异样,他们把好奇的目光投向这部车子,少数几个人继续追赶着女孩儿们。

杨木木快速转动方向盘,踩着油门,向那群还在追赶着女孩儿们的恶魔冲去。

货车阻隔了那群人的追赶,他们纷纷躲避着,愤怒的焦点也全部转移到了开车人的身上。

杨木木不停打着方向盘,始终冲着人群最聚集的地方。恶魔们慢慢变得分散,随后……分不清是从哪里开始,有人朝货车开qiāng了。

杨木木知道,自己坚持的时间不会太多,她的脑袋飞速运转,一边注意着qiāng弹的来源方向,一边打量着身后逃跑的女孩们,她们已经从公路的地方消失,此时应该踩在下到海岸的石梯上了。再拖延几分钟,她们应该就能将船开出去了。

qiāng响声越来越多,有的打在后车厢上的,有的打在前纵梁上,有的打在发动机挡板上。最近的一次,是把左后视镜打掉了。

杨木木根本是在乱开车了,即使这样,她也不能沿着公路跑掉,因为时间还不够!其实她已经失去了对时间的正确感知能力,在车上的这段时间里,她感觉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但事实上,她给女孩儿们逃跑的时间,到底是几分钟呢?

肯定还不够吧!

好在那群恶魔并没有察觉到她的计划,所有人都把焦点放在了她的身上。

“嗖”地一声,一粒子弹从她的右边划过,前面的挡风玻璃像慢镜头一样,在她眼中破碎。在此之后,她的右臂才感知到疼痛。杨木木侧头瞥了一眼,原来右臂的血ròu连带着衣服被子弹擦破了,血从那里流出来……

香樟山 第222章

紧接着,杨木木听到轮胎漏气的声音……车子停住不动了,qiāng声也彻底停止了……那些人缓缓朝驾驶座走来,嘴里骂着什么!

杨木木完全听不见那些人的声音,脑袋里的回忆速度比现实快了许多倍,那种不真实感,好像是来到了人生的终点。

而脑中闪过的画面,竟然全部都是关于他的。

她和他一起走在下雪的香樟山花园里,他抱紧被海水打湿的自己,他在黑夜里注视熟悉的自己。无论何时,何地,只要自己回过头去,就能够看见他的身影。那份无声的陪伴,或许就是人们所说的安全感。原来,自己已经习惯了他的陪伴,尽管大多时候两人相对无言,但是这种无言的默契的相处,恐怕是要画上句号了。

车门被打开了,她被人粗鲁的拖拽下车……

或许,在那些黑夜里,在他默默注视自己的时候,自己应该厚着脸皮起床抱住他,然后他们一起相拥入眠。这或许就是此生最后悔的没有做的事情了。

拳头和脚踢落在身上,这还是前菜,后面的自己,是要遭受什么呢……杨木木紧闭着眼睛,想象着自己躺在洁白的雪地里,身上的疼痛,只是寒冷带给自己的冻伤而已。她将身体蜷缩起来,如果这样,受凉的面积会小一些,就会暖和一点吧?

***********

张护士的腹部中qiāng,一定要做手术将子弹取出才行,另外,她的失血情况也很严重,可能需要输血。然而这一切,都需要去科技部才能做到。但是,女人是不能去北岛的,就算硬拽着她去了,那群会医术的孩子,会救她吗?他们一定和小彻一样,连看都不愿意看一眼伤者吧。

所以,Ney哥才会直接吩咐自己,找邓博士。邓博士帮助过张护士的女儿做剖腹产,他也会在看在Ney哥的面子上,来帮张护士做手术吗?

已经给邓博士发消息了,但是那个老头子,会注意到手机吗?要是他们的手机也有像正常世界里,实时通话的功能就好了。

正在这时,手机响起,“做好止血,不要随意挪动她,不要让她说话,我马上就来……”没想到的是,邓博士这老头居然回复自己了。字里行间有许多错别字,说明他在打字的时候,十分焦急。佐藤凉太想起邓博士那单薄得能够被风吹走的纸片一样的身体,等他来到这里,那都是什么时候了呀?

“哥……”高桥彻找到这里来了,他的视线一下子就放在了佐藤凉太身边的女人身上,不是躺在他怀里的中弹的中年女人,而是那个方才见过的闵泰绒。所有的一切好似联成了一条线,他知道了关于凉太哥的变化的前因后果。

“小彻……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佐藤凉太问。

“不太清楚,大部分人都躲到房里去了,好在携带qiāng支的人不多,他们似乎都到别处去了。”

“安全部的人还没来吗?”

“好像还没有。”

“你看到Ney哥了吗?”

高桥彻摇头,“没有。”

“他在疯狂找一个叫做杨木木的女孩,你有见过吗?”

“没有。”机械般的否定,因为他不在乎那些情况,他只把闵泰绒当做敌人。

叫做闵泰绒的女人,此时泪水啪嗒啪嗒往下滴,她的手用力地按着中年女人的伤口,“张姐……你一定要挺住啊,邓博士就快来了……”

“小彻,把外套脱下来。”佐藤凉太又开始吩咐他。

“嗯……”

“把衣服平铺在这里。”

高桥彻麻木地照着他的话做。

佐藤凉太将张护士平放在铺好衣服的地上,或许这样伤者会舒服一些。

“泰绒,你守在这里,等邓博士来。”佐藤凉太直视着闵泰绒,“别害怕,安全部的人就快来了。”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拭去她的眼泪。闵泰绒吸着鼻子,连连点头,手依旧按压着张护士的伤口处。

高桥彻看着这一切,他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