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0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是老同学,会不会相互包庇呢,嗯?”

“爱信不信!”

晋然不说话,只是微笑地看着杨木木。

“你为什么抓住我不放呢?我已经讲得这么清楚了,我既没有作案时间也没有作案动机,我总不可能为了几个首饰杀人吧?”

“谁知道呢?也许是又喝多了吧?”

听到这句,杨木木心里一沉,对方是知道自己酒后杀人的事?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说我们警察抓人,一般会先怀疑惯犯。杨小姐不要想多了,不是针对你。”

杨木木想站起来与他大吵一架,又怕晋然把自己杀人的事情说出来,毕竟,他不想让黄寅知道那件事。

杨木木转头看了黄寅一眼,他一副疑惑的表情。

“先怀疑惯犯?”黄寅嘴角微笑,问晋然。

杨木木已经心脏抽筋了。

黄寅瞪着大眼睛,“呵呵,你怎么知道我杀过人?”

“嗯?”杨木木和晋然同时愕然。

就在这时,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张护士踏进来。

“有我电话?”晋然问。

“不是,张警官和程主任回来了。”

“喔。”

“不是要提前和我说化验结果的吗?”晋然小心嘀咕着,跟着张护士走。

“黄寅杀过人?”晋然问张护士。

“没有啊。”

“他刚刚说……”

“呵呵,你审他做什么,他是病人,说得都是胡话。”张护士微笑说。

“病人?一点也不像。他说自己是杨小姐的同学。”

“他们是同学,不过黄寅是几年前一个教授送到这里的病人,现在他的病情算是比较稳定了。不过,脑子里还是认为自己是工作人员,以为自己在供弟弟妹妹上学。”

“是这样喔,一个人供养弟弟和妹妹吗?看来他生病之前,生活压力很大啊。”

“是啊,很不容易吧,还是孩子的岁数,就养着弟弟妹妹。”他想,自己养自己的日子都那般不好过。

晋然以为,富家女的同学,也该是有钱人家呢。

那么,既然是病人,他替杨木木的作证不就毫无参考意义了吗。

正想着,两人就来到了案发现场。张队和其他同事都在,还有程主任和目击者小柳站在门外,之前见过的老院长也忧心忡忡地注视着门内。

晋然走进房间,张警官斜眼看了晋然一眼,并不理他,对众人说:“我们开个短会。”

一行人又重新往回议室走,晋然心想,早知道就不过来了。

到了会议室,把黄杨二人请了出去,院长也想踏进去旁听,“院长,我们警务人员单独开个会。”张警官说完,砰地把门关了,院长瘪瘪嘴,眨巴眨巴眼睛,对程主任张护士一扬手,“走吧走吧,自己忙自己的。”又看见走在前方的杨木木二人,追了上去,“杨小姐啊,进来院里颇不宁静,实在是抱歉啊……”

室内坐的都是樟县局里的警员。

张警官低着头,说:“小晋,啊,在这儿调查了两天,对吧,我们先听听他有什么发现。”

第21章

没想到一开始,张队就会要求自己发言,晋然吞了吞口水,“这两天,我主要询问了一些工作人员,死者生前……”

张警官伸出右手压了压,“时间有限,我们不需要那些繁琐的过程,小晋你直接说结论吧,你觉得谁最可疑,要重点盘查的有哪些人。”

“那么,我最怀疑的是一位三个月前进到这家病院的人,此人不久前与死者有过节,发生了两场大的争吵,几乎全院都知道。”

“叫什么名字?”

“杨木木?”

“男的女的?”

“女的。”

“哈哈哈哈哈……”张警官大笑,其他人也在他的带领下跟着笑出声。

晋然有些迷糊,环视一圈,疑惑地看着他打电话的那位师兄,师兄此时也附和着大家在笑,不过明显心是向着晋然的,他有点尴尬地看着晋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哎呀,小晋啊,你调查了两天就只查了这个人?还有其他怀疑对象吗?”

“呃……”他看着师兄,“没了,暂时只有这一位怀疑者。”

张队肩膀一抖,鼻子轻哼一声,“我们呢,在案发现场,除了提取到死者的指纹,和程主任关水龙头的指纹,还发现一个人的指纹?据说,死者一般是不让任何人进入自己房间的。”

张警官故意顿了顿,晋然满脸期待地看着他。

“根据那第三个指纹的氨基酸浓度来看的话,基本可以判定,凶手是一个男人。”说完,他点了一根烟猛吸一口。“所以,小晋啊,你的怀疑方向就错了。我给了你两天时间,你却说不出一个男xìng怀疑目标,这相当于是我们上山来的工作,又是全新开始的啊。你留下来的两天有什么用呢?”

“那……有没有可能,指纹不是凶手的。凶手心思缜密,压根儿就没有留下指纹?”他还没说完,那位师兄就皱紧眉头,对着他使劲儿摆头。

“呵!你的意思,我们不先从物证入手,而是先从你的怀疑对象入手?那个指纹!不仅在浴室有!在柜子上,杯子上,甚至床上!都有!而且是男xìng!”他虚着眼睛透过烟雾盯着晋然,“死者的家属,包括老公都在老家河南,你认为这个指纹的所有者,已经出现在死者床上,不比你说的,那个叫杨什么的女人,嫌疑更大?”

张队转而对着大家,命令道:“这山上不是病人就是护士姑娘,仅有的几个男的,一个个给我采集指纹,马上拿回局里比对,剩下的人,留在这儿,提前把每个男的背景,与死者的干系,全部调查清楚。我就不信就这么几个男的,一个个还他ma的查不出来?”

晋然问:“男xìng精神病人不需要做指纹比对吗?”

张警官做出一个懒得回答的表情,继续吸烟。

其中一个老警员回答说:“首先男xìng病人的数量庞大,浪费时间。其次,死者死于qing化物中dú,并且我们没有搜查到任何带有qing化物的物品,说明犯案者思维清晰,并且有qing化物的获取渠道,一个没有自由的精神病患者很难采用如此高智商高难度的犯罪方式杀人。”

晋然无话可说,但经过两天的观察,他觉得这家病院的精神病患者和普通精神病院的不同,他们的自由度非常高,而且大多数人看起来不像病人。比如那位陪着杨木木的男xìng病患。

“废话不多说,行动吧!”

“那,张队,我们先去采集指纹。”师兄率先站了起来,向着晋然使眼色,晋然会意,也屁股离开椅子站起来,还有一位与师兄差不多年纪的警员也随着二人出来。剩下的老警员们,相互打燃火机,瘫在椅子里,吞云吐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