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是外伤造成的脑溢血,也就是你打的。死者因为喝了大量的酒,所以在他呕吐、头痛这些脑溢血早期症状发生时,身边的人没有引起重视,以为他只是喝多了,直到今早家属怎么叫都叫不醒,才送去医院,但是太晚了,血块堵住了相关神经,瞳孔已经放大,医生抢救无效死亡。也就是说,木木,你杀了人,你真的杀了人。”

杨木木听到自己杀了人,就像踩在棉花上,晕晕乎乎往下掉。自己敲胖子脑袋的那一帧画面不断在她脑海里闪现,酒瓶碰撞的沉闷声也越来越大,“咚咚咚”敲在她的心里,面前一个翻白眼的死胖子压在她脚下。

关律师两手握住杨木木的肩膀,“现在,木木,你仔细跟关叔叔说你昨晚的行程,每一分每一秒都不要漏掉,好吗?”

“怎么就死了呢?他好好的,他还打了我……”她已经无法想象未来要面对的事情,监狱、庭审、狱友……她好怕。

“木木,别怕,关叔叔不会让你去坐牢的。你只要老老实实把昨晚的情况讲清楚,关叔叔会想办法,知道吗?”

杨木木使劲点头,一边流着鼻涕,一边儿把事情一五一十说出来了。

听完杨木木的讲述,“木木,你组局的朋友怎么没出来帮你呢?”关律师问。

“他们没来……”木木有点伤心,如果不去自作多情组局就不会遇到现在的事情了,“只有两个人来了,又走了,只有我一个人,所以没人拉我,也没人帮我。”她大哭。

关律师手机响了,杨木木立马不哭了,开始紧张起来。

第2章

“喂……好的,好……”关律师很淡然地挂了电话,“木木昨晚在KTV那段时间的监控,我找人传过来了。”

关律师打开电脑看起了监控,用非常快的速度,“木木,你先上去洗漱洗漱,等你下来,我会告诉你该怎么做,不要慌不要怕,好吗?”

杨木木小鸡啄米地点头,吭哧吭哧爬上楼。回到房间,她才看见镜中的自己多么狼呗。昨夜她被泼了酒,又被人打了几拳,回到家妆也没卸就倒下了。经过刚刚稀里哗啦的哭泣,现在的自己就像是鬼一样,嘴角微微还有些肿,花了的眼妆拉长了一条黑线扯到她的下巴,粉浮了,脸上一块黑一块白,头发也乱七八糟的。

当热水冲到头顶,她不知道下一次这样舒心的洗澡是在什么时候。衣柜一排排的衣服裙子,多少年之后出来才能穿啊,“那时候,我一定都老了,不能穿这么年轻的服饰了。不对不对,那时候这些衣服都过时了,啊呜呜……”杨木木铺在床上有大哭起来。

“木木,不要化妆,穿最简单的牛仔T恤儿,不要带首饰,不要吹头发……”楼下传来关叔叔的声音,“穿好了赶紧下来。”

“喔,知道了……马上……”

杨木木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件简单的T恤,牛仔裤也很难找,要么是裙子,要么是热裤,要么就是十分夸张的长裤,要么就是破洞的,只好挑了一根儿洞少的裤子。

关律师很快地看完了监控,对杨宇说,“事情基本和木木讲的一样……但是中间有来过两个她的朋友,不知道这两人会不会造成一些麻烦。”

“关,你打算怎么做?”

“没办法了,”关律师叹口气,“只能说木木长期患有精神障碍。”

“就是给警察说她有精神病?”

关律师点点头。

“我们……是不是走正常的法律程序比较好。”

“杨,事儿是木木先挑起的,就算不是蓄谋杀人,也是过失杀人,她先动的手,也不存在防卫过当的说法,死者的家境也是非常好的,不是缺钱的人家。走正常法律程序打官司,就算我百般本领,各种打点关系,木木也必定是要坐牢的,三年五年的她躲不过。你就这么一个女儿,你忍心她去牢里蹲几年?”

“犯了错,受几年惩罚也是应该的,要是放在普通人家,她坐的哪止三年五年的牢!”

“杨,你心里怎么想的我还不懂吗?现在不是说狠话的时候。等事情过去了,你要怎么罚她我都不拦着。”

关律师总是这样,无论他杨宇说的想的,他总能清清楚楚地体味出来,有这样的伴侣,他一生无憾。“可这样说得通吗?会不会太牵强了。”

“不会,我们就向公众解释说,她之所以在国外十几年,就是在接受治疗,这方面,我会联系美国的医生朋友和神经科的Harvey教授证明。”关律师把身体往前倾,“而且,木木不是昨天才回来吗?为什么一个人去KTV,为什么包了那么大一间包厢没人来,为什么莫名其妙攻击陌生人,这……还真不是正常人干得出来的。”

“知道她犯什么神经!”杨宇还是忍不住骂。

“所有这些疑点和常人不可理喻的地方,都会对我们有利。只是我刚刚提到的两个人……可能得先买通了……”关律师指着桌上电脑监控画面里的两个人。画面上他们正从木木的包厢出来。

杨木木从楼上下来。

“木木,这两个人进了你的包厢,两分钟左右就出来了,期间发生了什么?他们与你是什么关系?”

杨木木看了看电脑。“我……我的高中同学,进来坐了一会儿就走了。没有看见我打人。”

“他们俩是你邀请的人吗?”

“是。”

“为什么这么快就走了?”

“他们……他们可能有别的事……”杨木木吞吞吐吐的。

“木木,现在不是撒谎的时候,他们从进包厢到到出包厢期间的每一个动作你都要给关叔叔讲。”

杨木木盯着关律师看了几秒,说“他们进来什么也没说,给了我一张请柬,就走了。”

“什么也没说?”

“给请柬的人,说有空就去参加。”

“另一个人呢?多年的老同学,她一句话也不说……”关律师看着样木木,“木木!”

“她……她进来泼了我一瓶酒。”

关律师皱眉,“为什么?”

杨木木撇了撇嘴。

“因为她出国前的一件事情,那时你在美国。”杨宇说道。

关叔叔喔了一声。“她泼了你一瓶酒的话……那就更好了!”

杨爸爸露出疑惑,“什么?”

“木木,那两位同学这些年有经常和你联系吗?”

杨木木摇头,“自从我出国后,就没有和国内的任何朋友联系……我……我一个国内朋友也没有。”她低头抠自己的指甲。

“那就更好了。”关律师对杨宇说,“杨,这样木木生病的事情就好说了,没有人知道她在国外的情况,也就是没有人知道她的病情。而且,她是被泼酒后才犯了病,精神病人最怕受刺激,一切都说得通了。那两个同学都不用买通了,就照他们的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