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9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99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高桥彻继续赌气似的说。

“本来想介绍你们认识认识的,现在想想还是算了吧。我们小彻不喜欢女人。”

“难道哥是喜欢女人的?”

佐藤凉太看了高桥彻一阵,还是没勇气承认,“我们走吧。”

两人刚刚出门,远处响起了qiāng声!两人同时向声音的来源方向望去,但是太黑,什么也没看见。

两人朝qiāng响的方向跑去,佐藤凉太说:“那边是浴室!”

接着,他们听见一片女人的惊叫声。在跑到大概距离浴室几十米的时候,他们的对面冲出许多没穿衣服,捂着身体奔跑的女人。

她们惊叫连连,好似后面有猛兽在追赶。

qiāng声证明,南岛来了安全部的人,因为在新世界,只有安全部的人才配有qiāng支等武器。

“到底发生了什么?”佐藤凉太喃喃。

他们两人身后的远处,出现了张护士的身影。

张护士看到luǒ奔的人群,瞬间明白了情况,她迅速在房内抄出一根半长的棍子,指挥着女孩儿们:“躲到自己的房里去,快!全部躲到自己的房里去!”

接着,张护士逆着人流,朝浴室内奔去。

佐藤凉太望见那一间间紧闭的房门,终于知道,那些房间的窗为什么全部都用木条紧紧封死了。

随即,他拉着高桥彻也往浴室奔去。但是每每有逃出来的女人,看见他们却更加害怕,把她们逼的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佐藤凉太只好带着高桥彻从另外的方向,避开逃跑的人群去浴室。

渐渐的,逃出的女人越来越少,两人已经从另外的方向来到了浴室的后方。佐藤凉太看着出口没什么女人逃出来,也就不用担心吓着她们了。佐藤凉太打算进去浴室一探究竟。正在这时,他听见后方的荒草丛中,传来一个女人的哭泣声和求助声。

在漆黑的夜里,他只能大致看出物体的形状,声音的来源处,一个人体模样的轮廓,俯撑着地面,腰臀部一动一动……瞬间,佐藤凉太就明白了他看见的是什么。

一个可怜的女人正在遭受qiangbao。

佐藤凉太竟一时不知该做什么!而跟在他一旁的高桥彻,则根本没有明白,此时的南岛,在发生着什么。

“嘿!”一个女人的声音。

不知道从哪里蹿出一个身影,她手上拿着什么,然后朝着那个正沉浸在施暴的快感的男人的头部,挥了下去。

一记闷响,那个男人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停止了身体的动作。

接着便是女孩儿呜呜咽咽哭泣的声音。

“没事的没事的……”救下她的女人安慰道。

佐藤凉太向他们跑去,他举着双手,“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你们。”

走得进了,佐藤凉太才看清楚,救人的女人是张护士,她此时一手拿着棍子,一手护着女孩。

一旁倒着的便是那个男人,他的裤子还是犯罪时的样子,佐藤凉太把视线从他下身移开,打量男人的脸,原来还是自己认识的人。他是绘画部的,年纪比自己大,已经三十多了。他的男朋友也和他在一起至少七年了,真想不到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佐藤凉太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递给张护士,张护士接过立刻裹在了女孩身上,女孩发着抖,哭不停。

“张护士,他们有的人有qiāng。”

“所以,你愣着干什么?赶快叫你们北岛安全部的人来啊!我们赤手空拳能够斗得过你们这群有武器的流氓吗?”

张护士说得很有道理,他立刻把情况用chat告诉给了安全部部长金政宇,好在这里有信号,金政宇马上回复了他。

等他从手机的内容里回过神来之时,早已不见张护士的身影,那个女孩儿依旧害怕地看着他们。

“张护士呢?”佐藤凉太问高桥彻。

高桥彻说:“她拿着棍子往那个方向去了。”高桥彻手指着远处。

那是食堂的方向,南岛的食堂紧邻澡堂。张护士是从浴室出来的,说明浴室已经没什么人了,那么,那群流氓现在是冲去……

泰绒在食堂!

脑子轰地一声,佐藤凉太的心跳瞬间加速,感觉心脏都要从喉咙跳出来了,他的脑袋也嗡嗡响,他一辈子从未这样紧张和害怕过。泰绒……泰绒……他在脑中反复叫她的名字,他向一切神祈求,这个女孩儿一定不能有危险。

香樟山 第220章

“小彻,把女孩儿安全送回她的宿舍。”佐藤凉太一边喊着,一边朝食堂狂奔。

如果不是凉太哥jiāo代,高桥彻绝对绝对不想理会这个受害者。他蹲下身来,“可以自己走吧?”

女孩十分怕他,声音发抖着说:“可以。”她慢慢站起来,像是鼓足了勇气般,“不过,除了食堂那边,他们……他们……”

高桥彻皱眉,“你想说什么?”

“我看你们俩,和其他北岛的人不一样。我想……可不可以……”

“有话就直接说。”高桥彻起身走在前面,脚步特别快。

女孩裹着佐藤凉太的外套,光着小腿和脚丫,小跑着跟在后面,“当我们发现事态不对时,在浴室的就分散跑开了。那群北岛人,好像分成了三波,一波抓我们这些从浴室逃出来的,因为太分散,许多人没得逞。第二波的,则是去了食堂,那里还有许多在用餐的女孩。张护士和你的朋友都去食堂帮忙了。但是还有一波受害者,我觉得她们现在十分危险……”

高桥彻觉得身后的女孩就像机关qiāng一样,piupiupiupiu……一直说不停,他很佩服她刚从惊慌的状态下缓解过来,就能理清思路哔哔哔哔说这么多。但是,他是真的不在乎她说的那些啊。

“……她们就是今天值班饲养的那一组人,她们应该是向北边跑了。我求求你,去北边儿救救那群女孩儿。”女孩儿说到最后,抓住高桥彻的衣服。

高桥彻立刻嫌弃地甩掉女孩儿的手。

“凉太哥已经给安全部的人发消息了,北边不就是码头的方向吗?等着安全部的人救她们吧”说着,他的脚步更快了。

“可是,我怕时间来不及呀!”

“那就没办法咯……再说,我一个人也救不了她们。凉太哥只是让我把你安全送回去,请你别再嗦……还有,你要清楚地知道!我很讨厌你们!这群臭虫!”

女孩停在原地,吸了吸鼻子,小声自言自语,“也对,你不伤害我们就已经很好了,我哪还能指望你帮我们呢?”

**********

后面的那群禽兽是爱上追逐游戏了吗?总是在快要追上的时候,又故意放慢速度,和她们拉开一段距离,然后再可怕地追上来。

今天是轮到自己值班饲养的日子。就在方才……南岛bào发了可怕的事情。

她从农场收工回来后,简单歇了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