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9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96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凉太哥的眉头就经常像现在这样紧锁,眼神也变得越来越迷茫。

佐藤凉太看了看地面,抬头说:“我只是想让你来这边看一看。”

“嗯?”这里有什么好看的?南岛的人存在的意义就是给北岛的人提供食品和用具,他为什么要来这边?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他还是乖乖跟在佐藤凉太身侧。

香樟山 第216章

两人一路无言,到达农场之时,一辆货车从他们身旁开过。高桥彻看到佐藤凉太的目光随着车子移动,他直勾勾地盯着驾驶座的位置,眼睛里充满的东西,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即使在他看晋然的时候也不曾这般……

货车上,除了闵泰绒外,还有一个人。

副驾驶的位置,坐着的是Ney。

Ney看见窗外路边行走的两人,轻声说道:“最近,北岛的人很喜欢来这边啊……”他说的是韩语,也是故意说给身边的闵泰绒听的。

手握方向盘的闵泰绒,看着前方的视线,恍惚了一下,从后视镜里,他看到了与自己越来越熟悉的佐藤凉太。

她收回视线,说道:“呃……好像是啊。”

最近,卓不左向他报告说,北岛好像发生着一些变化,但是又不能从单个人身上很明显地看出来。准确地说,是部分群体,一种气压的变化。Ney要求卓不左必须指出变化很大的具体的某个人。

卓不左最后提供了两个名单:一个是音乐部部长泰亨,另一个就是语言部的佐藤凉太。

佐藤凉太最近确实频繁来南岛,但却也没见他做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观察几天后,Ney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小子喜欢上了女人。就是现在正在开车的这个女人。

原本,喜欢女人这样的事情是新世界的大忌,他应该以此罪名举报佐藤凉太。但是Ney并不想那样做,或许是因为他觉得这种事情并不能被认定是罪吧。

今天晚上,他打算继续去观察观察泰亨,此时Ney也正是坐在去码头的货车上,这已经是他第七天观察泰亨了。据卓不左说,最近的泰亨在作息和工作时间上明显不同以往,但是音乐部这样的部门,好像不应该有如此重的工作量,今年组织上也并没有增加多少任务量。

卓不左又提出,或许是他与伴侣金政宇之间发生了问题。说完这个假设,卓不左自己也摇了摇头说,但是直觉告诉他,原因并不是如此。

Ney赞同卓不左的想法,此前宋直一死亡的案子,屠杀0413的任务,晋然的逃跑失败,这一系列令人不解的事件,他都认为和泰亨有关,只是没有明确的证据。

想到此处,Ney打量了一下身边的闵泰绒,这个女人,正是泰亨的姐姐。很少有人知道这件事情。

新世界是不存在血缘亲属兄弟姐妹这种东西的。但是这种东西是真实存在的不是吗?闵泰绒的侧脸、她的眼睛、她的嘴角,都和泰亨出奇地相似,想必这个女人也和泰亨一样,十分聪明。所有的这些相似点,像是在告诉世界,她和泰亨的血缘关系是铁一般的事实。

新世界为什么要去否认这些事实?

世上的一切动物,也是雌雄,公母,yīn阳一一对应。为什么父亲要去否认这些规律,建立一个虚幻飘渺,稍不注意就会土崩瓦解的新世界呢?

父亲的野心,他从来不关心,在黄寅去世之前,无论父亲给他施加多大的压力,对他进行各种洗脑,他都不曾同意真正帮他做事。小时候往来于全球的新世界基地,他也只把那当作旅游罢了。

所有的新世界参观完后,他去了一个在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地方:中国东莞。

在那里,他遇见了黄寅。这个世界上最美好最善良的人。

他从来没有xìng取向正确与否的概念,他到现在为止,也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固执地认为,男人一定要喜欢女人。虽然那是世界上的大多数,但是大多数并不代表真正的正确。当然,他也不赞同父亲的理论:同xìng恋才是真正的正确。

他认为,只有喜不喜欢,在喜欢不喜欢的理由里,可以有诸如长的好看,xìng格有趣这样的理由,但是一个人的xìng别好像不能归到那些理由里面啊。

“你母亲……还在执迷于见到泰亨吗?”

“啊?”

Ney明显看得出闵泰绒慌了神,但她很快恢复理xìng,用听不出感情的话说:

“我不知道,许久没见过那女人了。”

Ney从鼻子里呼出口气,笑了,他不打算拆穿她,仰靠在副驾驶的椅背里,闭上眼睛,继续思考自己的事情。

所有的已成立的新世界基地里,16号是他最喜欢的。所以,在遇见黄寅后,在两人确认关系后,他回到这里,挑了一间最好的房子:F1201。他一边计划着他们的未来,一边幸福地设计着房子的装修……当一切都准备妥当,回到美国,和父亲谈好所有的条件后。他再去到中国东莞时,却被告知黄寅已经回老家了。然后他又跟着找到姜堰市……得到的结果却是……Ney每每想到此处,就痛恨自己,没有早一点回到中国,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回到中国。为什么没有看出黄寅有自杀的倾向,为什么要给他独处的机会……

******************

最后一通电话,父母的语气终于不再盛气凌人,谢磊带着宋直一再次返回家里。

谢磊再次明确地提出自己的要求。

一家人坐在客厅里,正式商量。

“磊磊啊,户口呢,不是那么好办的。一来,这个孩子来路不明,二来,他已经这么大年纪了,也不是一两岁的婴儿……国家呢,政策又多,那些部门……”妈妈就像领导发言那样,表情丰富,手势多样,条理清晰,恨不得再弄个PPT来,搞个演讲。

谢磊明白妈妈说出那一大串的困难和规矩,无非是想给他们待会儿要提的条件,做铺垫罢了。谢磊伸出手来打住妈妈的发言,这在从前,是他一定不敢做的。他生xìng就温柔而顺从,或许正是这样,他才会是“女孩”吧,他不知道自己的这种情况是因为遗传,还是因为家庭环境!不过,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今后的人生,他要按自己的方式来过。他是女孩,没有人有资格来否定,她也不需要别人来肯定。

妈妈的发言,在谢磊的眼里变成了一幕无声电影,快速一张一合的嘴唇里,完全没有声音蹦出来。

香樟山 第217章

“妈!你别说了,直接告诉我,你和爸爸提的条件吧。”

妈妈一脸不可思议,她“嘶”地一声,转头去看谢磊的爸爸。两人视线jiāo汇几秒后,像是商定完毕。

这次由爸爸来陈述:“首先,你要答应我们,回学校完成你的学业。你走后,我们给你做了休学处理。”

谢磊默默在心里想,如果自己当初不留下信件便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