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9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95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打开它的时候了。

“我是怕他们用这个干涉你啊。”宋直一嘀咕说。

谢磊当然知道,作为jiāo换条件,父母一定会借此让自己服从他们的一项项计划和安排。“也都是一时的。你的户口搞定后,只要我不用父母的钱,我的人生就是我自己说了算。”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是谢磊却在心里否定自己。自己要靠什么挣钱呢?无论做什么,在这世上,他肯定不会饿死,但是却一定会很累。说到底,还是自己不行!没有独立的胆量和勇气。

宋直一倒是完全赞同了他的话,“对啊,只要有钱,就能换来这个世界的所有东西。你就想怎样就怎样啦。泰亨哥也jiāo代我,说做那件事情之前,我只要努力赚钱就好。”此时,他结束了游戏。宋直一抱着篮球拍拍胸口,“姐姐,以后我来养你。我会成为大富翁的!”

谢磊笑了,“我相信你一定会很有钱的。到时候千万别忘记你现在对我的承诺哦……”

宋直一伸出拳头,这是他从电视电影里学来的,他是要和谢磊击拳,给他的承诺盖章做个印证。

香樟山 第215章

谢磊宠溺地笑着伸出右手,刚刚将手握成拳头,手机响了。他拿出一看,果然是妈妈打来的,才刚开机几分钟。

宋直一的拳头还尬在空中,他盯着谢磊的右手,不满地将他的左手拿起然后让其握成拳头,再拽着和他自己的右拳碰击了一下,才展开笑颜。

谢磊任他摆布完,笑说:“幼稚!”

宋直一叉腰昂头,“现在要接电话吗?”

谢磊看着手机,“再等等。”

在第N次电话声响起后,谢磊终于接了,他事前咳了咳,调整了一下喉咙,用不耐烦的声音说:“喂……”有气无力。

“磊磊啊……”好像是爷爷的声音,接着响起“给我,给我……”这样的声音,电话好像被谁抢过去了,然后对面传来母亲的咆哮声:“谢磊!你以为你在外面鬼混两年,翅膀就硬了吗?你怎么可以一声不吭就又离家出走,你有本事……”谢磊眯起一只眼睛,把手机移到远处,啪嗒挂断了。

不知为何,那一刻,他盯着手机桌面,意识到了一件事情:自己敢违逆父母了!自己的胆子变大了!自己好像拥有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勇气。自己……好像,独立了!

这一切的改变,是什么带给他的?是在新世界出生入死的经历?是面前这个孩子影响了自己?还是说那个为自己牺牲的晋然?

或者……是因为所有的这一切,他感到,这一刻是他人生的第二次转变点。上一次,是他发现自己的内心xìng别的时候。只不过,那时候他的内心是恐慌的,而这一次,他的内心是笃定的。他的人生的世界之窗,好像就在这一瞬间,打开了!

一切都变得明亮了。

谢磊满含幸福的笑着,抱住了宋直一。

宋直一瞪大了眼睛,微张着嘴,不明所以地回应谢磊的拥抱。

“你喜欢玩儿游戏吧?”谢磊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他要去网吧,“我带你去另一个地方玩儿游戏。”

宋直一果然是天才,连第一次接触的网游都玩儿地很好,谢磊对游戏没有研究,也不怎么玩,但也看得出来,宋直一的cāo作可以说是溜极了。

他来网吧的目的,是要发布一些关于新世界的信息,聚集一些曾经有相似经历的吧友,以免其他人和他一样,被蛊惑骗到类似香樟树病院那样的地方,还怀着未来一定会美好的期待,潜伏着,等待着,去到美丽的新世界。他知道新世界16号是不需要新人了,但是新世界17号、18号呢?绝对不能再让新世界组织招募新人的计划得逞了。

谢磊洋洋洒洒将自己从听说新世界的存在,到去香樟树精神病院,再到遭遇新世界16号的屠杀,一一写下来。

但是帖子写到末尾,他又愣住了,新世界虽然对于自己这种类型的人不是一个好的居住地,但是对于真正的同xìng恋者们呢?他们在那里的确是能够屏蔽一切歧视和世俗眼光的,并且在那里是真的幸福的啊……

打完一局游戏的宋直一,看着旁边的谢磊在发愣,便摘下耳机,碰了碰谢磊:“姐姐,你怎么了?”

“直一,你在新世界的时候,觉得幸福吗?”

宋直一的身体一下子泄下来,“嗯,我觉得很幸福,和泰亨哥在一起的话。”

“所以,其实如果我们要拆穿新世界组织,是在破坏许多人的幸福吗?”

宋直一看着地面,想了半晌,“不是的。”

“嗯?”

“我在新世界很幸福,并不是因为我人在新世界,而是因为泰亨哥在我身边。我们幸福不幸福,与我们在哪里生活无关,而是看我们和谁在一起。”宋直一一边说着,脑海中全是泰亨哥和政宇哥的身影,“泰亨哥告诉我,新世界应该被毁灭,只因为一个原因。虽然我不能理解泰亨哥说的那个原因的重要xìng,但是哥让我这样做,我就一定会达成他的心愿。”

“什么原因?”谢磊好奇地问。

“新世界的所有人,失去了‘自由’的权利。”

******

真是奇怪,不是研究种植吗?凉太哥为什么要说是今天晚上去南岛呢?晚上,去哪里看什么种植呢?

高桥彻侧头看了看身旁的佐藤凉太,犹豫着要不要将心中的疑问说出来,他已经习惯了和他说话前在心里打无数次的草稿。

此时,他们两个在前往南岛的小船上。因为已经到了春天,所以天黑得晚了些。此时正值晚餐时刻,但他们两人都空着肚子。

“我们去南岛吃吧。”之前佐藤凉太发消息给他说。

高桥彻不解,但也没问,立刻回复:“好啊,凉太哥决定就好。”

上岸之后,佐藤凉太问他说:“除了上次麻烦你送yào之外,小彻你之前来过南岛吗?”一般来说,音乐部、电影部、部这样部门的人,是不会踏足南岛的。

高桥彻果然摇头。

“那自然也没吃过这边的饭咯?”

“没有吃过。”

“小彻饿了没?”

“还好。”

“不是很饿就好,因为这边的晚饭时间还要等一会儿呢。”佐藤凉太望着明亮的天色,“要等到天黑哦。”

高桥彻不明所以地点点头,心想,那么现在是要去看种植?“我们现在去哪里呢?”

“农场。”

“对哈,观察种植。”

走在侧前方的佐藤凉太停下来转头回望高桥彻,表情严肃,“小彻……其实我不是让你来看我研究种植的。”

“啊?”

“我也没有喜欢上种植。”

那是为什么呢?今天的凉太哥真的比平时严肃好多。难道他频繁来往南岛的原因真的是晋然吗?自从晋然的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