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9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94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嘴角,从侧面更显可爱。“……突然觉得有些残忍。”

泰亨圆鼓鼓的大眼睛和可爱的嘴角转过来面向自己,反问道:“残忍?”

金政宇点头,“嗯!”

泰亨专注地盯着比他微高的金政宇,他看着这个男人,再次确认自己爱上他的理由。他记得自己曾在一本书里看到过,什么“爱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这种话。但是他很明确地知道,自己有爱上金政宇的理由。

“对那些母亲来说,有些残忍。”金政宇说。

泰亨收回看他的视线,低着头。

“那是因为哥是在正常世界长大的,才会那么觉得,我们就没有这样的感觉。”泰亨云淡风轻地说。

金政宇很难理解,与亲人分离的痛,是人生来就能体会的吧,和在哪里长大有什么关系?即使是在新世界出生和长大泰亨,宋直一的离去,对他来说肯定也是相当痛苦的啊。这种心情,同理到南岛那些失去孩子的母亲的身上,很难吗?

“哥还记得吗?几年前,我们还没有在一起的时候。有一个傻女人,不知道通过怎样的办法,偷偷来到北岛……”

泰亨还没说完,金政宇就想起来了。那时候,他还在追求泰亨,他刚刚从韩国来到这里,对泰亨可以说是,一见钟情!但是,泰亨可不是一个轻易就会爱上别人的人,老实说,他的xìng情十分古怪,对人也异常冷漠。事实上,到现在,金政宇都不知道,泰亨为什么会答应和自己在一起。

总之就是在他们在一起之前,发生了一件事情。当时,他死皮赖脸地跟着泰亨,他们走在一条人迹稀少的小道上,突然从草丛里蹿出一个自称姓闵的中年女人,大概就和现在的张护士差不多的年纪。她激动地叫住泰亨,一把鼻涕一把泪,说她是泰亨的妈妈,她很想念他之类的……

香樟山 第214章

金政宇听出,这个女人的韩语有一股浓浓的大邱方言味儿。而他自己,就是来自韩国大邱。或许就是方言的缘故,令金政宇对这个女人的同情又增加了几分。

“泰亨啊……”女人落泪就像下雨一样简单,“我的孩子……我是你的妈妈啊……”她就像金政宇在许多韩国电影里看到的那种母亲形象,心里只有子女的那一代的母亲。

但是身为主角的泰亨,他看着这个自称是自己母亲的女人,依旧一脸冷漠。

随后,一个女人从南岛潜到北岛的事情就传开了,大家商量着要怎处置这个女人。许多人提出,直接杀了比较好。金政宇不同意,并在商议大会上说了许多“道理”。诸如,情有可原,女人毕竟是泰亨的亲生母亲等等……现在的金政宇回想起来,那些“道理”,在北岛这些孩子的心中,一定都是难以理喻的。

但是那场讲话,金政宇明显地注意到,泰亨的目光开始投向自己。

最后组织给那位闵姓女人的处置是:植入PR,永远囚禁在工业区。金政宇知道,这个结果应该与自己的讲话毫无关系。

在那之后不久,泰亨渐渐开始接受他的邀约,也慢慢主动和他聊天,问得最多的,是金政宇在正常世界的生活,以及他对世上许多事情的看法。在听自己述说的时候,泰亨大大的眼睛里闪着光芒,之后不久,他们便正式在一起了。

一连串的回忆闪过金政宇的脑子,也就几秒的时间。他点头回泰亨:“当然记得。”

“哥如果记得的话,能想起当时我和其他孩子的态度吧?”

金政宇“嗯”了一声。

“就和现在一样,只有你才会同情和理解那些母亲。”此时的他们,已经来到了1号餐厅楼的大门前,“‘母亲’两个字,对我来说,是一个虚幻的概念,包括对那位拉住我的女人,我没有任何感觉。”

金政宇不知道回什么好。

泰亨转过脸来看他,然后说:“哥,你觉得我们这样好吗?”

金政宇犹豫了一会儿,“无所谓好不好吧,大家接受的教育不一样。就像各种鸟类,喂它们长大的妈妈,也没有任何一只鸟儿记得。”

“可是我们是人啊。”泰亨像是在说笑话一般,他咧着嘴笑了两声,拉着自己踏进了餐厅内。

此时,金政宇看见,对面走来佐藤凉太和高桥彻,二人估计是刚刚用完早餐,要离开餐厅。但是,两个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和泰亨,佐藤凉太盯着地板,一脸心事地走路。高桥彻则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佐藤凉太身上。

看二人的状态,金政宇也没有心思特意向他们打招呼。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听见高桥彻问佐藤凉太: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南岛呢?”

“明晚吧,可以吗?”

“嗯,我都可以的……”

金政宇转身,看二人离去。他不由叹息,旁观者都能看出来,高桥彻是追不到佐藤凉太的,不知道小彻那孩子要什么时候才放弃,又不知凉太那小子要什么时候才能把话给人家讲明白。

不过,在感情里,得不到的那一方,总是不甘心的。谁劝都没用,唯有喜欢的人和别人在一起了,这样残酷的事实摆在他面前,再加上时间的效果,才能让人彻底放弃。

*********

谢磊带着宋直一,已经在外面瞎晃了好几天了。一路上,耳边尽是宋直一这样的声音:“姐姐,这是什么啊?”

“游戏厅!”

“这又是什么啊?”

“跳舞机。”

“那这个呢?”

“啊!别再问啦……”

除此之外,宋直一也给谢磊带来了许多惊喜。他无论什么都是一学就会,尤其是肢体运动类,带他去游戏厅玩儿的时候。谢磊一次次叹服:“你真是一个天才!”

“我一定要帮你搞定户口,你哥给你制定的未来职业,完全正确!”事实上,他已经在网上查到了韩国各大娱乐公司在中国的练习生选秀时间,搞定户口之后他就要带着他一家家参加选拔,只要那些评委看到这个孩子的表现,到时候,就不是娱乐公司挑宋直一,而是宋直一挑他们了。宋直一的脸,别说动刀子,连瘦脸针都不用打。舞蹈的话,绝对是一学就会,他的歌,更是没话说,还有好几本的原创曲子……

“姐姐,一定得靠你爸妈才能解决户口问题吗?我想试试其他方法。”正在玩儿投篮游戏的宋直一问。

“没有其他方法。”

宋直一撅嘴,加快了投篮的速度,几乎每个球都不偏不倚投进了。显分板上的分数不断上升。

“你放心吧,这次我们一定会成功的。户口解决之后,你就可以脱离我父母的,他们不会过多干涉你。再说以后你就去韩国了,完全不用担心我父母的态度。”谢磊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手机将其开机。从他们离开家的那一刻起,他就关机了,现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