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9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91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间,他的心情应该和这些女人是一样的。每次在清醒的时候,大脑总是无意识地不间断地提醒他,宋直一死了,他再也看不到他了,那孩子再也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他下辈子会去哪里?会有下辈子吗?然后他的胸口就会又堵又闷,无比难受,喉咙像是有块石头,吐不出来,咽不下去。

他想,这段时间,泰亨也是这样,甚至比他还难受。

金政宇看着那些伤心的女人,一下子打消了要领养孩子的想法。人对人的情感是不可转移的。他领养孩子只是想做一个替代,但是宋直一是无法被替代的。

金政宇看了一圈,发现了角落中有一张熟悉的面孔,自从从中国回到这里,还没见过她。张护士和其他女xìng不一样,她是所有女xìng的代表和领导者。她会适当地表示反抗,虽然组织上不喜欢她,但在正常世界长大的金政宇,倒是十分尊敬和敬佩这个女人。他觉得她的身上有一股坚毅的力量。

而且,张护士会的语言门类也挺多,自己可以和她顺畅jiāo流。

张护士有个女儿,金政宇不怎么认识她,但应该年纪不大。但是,却发生了那种事情。细细算来,她女儿的孩子应该才三个多月,如果现在就要把孩子抱走的话……有些太小了!

金政宇向张护士走过去,他看见她的眼睛红肿,应该已经哭过了。

她默默站在那里,怀里也没有抱着婴儿,身边也不见她女儿的身影。

“张护士……”他向她问好。

张护士回了一个几乎看不到的笑容,“你也来了。”

“喔,我只是来看看,并不打算领养。”

张护士明显不关心他来此处的目的,只是漠然地看着远处,看着那些失魂落魄的女人。

“你的……外孙,今天也……”

“卓不左领走了。”张护士干脆地答道。

金政宇心想卓不左不是单身狗吗?他们语言部,部长和副部长都是万年单身狗。

“但是孩子才三个月啊,会不会太小了,完全可以留到下一次的领养日再送出去。”

“多留一天,多增一点感情。早点送出去,早点断了她的念想,以后即使被他们养死了,也和我们没关系。”她说的“她”应该就是指她的女儿。

金政宇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她这句话,只见此时,张护士看向远处的眼睛突然充斥了吃惊,恐惧,她快速朝她盯的方向跑过去。

金政宇转身才看见,远处有一个女人,满脑袋的血,已经晕了过去。按照周围的形式,他猜测她是一头撞墙了,她应该是不想活了。张护士此刻已经在给那个女人做伤口处理和止血了。看来她站在这里,为的就是在这类事情发生之后,她能快速处理。看来她早就料到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她现在使用的绷带yào品,都是提前准备好的。

“不要紧吧?”金政宇走过去,蹲下身来问道。

张护士抬头看了看他,眼色并不友好,用完全不带感情的生硬语气道:“只是晕过去了,留的血也不多。”

“那就好。”金政宇站起来,发现许多失去孩子的母亲,都以无比同情的目光看着晕倒的女人。她们每一个人,或许都有活不下去的那一瞬间。

金政宇莫名觉得羞愧,埋着头快步走出了南岛食堂,向码头奔去。

香樟山 第211章

这一日,谢磊一家终于坐在一起吃饭,他打算借此机会正式把宋直一介绍给父母。让他们帮助宋直一解决户口,身份,上学等问题。

说实话,他们家的家庭条件不差,可以算是姜堰市这座城市里中等偏上的家庭了。父母年轻的时候也有要二胎的意愿,不过是因为父亲当年碍于政策,如果要了二胎,他的前途就会受影响。

谢磊在心中盘算,现在多一个弟弟,他们应该不会不乐意吧,何况他们本来也不喜欢自己,宋直一又是表面很招人喜欢的样子。

看到大家都吃得差不多的时候,谢磊也放下碗筷,喝了一口水后说:“爸,妈,我……有件事情想你们说。”

除了宋直一把目光转向他以外,没有人有所反应。

顿了良久,妈妈舔了舔牙床,问:“什么事呀?”

谢磊拿出最大的热情,“他叫宋直一,”他单手搂了搂身边宋直一的肩,“他是我认的弟弟。”

谢磊笑着一边说一边打量父母的脸色,“他没有身份证,也记不得自己的出身地址和父母是谁了。我想……”话还没说完,母亲就发话了:

“他脑子没毛病吧?”

“啊?”谢磊呆了,然后反应过来,母亲以为他随便捡的一个人肯定是脑子有问题的。谢磊忙说:“他很聪明的。”

“真是什么都往家里捡……”母亲说完靠近椅背里。

谢磊微张的嘴,半天没合上。宋直一看了看谢磊,瞬间卸下可爱的面具,变得冷若冰霜。

“呃……磊磊啊,你是想让爸爸妈妈养他吗?”爸爸发话了。

“嗯……算是吧。帮他解决身份证户口还有上学的问题就可以了。他已经十五岁了,完全不需要大人照顾。”

“户口这种问题,我们大人也很难办的。”爸爸说。

“可是……”

妈妈说:“你先想想自己的事情吧,你一声不吭,从大学休学失踪两年,将来你怎么打算啊?”

“我……”谢磊已经想好了,他打算去学习自己感兴趣的服装设计。大学的专业是父母填的,念不念他都不在乎。哪怕以后当个裁缝,他也乐意。

“想清楚了再告诉我。”父亲将手抬起来,在空气里压了压,估计是他开会常用的手势。“你提的这个问题你先让我和你妈妈商量一下,好吧?”说完,他起身离开了饭桌。母亲也斜眼看了看他站起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喔……”

在那之后,当宋直一和谢磊单独出去遛弯儿的时候,宋直一问他:“你的爸妈好像不喜欢我。”

“他们也不喜欢我。”

宋直一撇撇嘴,没有否认。

“你非得让你父母帮我办户口和身份证吗?”

“一定要的,否则以后你做什么都会不方便。”

“我可以像在菲律宾一样,去买一个黑市的身份证。”

“万一被查出来怎么办?而且身份证只是一个证件,倒还好说。关键是解决你的户口,否则你没有办法上学!”

“嗯?”宋直一听不懂。

“在中国,每年的九月一日,就是孩子们上学报道的日子。现在都已经国庆了,已经错过了一个学期,你难道不想去上学吗?”

“上学是什么?”

“去学校学习东西,所有的孩子都在那里接受教育。”

“你当年像我这么大的时候,喜欢去学校吗?”

谢磊上学的时候简直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