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9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90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安指着宋直一,“是和你一起的吗?”

“他是我弟弟。”谢磊说。

进入小区后,谢磊带着宋直一来到他家所在的单元楼下,按了家里的房号和呼叫按钮,好一阵子后,里面传来爷爷的声音:“谁啊?”

谢磊对着对讲机,“爷爷是我!”

“谢磊……”接着爷爷给他们打开了楼下的单元大门。

谢磊拉开了单元门,然后抓起宋直一的手走进去,进了电梯。

“待会儿,你就说你是我认的弟弟。然后对大人们礼貌一点,不要乱说话就好。切记不要再叫我姐姐,叫我哥哥。”

宋直一把右手抬起,举到眉间,行了个不三不四的军力,“团结!”

“什么鬼!不是应该说椰丝儿吗!”

“政宇哥教我的,他说在韩国每个男孩子都要服兵役!”

韩国兵役年龄是20岁至30岁之间。

“金政宇在韩国服过兵役?”

“嗯。”

“那样的话,他去新世界的时间不久咯?”

“嗯。他来了不久就和我的泰亨哥在一起了,我看他不顺眼,他还教训我。不过后来打着打着,一起生活久了,我也渐渐喜欢他了。虽然表面上,我对他爱搭不理的。哎……”宋直一垂下脑袋,“我在走之前,应该好好跟他说一声,我很喜欢他的。但是泰亨哥说,不能有太明显的变化,我就没说。”

“泰亨为了让你逃出来,真是煞费苦心。”虽说屠杀他们0413的人,本来就是新世界组织上的要求,但是这也被泰亨拿来利用,谢磊总觉得心里还是有疙瘩。不过话说回来,如不是屠杀的任务被他们利用,自己也早就死了吧。

“泰亨只是想让你到正常世界生活吗?有没有jiāo代你出来之后要干什么?”

宋直一还没回答,电梯到了。

“泰亨哥让我到正常世界之后……”

谢磊的心随着电梯的打开,瞬间紧缩,他完全没有听见宋直一的回答。

谢磊站在家门口,面对着门铃的按钮,内心忐忑不安,要怎么向爷爷解释自己这两年多的失踪?还没等他做好心理准备,门打开了,是爷爷。

他比以前更老了,他去染了发,满头的黑。谢磊心想,爷爷是不是所有的头发都白了呢?

“知道回来了!”

谢磊读不懂这句话的意思,也看不明白此刻爷爷的脸色。

他嗫嚅:“嗯。”微低着头,鞠着身体。

“吃饭了吗?”此时正是晚饭时刻,虽然天还没黑,不过已经过了7点,这就是中国的夏天,日照时间长。

谢磊摇头。

爷爷转身往里走,谢磊也带着宋直一往里走。他们换了拖鞋后,发现爷爷去了厨房。

谢磊走进厨房,看见爷爷在处理菜。

爷爷盯着菜说:“你爸妈去参加什么宴会了,我本来只是打算煮点饺子吃了算了。没想到你回来了……”

谢磊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记得,爷爷是不会做饭的。在他的印象中,爷爷几乎不进厨房,以前都是nǎinǎi在这里忙碌。

“我已经给你爸妈打电话了,他们正在往家里赶。”

“爷爷你会做饭了?”

“自从你nǎinǎi走后,我不学着做饭,就要饿肚子啊。哈哈哈……”他一边摘着菜,一边转过头来,说:“你爸妈呐,都是大忙人!”然后转回头去,点了点。

谢磊撇下嘴角,走出厨房。nǎinǎi在世的时候,就是爷爷的保姆。

nǎinǎi去世的时候,全家只有谢磊他一个人哭了。他们木然地举办了葬礼,父母忧心着接待那些比自己权势更大的人物,爷爷忙着在比自己低级的人面前显摆,葬礼变成了大人们喝酒吃饭聚会打麻将的好理由。只有他自己,只顾着伤心了。

一个陪伴了爷爷一生的女人,一个为了他cāo作了一辈子的女人,原来在他眼里,nǎinǎi的离开,只是意味着他要饿肚子了。nǎinǎi这样善良的人,为什么一辈子只是在奉献,只是在伺候人呢?

香樟山 第210章

那一天,爷爷在厨房捣鼓了几个菜,直到他们三人吃完,收拾好。爸妈也没回家,明明爷爷说的是自己在刚到家的时候,他就通知他们了,姜堰市就这么大,如果他们抛下宴会立刻回家,哪会那么晚呢。

那一晚,谢磊在自己的房间,躺在自己的床上,回想过去几个月的经历,回家后爷爷的态度。预想着爸妈回家后要对他说的话做的安排,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宋直一在客房,相比于谢磊,他睡得很香,除了每晚睡前会思念泰亨哥和政宇哥意外,他一切正常。

凌晨三点的时候,谢磊听见了客厅有响动,他知道,是爸妈回家了。两年没回来了,他们回家的脚步声都还没有变,他完全能从这声音,想象到妈妈脱高跟儿鞋的样子。

接着,脚步声向他的房间移来,然后是门把旋转开的声音,谢磊连忙闭上眼睛,假装熟睡。

他感到脸部有手指在移动,他听到了父母的轻声jiāo谈。

“居然自己回来。”

“都说了一定会自己跑回来的,现在他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不容易,以后就会乖乖听我们的话了。”

“希望他不要再搞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都是你妈把他惯坏的……”她是指nǎinǎi。

随着门合上的声音,谢磊的眼泪顺着太阳穴,落在了枕头上。

第二天,他起床之后,父母又早早出门了,他没见到他们,他们也没见到宋直一。

******************************************

领养日那天,金政宇自己一个人去了南岛。这一天,yīn雨绵绵,所有适合领养的婴儿以及婴儿的亲生母亲,全部聚集在居住区旁的食堂。还有许多帮忙照料孩子的女孩儿也来了,他们或许商议了明天大家一起加班之类的事情。

每次被选中的备孕的女孩之中,有一部分是为了躲避为期好几个月的劳作。在成功怀孕之后,他们就可以免除去农场干活,只用在居住区做些简单的清洁工作,或去食堂帮些忙就好。

但是更多的女孩儿,是被强迫的!因为,谁也不愿意和根本不认识的男人发生关系,而且如果成功怀孕,她们还要经历亲子分离之痛,从怀孕的那一刻起,她们就注定要和肚子里的孩子分开。但是她们不敢反抗,只能接受,或者,选择死去。

金政宇来得比较晚,还没进门,就听到了有女孩儿呜呜咽咽的声音,以及婴儿的哭声,还有汇集各种语言的劝说声。

大部分的孩子已经被领养走了,情侣们抱着各自选中的孩子,陆续离开这里。剩下或茫然杵在原地,或嚎啕大哭,或眼泪滚滚的母亲们。

看到这些母亲的样子,金政宇又想到了宋直一,其实……

在宋直一离开这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