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9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的公用电话,电话卡在程主任那里购买。

晋然道了谢,看着手机里的电话簿拨通了局里一个同事的电话,在等待对方接听时,他看了看张护士,她立马明白了,退出了办公室。“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我先去忙了。”

晋然朝他点点头。

“喂,师兄,请问昨天的检验出结果了吗?这边信号不好,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打过我手机,我只能通过院里的座机联系你们。”

“尸检还没出来。不过,所有的物品都检验了,别说猜测的qing化物了,一点儿带dú的都没有。”

“没有qing化物?怎么可能?”

“是啊,我们都很惊讶,也开始怀疑最开始我们的推论了,也许死者根本不是qing化物中dú。”

“但是,死者所有的症状都指向……”

“对,确实qing化物中dú是最大的可能xìng,但是一般qing化物投dú都是会留下dú物的,但是现场不是没有打扫的痕迹吗?而且也找不到中dú的根源物品是什么。”

“那么,有没有可能……”

“不说了,召集开会呢,尸检报告出来,我们会联系你的,开完会之后,张队也会打电话找你问调查情况的。”

“好的,就打这个号哦,手机打不通的。”

“知道了知道了!”

挂完电话,突然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晋然吓了一跳。

他头顶微秃,眼睛里满是血丝,六十上下的年纪,气喘吁吁的,嘴巴微张,冒出一股酸臭味。

“我是这里的院长……”他主动说道,在等待晋然的自我介绍。

“院长,您好,我是樟县公安局警察晋然,负责……”

“喔喔喔,我就是为了这件案子特地从外地赶回来。犯人抓着了吗?”

“没有那么快,还在调查。”

“辛苦辛苦。”他罢罢手,看看一旁的椅子,手撑着膝盖,坐下来,长舒一口气,满脸倦容,额头间的皱纹,都在表达他的焦虑和辛劳。

“哎!”

院长不时弹出一口气,晋然每次都认为“哎”之后,他会问些什么,说些什么,可是都没有,只是“哎”尾音拖得很长很长,隔几秒钟,又是一声“哎~~~~~~~~~”

张护士匆匆赶来,“院长,你回来了。”

“哎!”

张护士看看晋然,院长也看看晋然,想让他回避的意思。

晋然主动说:“我再到别处找找线索。”晋然走出院长办公室,张护士跟着把门关上了。

“哎~~~”院长看着张护士先是一声叹,“没记者上这儿吧?没给传播出去吧?”

“没有,荒山野岭,警察自己不说,山下的人是不会知道的。院长放心,不会在社会上给我们病院造成不好的影响。”

“哎,地方偏僻有地方偏僻的好处啊,虽然找资金难,好歹出个什么事儿,都没人知道。这几天,注意大门的人员进出,千万别让外边儿的人进来了,到时候传出去,我们找老板们要钱就不好要了。哎!”

“嗯,是!”

“程主任呢?几时回来?”

“今日上午他打了电话回来,说不出意外,今天下午就会和小柳一起回山,可能局里的警察们也会再上来查看。”

“那待会儿他们回来得注意了,别混个记者进来。”

“嗯!”

“现在有明确的怀疑对象了吗?”

“暂时没有,警察也没给我们透露太多。”

院长点头。

“不过……今天一大早,留在这儿的那位警察特意要求见杨小姐。”

“什么?”院长身体前倾。

“具体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他打探出了杨小姐与刘护士有过矛盾。”

“哎呀,你难道就没给小姑娘们讲,别把杨小姐的事情说出去?”

“jiāo代了,程主任走前也特地吩咐过,难保一两个小孩儿经不住警察的盘问。不过……”张护士吞吞吐吐。

“有什么就说。”

“既然发生了命案,我们就该全力帮助警察找出凶手才是,这对医院也好啊。三年之前的那个凶手至今也没找出来,那时候大家提心吊胆地过了好久,还有好几个小姑娘辞职不干了。如果这一次再找不出凶手,难免不会出现与上一次同样的恐慌。”

“是是,找出凶手当然对病院最好,但是找出的凶手是杨小姐!”他鼻孔扩张,双眉紧皱,“那还不如不要破案!”

第20章

晋然闲逛到院内,还在飘着小雪,这里的风景实在是太好了,上山的时候他看见好多的香樟树,这种味道是他小时候在老家的味道。他还看见成排成排的枫树,若是秋天,想必更美吧,不过现在点缀着零零星星的白,也很吸引人。

现在,唯一的嫌疑人就是杨木木了,等张队的电话吧,根据他们的检验结果,也许很快就会破案了。

“哈哈……”远处传来女孩儿的笑声。

晋然循声找去,拐过一颗大树,大笑的人,正是杨木木,还有一个男士在她不远处。根据身形看,是住在她隔壁的那个人。

杀了人的话,不会这样开怀大笑,享受雪景吧?晋然又出现否定自己推理的声音,可是,她三个月前不是才杀过人吗,她就是这样无情嚣张的人啊,不把别人的生命放在眼里的富二代。

他看见两个人一起往前走,杨木木不时蹦蹦跳跳,他们的头发上已经沾了许多白色。晋然鬼使神差地,大步走上前去,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喂!”他喊道。

两个人没听到。

“喂!”他提高嗓门。

杨木木两人转过头来,“嗯?”

“有事?”杨木木问。

晋然也不知道,他觉得自己莫名其妙。

她长长的睫毛上,都落了白色。

她眨眨眼睛,用手把睫毛的雪花都揩掉,“有新问题了?”

“对!”他转身走,“去会议室吧。”

杨木木嘟起嘴,恶狠狠盯着那人的背影,转而温柔地对黄寅说:“我去一下。”

“我和你一起。”

“嗯?”

“我和你一起去。”

杨木木还是很吃惊。

“你说过,我可以证明你案发之前都和我在一起,没有去过3号楼啊。”

“唔。”很多时候,黄寅真的会使杨木木忘记他是一名精神病人。

又回到会议室,杨木木又把案发那天的行踪讲了一遍,“这下清楚了吧?我和他一直在1号楼的后院聊天到很晚,我们一起回的宿舍。从来没有去过刘护士住的2号楼。”黄寅就坐在她的右手边。

“是的。”黄寅也发话了。

“嗯,嗯……”晋然点着头,憋着嘴,“缘分啊,在这种地方也能遇见老同学。”

杨木木真是越来越讨厌面前这个男人了。

“不过既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