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8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89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在他要求增加谢磊的时候。晋然说0413的人在那一天的前一晚被屠杀殆尽,只剩下谢磊一人。当时Ney就觉得奇怪,宋直一为何要剩下谢磊一人不杀?

佐藤凉太点头如捣蒜,“这个其实我也知道。我看到了,那天早上,我路过0413,看到了满屋子的尸体。但是在践行宴上,泰亨却说宋直一去执行任务了,这样的话,明显时间对不上。”

Ney看了看远处走在他们前面的杨木木。点点头,“当时在宴会上,我也注意到了泰亨的这部分言辞,确实不对劲。”

“而且……”佐藤凉太竖起食指,“还有一件奇怪的事情!”

“践行宴当天,下午六点左右的时候,我在E区的一处海边见到过泰亨。重要的是!重要的是!”佐藤凉太讲得有些来劲,“那个地方,就是他们打捞到宋直一的手机和鞋套的地方!”

这确实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信息,Ney侧头问佐藤凉太:“所以,你的推论是什么?”

佐藤凉太摇了摇脑袋,“我没有什么推论。”

“没有推论就好。”Ney直视着佐藤凉太。

佐藤凉太看着Ney的脸色,脑袋飞速运转,立即说:“这件事情我也只和你说过,之后也不会和其他人讲的。”

“那就好。”Ney转头继续向前走。

佐藤凉太咽了一口唾沫,跟着Ney,走在他的侧后面。

***********************************************

自从宋直一离开后,金政宇就明显地觉察到,泰亨和以前不一样了。

他不再长时间地呆在书房,他不再研究棋局,也再也没有创作过哪怕一首曲子。

他在家里的时间也明显减少了,F1301这个屋子对他来说,好像变成了一个只是用来睡觉的地方。有时候,他甚至整宿都不回家,在晚饭时间的时候,他会给自己发一条消息:“我今天就不回来了。”

刚开始的时候,金政宇会问:“音乐部有什么事吗?”

泰亨会回:“嗯,有事。”

他也不说具体是什么事。

再到后来,金政宇收到“我今天不回来了”之类的消息时,他也不问了。只是说:“好。”

这一天,下班之后,金政宇一个人在1号餐厅吃完饭回到家,看到放鞋的地方,有今天泰亨穿的鞋子。金政宇很高兴,泰亨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他笑着走进客厅,一边叫着泰亨的名字,一边去书房看,不见其人,又去卧室,还是没有泰亨的身影。当他把一楼都找遍了之时。泰亨从二楼下来了,他踩着楼梯往下走,对金政宇说:“你找我?”

金政宇见他从楼上下来,心中生出担忧,因为楼上是直一的房间。除此之外,就是杂物间了。

“看到了你的鞋子,想着你今天回来得这样早。”

“哦……”

泰亨下来后,又径直去了卧室。

等他出来之时,金政宇发现泰亨换了一身衣服。

“你又要出门了吗?”泰亨套上了外套,点点头,“嗯。”说着向门口走去。

金政宇咬着嘴,他感觉自己再也不能忍受了。他闭上了眼睛,背对着泰亨说:

“你是想和我分手吗?”

北岛这样分分合合的情侣太多,许多人同居后,都一起走不过五年。但金政宇和泰亨在一起后,他从来也没想过他们两人也会和其他人一样。

金政宇等了许久,也没听到泰亨的回答。他转过身来,看见泰亨正站在穿鞋的地方,他的右手臂撑在墙壁上,垂着头,视线对着他自己的脚,他的脚上已经穿好了鞋子。

他真的在考虑这件事情吗?金政宇问自己,他为什么不立刻否定自己的问题,而是要思考那么久。说明他是想过分手这个选项的吧?

泰亨就那样垂头一阵,然后把脸转向金政宇,说:“哥,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接着,他快速打开门离去。

金政宇怔在原地,泰亨的那句回答算什么?“哥,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我再给他一点什么时间?这个回答是什么意思?他要问清楚!

金政宇如此想着,便冲出门去,他要追上泰亨,他好不容易开口问出的那个问题,他不要一个磨棱两可的答案。

金政宇冲到里湖大道上,虽然现在已经到了初春时节,但是这样的夜晚也出奇的凉。金政宇没有穿上外套,他感觉寒冷不是从外面侵入身体,而是直接穿透他,把心都冰凉了。

香樟山 第209章

他左右张望,看见前方很远很远的地方,一个像是泰亨背影的人正急匆匆地向前走。金政宇立刻朝前奔跑,他终于追上了他,“泰亨!”他抓住他的手。

泰亨转过身来,“政宇……”他看着金政宇喘气呼出的白气,还有他抓住自己的冰凉的手。他赶紧捧着金政宇的手,“政宇,你怎么不穿外套就出来了?外面很冷!”

简单的关心,又重新点燃金政宇内心的希望,泰亨还是爱自己的,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关心自己。

“哥你是想谈分手的事?”

金政宇顿了顿,“不是……我不想谈分手的事。我只是想出来问你,今晚还回家吗?”这样简单的问题,金政宇却好似在问一个关乎一辈子的问题。

泰亨抱住了金政宇,把脸靠在他的肩上说:“会回来的,等办完了事情……办完了了所有的事情以后,我就会回来的。”

都是些意味不明的话语。

看不见泰亨的脸,金政宇茫然地微笑着,“嗯,不要太累了。”

第二日,金政宇听说,今年的领养日定在了10月1日。那一天,只要有领养意愿的家庭,都可以去南岛看一看。在那里,有一批已经断掉母nǎi的婴儿。如果两人同居三年以上,感情稳定,并且没有小朋友的,都可以申请领养他们。

金政宇心中萌生了去看一看的想法,宋直一这个孩子的逝去,对泰亨的打击很大。他想,如果他们再一起抚养一个孩子呢?泰亨会不会得到一些慰藉?

*****************************************************

那天,谢磊带着宋直一回到久违的家。

那是一个中高档小区,谢磊身上自然早就没了进入小区的卡。他们被保安拦下,谢磊说自己是住户,保安打量他几眼,发出鄙夷之色。

“你新来的吧?以前我还在家的时候,门口是李大爷!”

保安大概只有三十多岁,扬了扬手,“我不认识什么李大爷。你没有卡的话,要进去就在这里签个字。”他拿出一个文件夹,里面是一张签字登记的表格。而这个的表格的题目叫做:“访客登记表”。

谢磊写下自己的名字,以及他要去的几单元几号房。谢磊在搁下笔的那一瞬间,觉得自己或许真的就只是一个访客。

“他呢?”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