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8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83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的活儿,主动朝他们走来。

“邓老头……”世锡用的中文,看来这个男人来自中国。“这个人jiāo给你了,他该做什么,这里的规矩是什么,你都仔仔细细告诉他。”

小屁孩说话的语气,一点也没有对老者的尊重。

叫邓老头的男人,哈腰点头,满脸堆笑着答应了。然后他摸着自己的左耳根后问:“这个东西,他安装了没?”

世锡像是经邓老头一提才想到什么似的,说:“还没有呢!我们回去安排,你可要好好看着他哦。”

“是是是!”

然后,世锡等人向晋然哼一声,瞪一眼,便离开了。

“安装什么东西?”待他们离开棚子后,晋然问。

邓老头笑了笑,指着自己的左耳后跟,说:“就是这个。”

晋然仔细一看,发现他那里有手术缝合的迹象。然后那个部位稍稍隆起,像是在皮肤里面放了一个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晋然问。

“他们给的代号是P-R.”

晋然心想,又是P开头的,“P是punish,R又是什么?”

邓老头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prison。”

晋然仔细想了想这个单词是什么意思,随后反应过来,“监狱?”

“呵呵,中国的应试教育还是有用嘛。”

香樟山 第202章

晋然不解,“为什么这个东西叫做P-R ?”

“你之前有来过南岛吗?”

“来过,只在农场那边转了转。”

邓老头点了点,然后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副食品手套,递给晋然。“所以你在农场区那边看到过我们这样的人吗?”

他是指工业区这边上了年纪的男女,确实没见到。那边全是年轻女子。

“没有。”晋然戴上那副手套,跟着邓老头往猪腿上敷盐巴。

“进来的时候,有看到那块牌子吗?”

“写着请勿随意出入?”

“嗯。”邓老头把猪腿翻了个面。

“但是那个铁丝网坏成那个样子,能拦住谁?”

“是啊。谁也拦不住。”邓老头把一个码好盐巴的火腿放入竹筐里,那里面已经堆了许多猪腿。“来,搭把手。”他是要让晋然帮他把装ròu的框子抬到哪里去。

晋然褪下手套,抬起竹筐子,还有点沉。他跟随邓老头的方向,将这些码好盐的火腿放在外面一处迎风口的地方,下面垫了好些木板。接着,邓老头给火腿们盖好塑料膜,抬了几块大石头压在上面。

他看见晋然气喘吁吁的样子,道:“多久没吃饭了?”

晋然偏头,想了想,还真想不起上一顿饭是什么时候吃的了!自从来到这个叫做新世界的鬼地方,饿肚子就是常事。“不知道,好久了吧。”

邓老头转身向另一处走去,并向他招手示意,让他跟上自己。

晋然跟着邓老头,进入个密闭的空间,这个空间一共有两扇对窗,后来他才知道,这是用作通风用的,不过在此时,两扇窗都关闭着。里面吊挂着一只只火腿,有的火腿表面已经生了霉状的菌斑。

一股特别的香味充斥着整个空间,晋然本来就饥肠辘辘,经这股味道的刺激,更饿了。

邓老头穿过一排排的火腿,最后停留在最里面的一排。他手上拿着一把割ròu刀,指着那一排的火腿说:“这可是两年份的。”接着他将其中一只火腿的表面切下扔掉,然后一刀刀沿着那里切了好几片火腿ròu下来,他递给晋然。

“尝尝。”

晋然伸手拿起那些火腿切片,色泽鲜亮,薄如蝉翼。“可以直接吃的吗?”

“当然!”

晋然将其放入口中,“哇……”

“怎么样?”

“好吃。”

“哈哈哈……”邓老头满意地笑了,他一边继续片着火腿,一边说:“北岛那边的伙食怎么样?”

“好吃,就是量太少了,一天只有两顿饭。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克扣自己人。”

邓老头点着头,“因为他们认为,少食能长寿,益健康。”

“可是人生在世,连吃都不能尽情吃,那多憋屈啊。”

“邓老头停下手中的动作,说:“他们做的憋屈事,多了去了!”

晋然顿了顿,“哈哈,说的也是!”

****************************************

菲律宾棉兰老岛,谢磊他们从那家中国餐馆的老板口中打听到了购买假护照的途径,宋直一撒了一堆慌,说什么护照丢了,又说家里死人了,正规途经麻烦,时间来不及。又是给女老板装可爱撒娇,几招下来,华裔女老板就告诉了宋直一她知道的一些获取黑市护照的方式。当晚,他们随便找了一家不正规的酒店住下。二人走入一间看着就不怎么干净的标间,两张床。

深夜,他们各自躺在床上。

闭上眼睛,谢磊的脑海里,除了DV的画面,还有在船上之时,晋然告诉他的那句话:“把之前发生的恩怨都忘掉。”谢磊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要怎么忘呢?0413的所有人都死了,凶手就睡在自己身边,这个叫宋直一的小男孩。准确地说凶手不是他,而是那个叫泰亨的人。可是又有什么区别呢?无论是不是宋直一亲自下的手,自己的十个室友已经被他们害死了。如果要深究的话,整个新世界的人,都是凶手!

谢磊翻了个身,看着对面睡着的宋直一,自己要不要找机会杀了他,“我不能找整个新世界的人报仇,你是我唯一可以泄恨的对象。”谢磊咬着牙,在心里默默对宋直一说。“等回到了中国,我就会找机会杀了你。”

就在这时,对面传来呜呜咽咽的声音,谢磊细听一阵才知是宋直一哭了。他下床走过去,宋直一却将头偏到另一边抽泣。

谢磊绕过床尾,走到宋直一脸朝向的地方,蹲在那里,“怎么了?”他温柔地问道。

“呜呜呜,我想泰亨哥,我想政宇哥。”

谢磊第一次觉得他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他呆了一会,然后轻轻拍着宋直一的背,“思念亲人是正常的,但是长大,就是远离亲人的一个过程。”

“你,呜呜……你也有思念的亲人吗?”

“有啊,我想妈妈,也想爸爸,还有nǎinǎi……”

“nǎinǎi是什么?”

“就是爸爸的妈妈……”

宋直一泪汪汪地看着他,“他们也想你吗?”

谢磊苦笑,低下头说:“应该不想吧。”

“为什么?”

“因为他们不喜欢我,不喜欢我不男不女的样子。和你们要屠杀我们是一样的理由。”

宋直一摇头,“我们不是因为不喜欢你们,才杀你们的。”

“那是为什么?”

“上面的规定,北岛不能有女人。”

谢磊怔了一下。

宋直一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