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8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82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惊恐和悲伤。

宋直一没料到谢磊看到那个会反应如此巨大,一脸不解地将DV收回,看着泪流不止的谢磊,有些过意不去,吞吞吐吐地说:“泰亨哥和我说,普通人见到这样的画面,心里会难受,还有的会恶心,想吐。他没说会哭啊……”他被培养成killer的第一步,就是看到血腥的画面不会有丝毫的生理或心理不适。

DV里的内容是宋直一拍下的,原来,0413的所有人都是泰亨杀的。

“他们……都是我的……朋友!”能不难受能不哭吗?但是谢磊已经呜咽地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我觉得泰亨哥的动作算是很利落了,你的……朋友,应该没有怎么受苦。”

宋直一完全不会说话啊!谢磊恶狠狠地瞪着他。

“你别这样啊,你们本来就是会死的。不受折磨,没有痛苦的死掉,不是最好的情况了吗?”

谢磊觉着这个人完全被教育得不正常,他懒得和他理论。拿了餐巾纸擦了眼泪抹了鼻涕。道:“你为什么要把这个拍下来?”DV里,拍摄的是泰亨穿着雨衣,在几分钟之内杀光0413除他之外所有人的画面。

宋直一撇了撇嘴,“是泰亨哥让我这么做的。”

“为什么?”

泰亨耸肩缩脖子摇头,“他说等我回到正常世界,让我把这个公布出去。”

“为什么?”

“这是他的计划。包括把我送出来,也是他的计划。”

“你们为什么放过我,从视频里看得出,你们发现我逃走了。”

“因为放走你们其中两个人不杀,也是泰亨哥的计划,你不过是运气好,自动主动逃跑,占了不死名额的一个。”

“两个?”他回想方才拍摄的视频里,老五确实只是被穿着雨衣的人打晕了放在地上,没有被割喉。“可是后来我和晋然回去过0413,他们十个人都死了。”包括视频中只是被打晕的老五。

香樟山 第201章

“那是后来我们又回去补了一刀。因为晋然把另一个不死名额用了。”

“什么意思?”

宋直一把盘中的最后一块豆腐也夹来吃了,他擦擦嘴,说:“我不是要逃跑吗?”

“嗯。”

“留着两个人不杀,目的是想要嫁祸你们,说是你们杀了我,然后抛尸大海,所以我才会不见了嘛。”

谢磊的眉头变成了一个“川”字。

“不过呢,那一晚,一切就绪后,晋然出现了。泰亨哥推测你肯定是逃到晋然的家里去了。如果要不影响计划,只能把晋然杀了,但是泰亨哥说把嫁祸对象换作是晋然的话,更合适,于是我们将计就计,又调回去,假装是0413的人,告诉门外的晋然,你们一切安好。”

难怪,晋然哥当时去查看后说一切正常。“然后你们就把本来只是晕过去的老五杀了。”

宋直一点头。

这一刻,谢磊恨不得自己更像个男人,可以和面前这个冷血的小屁孩好好打一架!他拽紧拳头,鼻子里哼气。

然而宋直一看了,只是觉得好笑。

“为什么晋然哥作为嫁祸对象会更合适?”

“你想啊,你们0413的人,个个都像你这样,就算勉强活下两个人,要把我杀了,也不太现实。晋然从前是个警察,他和政宇哥jiāo过手,据说身手还可以,嗯……”宋直一偏头,“从昨晚我们过招的情况来看,他的确不耐,不过嘛也打不过我。二来呢,他和我有仇!我不是杀了他的室友吗?也就是说有杀我的动机。当他听见隔壁有情况时,他过去查看,然后他见到了我在杀人,以他的xìng格绝对不会坐视不理对吧?”

“那是当然!”谢磊愤怒地肯定道。

“所以啊,他在你的帮助下,杀了我,然后你们将我抛尸大海。听起来是不是很合理呢?”宋直一摊开双手。

谢磊看他那样子,十分来气,他这才突然想到什么,“那么,在北岛那些人的眼中,晋然哥就是先杀了你,再想趁机乘船逃跑。”

“嗯呐,大概就是这样子的。”宋直一无所谓地说道。

“背着这样的罪名,晋然哥会被你们的人怎样?”

宋直一耸肩,表示自己不知道。

谢磊原本稍微放下的心,现在又被提起来,听了宋直一的话后,他更加担心晋然了。他噌地站起来背起包要走。

“,等等,不是要给钱吗?泰亨哥告诉我在外面的世界,一切都要用一种叫做钱的东西jiāo换。”

谢磊转过头来气呼呼地看着他。

“我早就说过了,我这里没钱唷。”宋直一一脸无辜地说道。

谢磊气氛地从包里那一叠叠的美金中,抽出几张,铆足了劲儿塞给宋直一,“够了吧?”

“我不知道哦,我从来没用过钱。”宋直一拿着钱,翻来覆去看,“咦……这和泰亨哥给我描述的钱不一样呢?”

“怎么不一样?”谢磊在担心会不会这些钱是假钞,他不知道那个带他们上船的人哪儿来这么多的美金。

宋直一说:“泰亨哥说,钱的上面会有人像,有的留着胡须,戴着官帽,还有的是梳着发鬓的女人。这个怎么……”

“你说的那个是韩币吧。”

“韩币?”

“就是韩国人用的钱,这个是美金,美国人用的钱。”

“是吗?”

他们一同走向收银台。看起来收钱的就像是这家店的老板,是个中年fù女,也是一张亚洲黄色人种的脸。和方才的那位女服务员有几分神似,她或许就是服务员的母亲吧。

“对不起,我们这里只收菲律宾比索。”老板用中文说道,她似乎已经从女儿的嘴里听说他们是中国人了。她的中文比她女儿厉害很多。

“可是我们只有美金。”宋直一鼓着大眼睛说,在fù女老板眼里,他一定十分可爱。

“请问附近哪里可以兑换菲律宾比索?”谢磊问。

“那么麻烦的吗?我们是老乡,姐姐你看这样行不行……”

“姐姐?”谢磊在心里吐槽,“刚刚的服务员你也叫姐姐,辈分不是乱了吗?”

“……我们用美金,多付你一倍的饭钱可以吗?”宋直一对老板说。

谢磊在谢磊拉扯宋直一的衣袖,这孩子还真是不懂人间疾苦,花钱大手大脚的。

老板听闻自然乐意极了,立刻露出白牙。

宋直一完全不理谢磊,继续说:“但是呢,我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呀?”老板娘温柔地问。

晋然重新被送回了南岛,这一次,没有闵泰绒开车送他过去。世锡等人一路气呼呼地把他押送到工业区。到了之后,他们向人打听一阵,最后将他带到制火腿的厂棚里。

一个大概五十多岁的男人,正在往一堆猪腿上敷食盐,他见世锡等人进来,立刻停下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