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8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80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那个大箱子里,然后他们就可以躺在里面,舒舒服服地等船开到菲律宾的棉兰老岛。在只差最后一点稻草之时,他和王强打开了最后那只箱子。晋然现在在想,如果他们没有打开那只箱子,只是将就着那时现有的稻草铺着睡去,是不是他们三个都能顺利到达菲律宾。

可是现实没有如果,他们打开了那只箱子。而那只箱子里藏着一个人:宋直一。

四目相对的下一刻,他和宋直一不经思考地直接打了起来。那时的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面前这个叫做宋直一的男孩,是夺去0413十条人命的恶魔!

想必那时的谢磊也是因为脑中怒冲的恨意,忘记了自己要劝阻他们打斗。不知是因打斗的声音过大,还是单纯的巧合。总之,那时候……货仓的门,响起了钥匙旋转的声音,有人要进来了……当然,愤怒的晋然没有听见,观战的谢磊也没听见。三个人之中只有宋直一听见了,他以几乎令人难以想象的速度,一边躲过晋然的攻击,一边将谢磊拉过来,并同时以眼色示意晋然门口有人进来。

当门打开之时,他们三人一起躲在众多箱子的后面。

但是,危险并没有真正离去,他们听闻脚步声正在渐渐靠近。由于打斗,周围的东西乱得太不正常了,何况他们两人的背包还被甩在外面,被发现只是迟早的事。三人相互对视,晋然看到宋直一咬了咬后牙槽,像是在心里做好了什么决定。接着,他看到宋直一跳出去,迅速用胳膊锁住进来那人的脖子,然后另一只手用力一掰那人的脑袋。那人还没来得急发出一点儿声音便晕了过去,宋直一轻轻放下那人,慢慢将他搁在地板上。

三个人,六目相接,都轻轻发出“呼”地一声,算是松了一大口气。

但是,几分钟过后,外面又起了响动,有人在朝货仓这边喊,是日语,而且不止一个人。

宋直一听懂了他们的语言,他小声对晋然说:“他们在找他,这个人是进来拿酒的,他们肯定会来这里,至少四个人以上。”

宋直一紧锁眉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地板,接着微微起身,决定要独自出去的样子。那一瞬间,晋然脑子充血,一把抓住宋直一的胳膊,并使劲把他往下拽。

“你答应我,不许杀他,把他安全送回中国。”然后又对谢磊说:“把之前发生的恩怨都忘掉。”

宋直一舔了舔嘴唇会意,谢磊的眼睛里则充满疑问。与此同时,他们听见……那些人进来了,看见了倒在地上的同伴。晋然向宋直一使眼色偏头,那孩子立刻会意,带着谢磊钻进了更隐蔽的地方。见他们藏好后,晋然“啊切~~~~~”一个喷嚏打出来。进来的人发现了他,他假装因为寒冷没忍住打喷嚏的样子,满脸懊恼和害怕。那些人没有生疑,将他一人带到了哈维教授面前。

此刻晋然看着金政宇旁边这个叫泰亨的男孩儿,觉得他真的好像昨晚和他打斗的小孩儿。虽然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他和宋直一的样子真的很像很像!尤其是嘴角的形状……

原来那一晚,一高一矮的身影,矮的那个是宋直一,高的那个不是金政宇,而是泰亨!至于他们为什么要那样做,为什么会放过谢磊,为什么发现了自己后特意回到房内欺骗自己。好像答案马上就要揭晓了。

香樟山 第199章

晋然的视线从泰亨身上转回来。此时,金政宇红肿的双眼,死死地盯着自己。

他脚步沉重地向自己走来,一字一句用中文说:“直一是不是你杀的?”口音重却声色俱厉!

晋然偏头,看了看其他地方,然后看着金政宇,笑了,顿了片刻,回答说:“对!是我杀的……”他一面说着,一面频频点头,而后又用英文强调:“Yes!Yes!I killed him!”他说完之后刻意看向泰亨。

泰亨的脸上明显地闪过一丝惊讶,随即避开了他的目光。

随即,晋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冲击到他的脸部,他一个趔趄,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后,脸部的痛感才渐渐传来。金政宇这小子下手可真重啊,晋然歪着嘴,摸了摸自己的左脸。

这时,金政宇又朝他吼了一句什么,是韩语,晋然没听懂。他把视线投向泰亨,泰亨此时倒比金政宇冷静多了,他翻译了金政宇的话:“问你为什么那样做。”

虽然是翻译的金政宇的话,但是那一瞬间晋然仿佛也听出了泰亨想问的问题:“你为什么要承认这件被诬陷的事情?”

晋然说:“那小屁孩儿杀了王强,还杀了0413的……”晋然把要吐出的“十”咽回去,“还杀了0413的十一个人,我杀宋直一还需要什么理由吗?”话还没说完,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一个人拉住了晋然,他转头一看,才发现这人是佐藤凉太,奇怪,之前他好像不在啊。

“晋然,别胡说了。你杀不了直一,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佐藤凉太说。

确实,从昨晚自己和那孩子jiāo手的情况来看,再多斗不出一分钟,他就会败在那孩子手上。

金政宇将佐藤凉太扒开,眼睛看着晋然,对世锡说:“问他,尸体在哪儿?”

世锡照做。

这一幕,晋然觉得好熟悉,就如同当时他们发现王强的尸体之时,他质问金政宇凶手是谁,也是世锡在一旁充当翻译……真是一模一样呢!想到这里,晋然不自觉又露出了苦笑,对金政宇说:“扔到海里了呗,还能在哪儿!难道送去科技部给你们研究吗?”

世锡把这一段话翻译给金政宇听后,不出晋然所料,他又挨了一拳。他一边大笑着一边承受着金政宇的拳头,大吼:“那孩子的命是命!另外十一个人的命呢?你们毫不在乎!这就是你们的规则?狗屁新世界!这里是地狱!”

最后是泰亨拉住了金政宇,“政宇,别打了。”

金政宇转过头来,满脸的泪痕,泰亨替他擦了擦,说:“我们回家吧。”他被泰亨扶着,无力地离开了。

剩下安全部的一群小孩子和佐藤凉太。晋然还在狂笑着,就像疯了一样,嘴里说着些胡话。

“你以为你们是在这里创造新世界吗?你们都是可怜人,你们都被骗了,要一辈子蜷缩在这里,永远出不去!”世锡等人咬牙瞪着他,拉扯着将他拽上回南岛的船。“这是一座大型监狱,你们心甘情愿被囚禁,还以为自己很幸福,你们以为的正确都是错的!这里不是天堂,这里是地狱!”

佐藤凉太站在那里,看着发疯的晋然渐渐远去,他听见那些他咆哮着的胡话,眼神木然。

在哈维教授的轮船靠岸后,不知等了多久,直到天色渐暗,谢磊和宋直一才悄悄下船上岸。对于晋然牺牲自己保全他们这件事,两人一路沉默,并没有讨论或感慨。

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