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8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护起来的香樟山,砍伐是违法的。所以,现在的樟县名副其实的脏,并且还穷,还乱!

考试顺利通过了,毕竟与他同等学历的警校生,稍稍找找关系,没人愿意留在这个鬼地方。两年的见习期,他现在,是肩膀上两道拐的见习警察。小地方也有小地方的好处,比如,这起命案,放在大地方,见习警察是绝对没有机会单独做笔录的,更不用说,这样留下来单打独斗地调查。如果父亲还在,他逢人谈起自己的儿子,在这片大家生活的土地上,保护着大家,一定很骄傲的吧?

他闭目仰头,任那股热流冲刷自己,脑海慢慢浮现出一幅画面:他闭着眼,脸埋在一个女人的胸里,从胸,到锁骨,一路吻上去,到脖子,到嘴唇,无比香甜的味道,最后到眼睛到睫毛……

他突然睁开眼,“我见过她!”

第18章

一大早,晋然就问张护士,可不可以让住在自己对面的女孩来会议室配合调查。

这是张护士万万没想到的,晋然怎么可能只用一晚上的时间就知道最大的嫌疑人是杨小姐?不管怎样,她遵照程主任的吩咐,最大限度地保护了杨小姐,昨天让所有的护士对杨小姐与刘护士的矛盾闭口不谈。

杨木木一进会议室,晋然就确定了,她就是那个人,没错。

毕业之前,晋然在JY市市公安局实习,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他实习的时候见过的那个富二代女,杀了人,没受到任何惩罚,现在在这个世外桃源般的深山里度假。听带他的师傅刑警吐槽说,女孩儿的爸爸是市里的著名企业家,他们家的律师只用了小半月就把人捞出来了,屁事儿没有,大奔开到局子里把人接回家。

说是患有精神病,妈的!犯事儿的富豪都是精神病!

这个世界才有精神病,有钱就有一切。

他穷,所以,成绩再好,也只配在小县城里当个见习警察。

杨木木生硬地一笑,鞠鞠躬坐下了,等待对面的这个小伙子提问,她没想到警官这么嫩啊。不过虽然长得嫩,眼神里却有一股特别的成熟和沧桑之感呢。

杨木木等着对方提问,可一分钟过去了,警察只是盯着自己看,看得她有点发毛,她挪了挪屁股。

“呃……那个您需要了解些什么情况呢?”

晋然终于把自己从回忆中拉回来,顿一顿,“说一下,案发前你做了什么!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

不知为什么,杨木木觉着这个人对自己说话的语气很冲。“刘护士住在3号楼,我住在1号楼,她发生意外的消息,我也是很久之后才听说的……”

晋然大出一口气,打断她说:“你不用这么着急撇清自己与案件的关系,你只需回答,案发前,你做了什么,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说完,大拍桌子。

杨木木被这一拍怔住了,有些恼怒,“我什么也没干,起床、吃饭、逛院子,喂鸟,与人聊天儿……每天都是这么过的。晚上回宿舍,洗澡睡觉。”

“几点回的宿舍?”他开始在本子上记录了。

“记不得了,在这里不像在城里手机不离身,我许久没碰手机了,也没有戴表,我没有时间概念。在花园里待够了,就回宿舍。”

“那么,你能大概知道自己回去的时间晚或早吧?”

“比较晚了吧。”

“哦?不是说没有时间概念吗?”

“因为我去洗漱的时候没有其他人了。其他房间也没有什么声音了,说明时间不早了。”

“山里的夜很冷吧?现在是快12月了,这么冷的天儿,你一个人坐在花园里那么晚才回宿舍?”

杨木木很不爽眼前这小子的语气,分明就是含沙shè影地说自己与案件有关,“一个人在花园待到那么晚,的确很神经,但我们是两个人。”

“喔?两个人?”

“老同学,叙旧!”

“谁?”

“黄寅。”

“住在你隔壁的那位?”

“是!”

晋然的心脏紧缩了一下,点点头说:“我会求证的。”他用笔头敲敲笔记本,“除了你的老同学,回宿舍之前,还见过其他人吗?”

“没有!”她没好气地往椅背上一躺,表示自己该说的都说了,之后又想起什么,“对了,还有一个人。”

“老同学挺多?”

“这个不是老同学,一个病人,住在我楼上的。那天他也回得晚,我看见他从外面回来,上了楼梯。”

“你记xìng挺好啊!记得这么清楚。”

“我只是比较留意他吧。”杨木木后悔自己说这么多无关的事。

“为什么会特别留意他?”

“因为,我之前看见过他发病,被关起来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恢复成为了自由病人,所以印象比较深刻。”

“叫什么?”

“有人叫他松果,有人叫他松子,我不知道他真名具体是什么。”杨木木已经开始不耐烦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晋然心里想,还有什么问题呢?

“没有的话,我可以先走了吧?”杨木木站起来。

晋然不答,看也不看她一眼。“急什么?”

“那就赶紧问!”

“有事?”

“没事!”杨木木重新坐下来。

又静默了很久,晋然就那么埋头盯着笔记本。

杨木木很不耐烦了,“我可以抽烟吗?”她不等他回答,便已吞云吐雾起来。

会议室马上烟雾缭绕,她自觉抱歉,起身去开窗户。窗外,天下飘下一片片白,太美了。

“下雪了!”

杨木木掐掉烟,去******笔录和审问。

“警官,想好了再问我吧,随时恭候!”说完,擅自跑了出去,迎接十三年以来在国内看到的第一场雪。

第19章

晋然有了怀疑目标,再问几个护士的时候,指名道姓地把杨木木点了出来,小护士们以为这个警察已经知道了许多,便不好再隐瞒,一五一十将杨木木如何与刘护士发生争执,刘护士又如何将杨木木关起来的前后经过都讲了出来。还有之前杨木木找刘护士要首饰发生的第二次争执也全部说了出来。

晋然从心里对这个富家女不满,但是看她的情绪反应,又实在不像是刚杀过人的样子。杀了人还能这么兴冲冲看雪的话,是真的有精神病了吧?呸!屁的精神病!

不过,目前为止,也只有她有杀人动机!

“张护士,山里哪块地方的信号比较好,我的手机完全打不出去。”晋然想着警局的一些化验结果应该出来了。

“山里没有信号好的地方,如果你想用电话,这里有座机。”

张护士把晋然带到了院长办公室,这里有一台座机。程主任办公室门口,也有一台座机,不过那是chā卡才能用的,算是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