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7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79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吗,平日里北岛也没有那么需要我。过去那么久的时光里没我也一样不是吗?”

金政宇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两人来到计算机科的机房内时,中本、世锡等人早已等候多时。

中本一看见Ney来了,立刻拖着他去到一个机器面前,机器识别了他的瞳孔几秒,给出YES OR NO,中本在一旁嚷嚷:“Ney哥,YES!YES!”

Ney照着中本的意思做了选择。

获得授权之后,中本这边的计算机开始跑数据,经过一阵cāo作,中本道:“出来了!”人们立马围上来。

世锡道:“咦~~~~~~~怎么是在海里边儿……”

金政宇的眼睛紧紧盯着计算机上显示的新世界16号地图,那块标记追踪的符号,确实是在海里面,位于E区后面的海里边,靠近海岸的地方。

“要派人去打捞吗?”世锡问。

中本指着那块位置标识,“看样子就在海岸边,水域不深,现在也不是涨潮期,要打捞的话还是挺容易的。”最后他们都把视线转向金政宇。

金政宇的目光始终在计算机屏幕上,几秒后他才回道:“去吧。注意手机的附近……”金政宇从附身的姿势站直了,换了一种很沉重的语气道:“注意手机的附近,有没有尸首。”

听到这一句后,大家都屏住了呼吸。

“那……”中本拽了拽世锡的衣袖,“我把这个,位置追踪传到你的手机上。”

“好。”

“世锡,匕首的指纹和DNA比对结果出来了吗?”金政宇问。

“再等两个小时,应该就能出来了。”

“嗯……”金政宇的眼神失去了焦点。在看到手机定位的那一刻,他的心脏就像放上了一颗一吨重的石头。

泰亨在家里,在直一的房间内,一一收拾着那些曾经被那孩子使用过的物品。这辈子还能见到他吗?即使计划成功了,他还能见到这个孩子吗?这个由自己一手调教长大,如恶魔一般的孩子。他的一身本领,除了有利于自己的计划外,在正常世界里,对普通人而言是福是祸?他是不是放了一个zhà弹出去?

手机响起,是政宇给自己发的消息,想必是他挣扎了许久,措辞修改多次之后才发过来的吧。

“泰亨……直一的手机定位查出来了,在E区的海岸边。”

即使昨天下了那么大的雪,海面上既没有积雪也没有结冰。金政宇站在海岸边,看着打捞队作业。眼睛是盯着那里,却好像什么画面也没通过视网膜传达到脑子,什么声音也没有传入耳内。整个世界静悄悄的。有一个声音一直以心脏急速跳动的形式传送给他:“结果已经不言而明,直一死了,尸体沉落在海底的某团水草旁,随着时间流逝,他的血ròu会被海水推远,会被鱼儿吃光,会被真菌腐蚀。”

第一次和那孩子见面……

教他刀法……

和泰亨一起教训他……

他的超高悟xìng一次次震惊他们,他和泰亨长大了嘴觉得不可思议,“这孩子是天才吧”他们感叹……

那些昔日的画面,像影片一样在脑海里播放。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柔软的温度抓住他的右手,他转头,是泰亨。他完美的侧面,像是若无其事,深邃的眼睛看着远方,像是毫无波澜。

他们手牵着手,站在岸边,等待一个已知的结果。日出,在他们的左边升起……

“政宇哥!”世锡从后面跑来,“比对结果出来了。匕首上面除了有那十个人的血迹之外,还有一个人的。”

金政宇看着他,“谁的?”

“宋直一的!”

金政宇的眼睑低垂下来,接着又问道:“指纹呢?除了直一的指纹,还有没有其他人的?”

“有,晋然的指纹。”

金政宇的脸震颤着,“呵!”垂下头来。

与此同时,手机也打捞上来了。

“手机装在这只鞋套里的。”他们将手机和鞋套一起拿过来。

香樟山 第198章

晋然站在一旁看闵泰绒两母女讲了许久的话,丝毫没有要理自己的样子。便在周围随意走动参观。他看到了这家制衣厂棚,还有隔壁的铁具制作棚,似乎还有做木头家具的棚……卫生纸的厂棚也有,从里面流出白乎乎脏兮兮的废水。

转了一圈儿后,他回到闵泰绒母女所在的“制衣厂”。他找了一个会说一点点中文的制衣的大妈聊了几句,听她说距离此处的一千米的地方,还有酿酒的和做火腿的厂棚。她还说晋然年轻,很可能会被派到那种需要大体力劳动的地方工作。

但还没等到有人来安排自己工作,突然,之前押送自己来南岛的小子:世锡,踏了进来。这次只有他一个人,他的脸上写着愤恨和焦急。

这个时候,晋然站在那个与他聊天的大妈旁,相对闵泰绒母女的位置要靠后些,所以世锡没有看到自己,反倒是看见了还站在母亲身边的闵泰绒。

他一边向闵泰绒走去,一边说:“闵泰绒……你还没有回去工作吗?”

母女俩都被吓了一跳,所有人的眼光都看向世锡。

“马上!马上就回去……”闵泰绒立刻放下手中的布。

“晋然呢?”

不等泰绒回答,晋然主动走了出来。世锡一看到,表情立刻变得更加凶狠,大步走过去,拖着晋然往外走。

晋然不反抗,顺着他的力道往前走,“怎么了这又是!”

“跟我走!”世锡大吼!那简直不像是晋然第一次见到这孩子的样子。第一次见世锡,晋然觉得他是个充满阳光,善良又美好的少年。

晋然见他这样,也懒得多问。闵泰绒见状,和母亲迅速道别,跟着跑出来。

晋然嫌弃般地甩开晋然的衣袖,对闵泰绒道:“把他送去码头。”

闵泰绒乖乖坐上驾驶座,而世锡则坐上了副驾驶座,晋然歪嘴冷笑了一下,爬上卡车的货箱。在积雪融化的天里,坐在后面的货箱上,呼呼的寒风随着车的行进刮来,刮得晋然脸部生疼,他裹紧了外套,恨不得把整个脑袋都缩进衣服里。

到了搭船的码头,晋然看到,船上还有另外几个小屁孩儿,都是安全部的人,他们用恨得牙痒痒一般的表情盯着自己。

晋然拖拽着自己,搭上了去北岛的船。站在岸边的闵泰绒看着他们,一脸懵逼。

“这是干嘛?”上船后,晋然又问。

依然没人理他,他们的态度像是在告诉他,没打你就算好的了!

船一靠岸,晋然就看见了迎接他的人:金政宇和泰亨。

看见泰亨那张脸,晋然想起昨夜,在轮船上……

因为货舱内实在是太冷,他和王强开始想办法取暖,他锁定了一个较大的货箱,打算将周围货箱内的稻草和塑料泡沫都铺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