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7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78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次老许多许多。

“泰绒……”妈妈抓着女儿的手臂,从头打量到脚,“我的孩子,你还好吗?”

泰绒一个劲儿的点头,“嗯嗯。”

两母女相互为对方擦眼泪,哭了一阵后,泰绒又把整个制衣房打量一圈儿,说:“怎么没有看到智妍妈妈。”

母亲听了叹一口气,摇头说:“不在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前天晚上……”说完又叹一口气,“哎~~~~~~~~”

智妍也是在前天晚上病了,高烧中的她还说自己梦见了妈妈。难道说母女连心,智妍感应到了母亲的不测吗?

“上一次见阿姨还好好的,怎么就……”

“你上一次来这里已经是三个月前了,我们这里的人,哪个身上不是一身的病,稍微有点儿不好了,就容易丧命。”说完,母亲垂下头来。

智妍握住母亲的手,“妈妈,你可不能泄气,你要好好活着,你还没见到弟弟。”

妈妈抬起头来看着闵泰绒连连点头,“嗯嗯,你也要好好活着。”

“说到弟弟……”泰绒有些愧疚的样子,“妈妈对不起,我到现在还是没有资格踏出南岛一步,也不敢向谁打听弟弟的事情。”

妈妈拍拍她的手背,“没事,慢慢来。我们慢慢来,不急……”

话虽这样的说,可是不能慢慢来,妈妈今年已经42岁了,当然,表面看起来比42岁更老。在工业区的人,平均年龄也就50岁左右。他们因为过度劳作,吃不好,穿不暖,身体严重透支,没有医疗资源。往往一场小病就能夺走一条生命,而且本来工业区的人的求生yù也不强,还有许多自行放弃生命的自杀者。

“对了,泰绒你这次是因为什么可以过来看我。”妈妈问道。

闵泰绒将视线转向晋然,“他。北岛安全部的人,让我把他送过来。”

妈妈顺着女儿的眼光,看见了晋然,满是可惜地说:“这么年轻。”

“是啊……”

“不知道是犯了什么事,被送到这里来。”闵泰绒说。

“喜欢女人?”妈妈问道。

闵泰绒摇头,“不是,如果是那样,应该直接就被杀了吧。”

妈妈摇头,“他们究竟要做这样违背人xìng的事情到何时?”虽然这样批判着,之后她却又警告女儿,满含担心地看着泰绒,说:“你可不能喜欢上北岛的男孩儿。”

泰绒苦笑,“妈,我哪有机会接触北岛的人啊,就算接触,也是怕得要死,话都不敢多说几句的。”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是他的脑海中却出现了一个人的脸:佐藤凉太。

这时,泰绒妈妈心疼地打量着晋然,道:“哎哟,不知道他在这里要怎么坚持下去!是从小在那边长大的孩子吗?”她指晋然是否从下就在北岛生活。

泰绒摇头,“听说好像是才来的。到这儿也就几个月的时间吧。”

“难怪呢,否则怎么可能犯错流放到这儿来。我们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年轻的孩子过来这边。”妈妈转回视线问:“是韩国孩子吗?”

“不是,是中国人。”

“中国的哦……”泰绒妈妈皱眉,“那样我就没法向他打探你弟弟的事嘞。”

“对喔,这边有会中文的人带他吗?”

“你邓伯伯就是中国人呐。”

“对喔,”闵泰绒又环视一圈,“邓伯伯呢?”

“在制火腿那边。”

闵泰绒一脸贼笑地点点头,“又到了制火腿的季节了呢!”她挤到妈妈的身上,小声说:“让邓伯伯偷偷给我一点儿。”

妈妈撇嘴笑,也压低了声音说:“哪一次少了你的?风机的下面经常会有鸟儿,你没事多看看,能够捡着一只,也是一餐ròu啊。”南北两岛的电力都靠日夜不停旋转的风机产生,而这些风力发电机的大型叶片在空中快速旋转,有时候会杀死撞上它们的鸟类或蝙蝠。对资源匮乏的南岛人来说,这些可怜的鸟儿就是他们的一餐荤菜。

“如果有去捡死鸟的时间,我还不如过来看你了。”闵泰绒说。

妈妈带着又责怪又欣慰的表情,“赶紧回去吧,在这里呆太久了可不行。”

“昨天下了大雪,不用开工的,等到下午,我把食材从地窖弄出来运到船上就可以了。”

“是吗,那可真好。当初抢着学驾驶看来是对的啊……还是你邓伯伯建议的,他有先见之明。”泰绒妈妈坐下来,继续手上的制衣活儿。她不能休息太久,否则就完成不了今日的任务。泰绒站在身边,一边帮着些小忙,一边继续同她聊天。

香樟山 第197章

金政宇敲响了Ney的房间门,不一会儿,Ney开门出来,他穿着睡衣,身上披着外套。

他一看是金政宇,开口就问:“有事?”

金政宇将授权的事情说出来,Ney很干脆地应了他,马上回屋换好衣服。在离开之前,Ney叫醒还在床上熟睡的松果,说道:“醒来之后,一定要看好你的木木姐,她如果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你要及时阻止。”Ney最担心的就是杨木木在晋然成功逃跑之后,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他怕她做出和黄寅一样的选择。

昨晚践行宴结束之后,他一路走回来,思考了很多,虽然很多问题仍然没有答案。但是他在心中确定了一件事,就是:杨木木对他来说很重要,非常重要。自己无论是爱上了她身上的黄寅的影子,还是爱上了她本人。他绝对绝对不能失去她,他绝对承受不了那种打击了,绝对绝对不要再经历一次那种心碎的痛!

昨晚一回到南岛的居住区,他就径直走到杨木木的房间门外,很奇怪地,就像喝醉了似的,不经脑子地敲响了杨木木的房门。事实上,在宴会上的那一杯酒,根本没有发挥哪怕一丁点儿酒精的作用,何况从北岛走到南岛,酒精早被身体代谢干净了!

屋内传出杨木木警惕的声音:“谁啊。”

“我。”

杨木木打开门,Ney立刻抱住她,“晋然已经顺利上船了,你答应我,要好好活下去。”

不知道是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住了,还是她真的在犹豫在思考,许久之后她才回答:“好。”

被叫醒的松果,睡眼惺忪地点头,“嗯,我会好好看着木木姐。”

在走出房门后,金政宇忍不住问:“你每天和他睡一起?”他指的是松果。

“我把他当弟弟。”

“你要一直在这边生活吗?不回北岛?”

“回去做什么?”

“如果你不喜欢那栋房子,可以换。”F1201空了四年了,Ney至今没有回去过。

“在哪里都是一样的。这边也挺好。”

“但是你看我们要找你时,多麻烦,这边的信号也不是很好。”

“这不是特殊情况你们才会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