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7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77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金政宇重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转身跑了!

中本看着快速奔跑金政宇的背影,心想政宇哥这次是真的着急了啊。

金政宇气喘吁吁回到家,进门就说一大串话,也不准备脱鞋了。

“泰亨,我现在要去南岛。查直一的手机定位需要Ney的授权,我要去找他。”

“我也一起去吧。”从书房传出泰亨的声音。

“不用!你休息休息!你肯定担心了一晚上,我却没心没肺睡着了。”接着,他匆匆关门而去。

泰亨走出客厅,站在那里望着金政宇离开的方向。许久,他闭上眼睛,觉得胸口憋闷,呼吸困难。

万没想到的是,金政宇在到达南岛的时候,遇到了世锡和另外几个手下。他正闷头走着,脑子里净想着直一的事情。听到几个男孩儿的笑声,他心中疑惑,南岛除了风机的喧嚣,怎么还有男孩子的声音,举目望去,却看见茫茫白色里,几个蹦蹦跳跳的身影,你打我闹地,一边打着雪仗一边向他这边蹦来。

走得进了,他才认出是安全部的几人。

双方都很吃惊,“政宇哥……”

“你们怎么在这儿?”

“我们押送一个人去工业区。”

“犯了什么事儿?”

“逃跑。”

“呵!怎么跑?”

世锡回答:“他偷偷搭上了哈维教授的轮船。”

“是哈维教授把那个人送回来的。”另一个人说。

“胆子那么大!谁啊?”

世锡的神色有些慌张,道:“晋然。”

“晋然?”不管怎么说,金政宇还是挺佩服那个人的,不然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帮助他。可是,直一杀了他的好朋友王强,让他们的关系变得尴尬。他一直觉得他身上有股倔劲儿,但没想到他胆子如此大,居然敢搭船逃跑。

“什么时候送回来的?”

“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我们接到码头的通知,本来想着等到上班的时候再向您汇报的。”

“昨晚是你们几个值班。”

“嗯。”

金政宇心想,晋然真是命大。既然轮船是四点钟返回的这里,说明晋然被发现时,轮船已经在海上航行三个小时以上了。为什么哈维教授不直接把他扔进大海里喂鱼,而要大费周章把他再送回来?

“哈维教授有没有jiāo代怎么处置他?”

“说是一定要让他活下去。吩咐我们把他送到新世界最难过的地方去。”那个地方自然就是南岛工业区。

“为什么?”

世锡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说:“可能是想折磨他吧,让他生不如死,对吧?”那人说完转头问身边的世锡。

世锡点头,“对!生不如死。”

金政宇看了看几个孩子,“你们先回去吧。”

“是。”

没走几步后,金政宇说:“对了……”

几个孩子停下脚步回头巴巴望着他,“你们回去后,安排几个人去E区的0413,再派几个人去中本那里。还有……”他从怀里拿出那把被塑料袋裹着的匕首,递给世锡,“帮我查一下,上面的血迹、指纹、DNA什么的。”

世锡接过来,打量了一番,“喔,好。我们的人去了0413,是收拾尸体吗?”他们都知道E0413住的是怎样一群人。从那群人住进去的第一天开始,大家就知道他们面临的是什么。

金政宇想了想,“先等等吧,等我去了之后,再开始行动。中本那边,他有什么要求,你们就照做。”

“好。”

金政宇扬手,“走吧。”

那群孩子离得远了之后,又开始打打闹闹起来。

“同样是孩子,直一和他们真是完全不同。”金政宇心想,直一还比他们小几岁。可就是那样一个不讨喜也不可爱的孩子,现在不见了……他满心焦急。

没想到新世界还有这样的地方,南岛的另一半原来是这个样子……晋然第一次来到南岛的时候,那时佐藤凉太向他介绍:“东边儿是用的,西边是吃的。”他见过西边的农场,却不知道东边儿的工业区是这个样子的。用中国政府的话说,这里最多只能被称作为“作坊”!工业区简直就是土作坊大合集。

世锡那群小子把自己带到南岛后,找了一个开卡车的姑娘把他送去工业区,也就是南岛的东边儿,生产“用的”地方。

看着双眼布满血丝的女司机,晋然问:“你是闵泰绒,还是李智妍?”

“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名字?”

“听说过……”昨天他计划着要带杨小姐逃跑时,向开船的小子打听的。没想到的是,连他自己也没走掉!明明轮船已经航行在大海深处了。

“我是闵泰绒。”

“方才你听到要负责送我去工业区的时候,好像很高兴的样子,为什么?”

女司机并不承认,“哪有?”

晋然转头看向窗外,茫茫一片白!哈维为什么不把自己杀了?为什么不直接把自己扔进海里?车窗外的积雪反shè着日出之光,虽然不刺眼却仍然令人产生眩晕感……让他觉得现在经历的一切都没有真实感。

当晋然把视线转回来时,车前方出现一个铁围栏,要说是围栏吧,又不高,路正中还有一个人能钻过的洞。一旁立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一些英文加感叹号。

香樟山 第196章

晋然指着那牌子问:“那上面写的什么?”

闵泰绒看了看,道:“工业区,请勿随意出入!”她一边说着,一边将车停下,因为前面已经过不去了。“下车吧。”

晋然跟着闵泰绒跨过铁围栏,进入工业区,一路过来,他看到一间间厂房棚,是那种……中国的乡镇上,管理混乱的地方才会出现的那种厂房棚。难道说,所谓的工业区就是这种土作坊的聚集地?到底在生产些什么东西呢?

最后,晋然跟随着泰绒走进了其中一个棚内。里面摆着一台台的缝纫机,每一台缝纫机旁都是堆成山的布。

布山堆中坐着一个个奋力制衣的人,他们年纪偏大,有男有女。

闵泰绒站在进门处打量一圈,最后把目光落在了一个看起来50岁左右的女人身上。晋然见闵泰绒的鼻子嘴开始抽动,眼睛里含着泪,忍不住要哭出来的样子,朝着那女人冲去:“欧妈……”

接着两个人抱在一起,呜呜咽咽哭一阵后开始用韩语咦咦哇哇jiāo谈着。

晋然虽说不懂韩语,但也会意,他听到闵泰绒叫她“欧妈”,那个女人是闵泰绒的母亲。他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她们。

“欧妈……呜呜呜……”泰绒看着母亲又苍老许多的脸,根本说不出什么话来。那些无情的皱纹从妈妈的眼角延伸,布满全脸,根本不打算停下来的样子。头发的白也在蔓延……为什么每一次见到妈妈,她都比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