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7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74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Ney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晋然明明在中午的时候来找自己,说他想要加一个人。那人正是“杂质”中的一员。晋然说只剩下他一人还活着了,也就是说其他人早在今早以前就被“清理”了。那么,现在的直一在哪里?在干什么?

之前他不知道办这件事的人是宋直一,现在想来事情有些蹊跷。如果是宋直一办事,不可能留下谢磊一人不杀!

从中国来到这里后,有秘密情报告知他,泰亨好像在密谋什么事情,直一作为killer,利用职位便利,做了许多他不该做的事情。Ney现在在担心一件事情:晋然的逃跑计划,会不会被泰亨和直一知道了?

Ney舔了舔嘴唇,又觉得那没什么,就算被直一发现了,又能怎样呢?他自己无所谓,只不过晋然和那人应该就走不掉了。不仅走不掉,谢磊一定会被杀,而晋然呢?自己要不要保他xìng命?杨木木肯定会求自己……他拿起右手边的杯子,喝了一口酒。

香樟山 第192章

等了许久之后,躲在暗处的晋然和谢磊终于看到那人从船上下来接他们了,只是之前在他背上的包却不见了。

那人说话简洁,“跟着我,不要出声。”

两人猫着腰,跟着他走,整个码头静悄悄的,好像空无一人,连海浪的声音也变小了,天空依然下着鹅毛大雪。他们很顺利地上了船,接着下了楼梯,来到处于下层的货物间。

货物间不大,堆积着各种箱子。那人钻进一堆箱子缝隙中,拖出一个背包。那是之前背在他背上的包。那人一边拉开背包的拉链,一边说:“这艘船不大,如果要藏得安全,这里是唯一的选择。”他把打开的背包递给晋然,晋然看见包里都是吃的,“你们不要轻易出去,这里面的干粮和水足够你们撑到轮船抵达棉兰老岛。乘坐这艘船的人不多,到了棉兰老岛后,这艘船应该会在那里停靠一天以上,你们自己找好时机下船,等其他人都下船了之后再出来,切记不要急。”接着那人看向背包,指了指另一个兜的拉链,晋然将其拉开。

“这里面,是美金和你的护照。钱绝对够你们买一张黑市护照和回中国的机票。”

晋然和谢磊听着,连连点头。

践行宴比想象的结束得更早,人们陆续离开,佐藤凉太也没有心思留下来和哈维教授攀谈,便也打了招呼回家去了。

2号餐厅楼外的里湖大道上,罕见地停靠了一辆汽车,那是专门为接哈维教授去码头准备的。

在上车之前,哈维教授语重心长地对Ney说:“你还要在这里呆多久?”

Ney不答。

“一个人质而已,谁监视都一样,在这种地方,你还担心她逃走不成?”

“我担心她会自杀。”

哈维教授咂咂嘴,“你父亲还是希望你早些回去,做其他更重要的事情。你在中国就浪费了四年时间了,不能再把时光耗在这里。”

Ney歪起嘴角,笑了笑,表示明白。

哈维钻进车里。

Ney看着车向H区驶去,他向着码头的方向打望一阵,拿出手机给卓不左发消息:“都安排好了吗?”

“都好了。”

他们不能在Chat上明着聊安排晋然二人上船的事,毕竟所有的聊天记录,都被计算机部的人监视着。卓不左是语言部的副部长,算是佐藤凉太的属下,但却完完全全是自己的人。

既然晋然他们已经顺利上船,剩下的事情,他也不能左右了,就任其发展吧。反正答应杨木木的事情,他已经做了。他打算回去南岛,世界已经慢慢变白,大雪还在下,不知道南岛的女孩儿们现在收工了没有。杨木木和晋然道别后,也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吧?这么冷的天,她会感冒吗?

带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Ney漫步在里湖大道上,栏杆是白的,湖面是白的,远处的山与树都是白的,包括天空中悬挂的缆车绳子,也覆盖上了一层白色。去年在雪地里这样散步还是和杨木木在一起。准确地来说,不是去年,就是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在北半球,在中国的土地上,那里的冬季是在12月到2月,就在半年前,他和她一起走在雪地里……她很喜欢雪,她说她几乎去遍了世界上所有大雪覆盖的地方,惟独十年来,从没见过中国的雪。她说中国有她不能面对的过去,所以一直没能回去,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回去了,却遇上那种事情。她和他叙述过那些事情,为什么没有救下她的朋友,为什么母亲会自杀,为什么她要出国……正是从她叙述这些事情时的样子,他在她身上看到了黄寅的影子:一个过于善良的人格。

但是这样的人格走在世间,往往是会遍体鳞伤的!

Ney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一步步踏进雪里,现在他们到了南半球,虽是八月,却又正值冬季,正好到了杨木木喜欢的雪的季节……

她曾说过一句话:“脚踏进雪里,会留下脚印,所以每一步都比平常更加小心翼翼。”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抬头望着自己,“黄寅……”那时的杨木木还以为这是自己的名字,“黄寅,我的人生真的留下好多印记,留在自己身上的,留在别人身上的……我每一步都走得很草率,我如果更小心翼翼一点……”她垂下眼睑,泪水滴入雪地里,瞬间化作冰。那时的她,把自己当作一个傻傻的精神病患者,什么都和自己说了,也不在意在自己面前哭泣。

Ney打算就这样步行至D区,然后再乘船去南岛。

最近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自己究竟是同xìng恋还是双xìng恋?为什么会对杨木木产生那样的感情,是因为她身上有黄寅的影子?还是说,只是因为她是杨木木?自己就是喜欢上了杨木木?而不是一个有着和黄寅一样xìng格的善良女孩儿?

每一次!每一次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他都会忍不住想起黄寅的脸,想起他们相识的场景,想起他们在一起的那些时光,想起那些令他心脏难受的过去,想起黄寅自杀的时候死在自己面前的画面。

不知不觉间,他来到了F区,右边那间一直为自己留着的宿舍:F1201。它矗立在那里,那是一个永远难以达成的约定的象征,定在那里。

回到新世界16号这么久,他从来没有进去过这间房。为什么不敢进去,为什么要一直睡在南岛,只有他自己清楚。因为那是一个约定,一个象征着美好的约定。

他看着那栋房子,鼻子发酸,大呼一口气后,埋头继续向前走,他还是不敢进去。他的眼泪也滴落入雪里,瞬间变成了冰。

即使继续向前走着,走过了F1101,走过了F1001……他仍旧感觉,背后的那栋房子F1201一直直视着自己,提醒他那个约定。

为什么不早一点?为什么不早一点?他甩甩脑袋,奔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