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7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72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覆在智妍的额头上,“再烧下去,人该烧坏了!她吃了退烧yào吗?”

泰绒点头,“昨晚就吃了,完全没用!”

“看来要挂点滴,才能退烧。或者打一针。”

“打针的话,打哪里啊?”虚弱的智妍问道。

“当然是屁股!”

“我不要屁股……”

“很好,现在还能关心这些问题。一时半会儿死不了,我和你泰绒姐就可以先不管你了。”

“不要,我好难受!我想赶快好起来。”她闭着眼睛一个劲儿的吼。

佐藤凉太和泰绒都笑了,但是问题是,南岛除了最基本的一些yào物外,没有输液的yào品和工具。一般南岛的人,她们生了大病的话,基本就是要被放弃的。不过是少了一个劳动力而已!除非是发生了大规模的,传染xìng的疾病,如流感等。组织怕失去大量的劳动力,才会发动北岛的医疗力量来帮她们医治。像智妍现在这样的情况,大部分就只能等自己康复或者……死去!

佐藤凉太什么都学过,医术的话,普通的感冒,发烧需要什么yào品和抗生素,大致还是能列出一个yào单。他又问了智妍还有什么其他的症状。得到回答,思考了一阵后,他对泰绒说:“我让人送yào过来。”接着他拿出手机,向高桥彻求助,请他帮忙拿些打点滴的工具,以及他想到的退烧的注shè类yào品,还有一些能够减轻感冒症状的口服yào。

泰绒满含担心,“我们不会被揭发吗?”很明显,她对于佐藤凉太求助的对象有些不放心。擅自帮助南岛的人看病,可是新世界16号的大忌!

“我相信这个人,他是绝对不会出卖我的。”

泰绒点点头。

“你也相信我吧?”

“嗯?”

“如果你也相信我,你就可以回去工作了,继续待在这里,你今晚还要不要睡觉了?你放心,我会负责把她治好的。”

泰绒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智妍,抬头说:“我相信你。”

因为下雪的缘故,才四点多时,天就完全黑了。晋然纳闷儿,佐藤凉太明明说要来南岛找自己,可是到现在也不见他人影。他和杨木木聊了很多,认识了这么久,这半天时间,是他们说话最多的半天。

可是分别的时刻总是会到来,而这个分别,应该就是永别了。他不舍地和杨木木说出最后一句话:“保重!”

“如果你回去后能见到关叔叔,告诉他,不用管我,想做什么尽管做。”

晋然懂她的意思,他是要关律师放弃她这个人质。那意味着,关律师动作的同时,她,会死!

“好。”晋然答应她。

香樟山 第190章

晋然从船上下来的时候,他碰见了高桥彻,对方拎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箱子,外面用个黑色的套子遮着,看不出来是什么。

晋然和高桥打招呼:“嘿,你要去南岛?”

高桥彻明显有些心虚的样子,不知道在怕什么。“对。”

晋然也不关心,他点了点头,匆匆向家的方向走去,他要叫上谢磊去2号餐厅楼等着了。天黑得早,正好帮助他们行动。

回到0314,上二楼之后,晋然朝衣柜的方向说道:“是我,晋然,出来吧。”

谢磊果然从衣柜里钻出来,然后他向晋然扑去,一把抱住他,“你终于回来了啊呜呜……”晋然吓得定住了,反应了几秒才抬起手一边拍着谢磊的背,一边说:“我们马上就可以离开这里了,你一定会没事的,我们会安然无恙地回到中国。”

晋然握着谢磊的肩膀,“我们现在开始收拾行李,随便带几件衣服就好。”

“我已经收拾好了。”接着,谢磊从一旁拿出一个包,他打开,“晋然哥你看看就这些行不行。”里面是两人几身儿换洗衣服。

“不用看了,我们走吧。”

走到门口穿鞋之时,晋然抬起左手道:“等等,差点忘了……”接着他从兜里拿出手机,“我们得把这个留下。”接着,他把手机仍在沙发上,“走吧。”

“没有手机我们没办法坐缆车啊,我还特地回去0413把我的手机拿回来了。”谢磊拿出自己的手机。

“你回去过?我不是让你不要随便出去吗!你居然一个人回去,多危险呐!”

“我想着,没有手机我们不能坐缆车,就提前把手机拿回来。”

“哎,你真是……”晋然也不好责怪他,拿过手机,“你在这里等我,我把它放回去。”

谢磊自责地点了点头。

晋然按照之前的路线,从打破的窗户翻进去,虽然不知道宋直一他们为什么会漏掉谢磊。但是能够定位的手机,还是放回来比较妥当。

满屋子的尸体,再一次令晋然产生窒息的不舒服感,他本想上去二楼放手机,但想了想还是算了,就扔在沙发上吧。

“咦……”沙发旁的地上,有一把匕首,这只匕首他见过。是当初金政宇刺杀自己的那把,或者说,是宋直一的那把,反正都长这个样子。怎么会掉在这里,这把匕首是杀这些人的凶器吗?凶手为什么会将匕首遗留在此?晋然将其捡起,反复观察了一阵,但是想想现在自己思考这些也没什么用,遂将其丢掉,翻窗户离去。

晋然两人顶着大雪,穿过里湖,从E区到A区,好不容易才走到2号餐厅楼大门处。晋然心想,自己肯定迟到了吧,他看了看远处的钟楼,果然,已经6点36分了。正在他焦急地四处张望之时,黑暗中一只手伸出来抓住他的肩膀,那人在他的身后,小声道:“跟我走。”

晋然领着谢磊跟着那人走,那人的背上背了一个包,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他们抄着A区的小路,穿过H区上了沿海的大马路。快到码头之时,那人指着一处隐蔽的地方说:“你们先去那儿躲着,不要被人发现,我马上回来接你们。”

晋然两人乖乖照做,躲在暗处看着那人朝远处停靠的大轮船走去。

高桥彻满脸疑惑,他没想到这一次,自己是为了南岛的人送医疗箱。收到消息的时候,他就十分疑惑,他还以为是Ney哥或者晋然在这边受了什么伤,但那也只可能是外伤骨折之类吧,为什么要拿些治疗感冒和退烧的yào物,而且还要输液的工具。如果是感冒,为什么不直接去北岛的科技部看病呢。现在他明白了,原来生病的人是女人。他看着佐藤凉太从医疗箱中拿出工具,又看了看那些yào品,挑了一阵后。他撩开躺着的女孩儿的被子,让她把胳膊露出来,还一边对自己说:“小彻,你把这几支针yào兑到葡萄糖瓶里。”

高桥彻“哦”了一声,开始照做,心想,凉太哥是要帮这女孩儿退烧治病。他打破那凉太哥指定的那几支针yào,用针管吸出液体注shè进吊瓶里,再将其摇匀,与输液管儿连接好。此时,凉太哥已经开始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