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7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71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我说你下来!”佐藤凉太假装不耐烦地向她招了招手。

泰绒误以为自己要被责怪,怯懦地打开车门,走下车。佐藤凉太坐上驾驶座,“你帮我看着后面,给我指挥。”

“哦,好!”泰绒绕到车后面,开始指挥:“倒!”

“好,再倒一点点。”

“向左打一点,再打一点点,好。”

“再倒一点……”

最终,车子顺利停在路中央。佐藤凉太通过后视镜,看到泰绒跑向前来,她局促地说:“谢谢。”

“上来吧。”

“啊?”她看到佐藤凉太还在驾驶座上,也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佐藤凉太说:“你坐副驾驶。”

泰绒依旧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我很久没开车了,转一圈儿玩儿玩儿。”

“哦。”

泰绒抿了抿嘴唇,坐上副驾驶。

行进了一会儿后,车内安静地尴尬。佐藤凉太问:“智妍呢?”

“她……”泰绒有些紧张,“她在忙其他事情。”

“什么事情?”佐藤凉太看着前方说。

他完全没想到,自己不经意随便提的一个问题,却让身边的泰绒紧张不已。她拽着自己的手指,搓了又搓,不时看看佐藤凉太,“她,她在帮着采摘。”

“是吗?”佐藤凉太转头看了她一下。“但是,你一个人的话,卸货的时候没个帮手不方便吧。”

“是!是有一点……不过可以让装船的小哥帮我。”

佐藤凉太看着前方的漫天大雪,道:“我听说,你们今天要加班将能采摘的食材都采摘了,你也要往返许多趟吧。”

“嗯。”泰绒点点头。

“这一趟是送去北岛的?”

“对。”

佐藤凉太拿出手机看了看,“现在才两点不到,会不会太早了。”

“我提前给他们说了,他们倒是更希望在白天就把送货的事做完。”

“哦……”佐藤凉太点点头,好不容易找出的话题又聊断了,他们继续沉默着,向前。

又行了一段路程后,佐藤凉太又问:“地窖在哪儿?”

“还是在去年的地方。”

“呵呵,”他转头看她,“去年的地方又是在那里?”

泰绒也低下头笑了笑,“在居住区的附近,靠近大马路的地方。待会儿我们会路过,我指给你看。”

佐藤凉太点点头,“好。”

过了一阵,他继续找话聊,“那样的话,大家蹭着大雪天儿休息,你还得从地窖里把东西运去码头。”

“但是平日里,我没有她们辛苦。何况,大雪天里,也还是有其他的活儿需要她们做的。”

“哦……你们真的好辛苦。我们北岛的人全都靠你们南岛的人养着。”

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了,佐藤凉太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道:

“呃……你不用太紧张,我只是说来玩笑玩笑,这里只有我们两人,不用害怕。”

泰绒低下头,点了点,“嗯。”

香樟山 第189章

不一会儿,她们就来到了码头,货船和相关的工作人员也等在那里了。

“智妍那小姑娘呢?”对方问,好像他与泰绒已经很熟了。

佐藤凉太见泰绒犹豫了一下,虽不知为何,却帮忙回答道:“她帮忙采摘去了。”

“啊?”好像对方觉得这个答案十分不可思议,但看在是佐藤凉太说的,也不好发出质疑。又说:“昨天我看她精神就不大好,又是咳嗽又是鼻涕的,这么大雪的天气,何苦要去帮忙做采摘,跟着你还轻松些不是吗?”

泰绒怯怯懦懦地点了点头,继续搬运。

再次返回的时候,佐藤凉太也坐上了驾驶座,“五点之前,我都可以帮你。”

车发动之后,他说:“在这期间,你可以闭上眼睛休息休息。我看你的眼睛都有血丝了,昨晚没睡好吗?”

泰绒有些感动,她动了动嘴唇,差点就要将实情吐露出来了,最后还是算了,说了声“谢谢”,然后闭上眼睛休息。

佐藤凉太把车开得很慢,一来是因为路滑,二来……他想和她在一个空间里多待一些时间,即使不说话,就这样他开着车,她睡着觉,也很美好。只是当时,佐藤凉太并不知道他心底的想法是如此,他只是告诉自己,路滑,所以要开慢一点,安全!

又到了采摘区,路边已经堆了许多菜筐子,足足可以装满一车了。佐藤凉太把这些菜筐运到方才泰绒给他指示的地窖口旁,往返许多次后,很快就到了四点,期间泰绒一直在睡觉。

最后一次返回采摘区时,佐藤凉太叫醒了泰绒。泰绒缓缓睁开眼睛来,“我真的睡着了。”她害羞地笑着揉眼睛。

“四点多了,我要去找晋然回北岛了,你自己一个人可以吗?”

睡眼惺忪的泰绒点点头。

“我去把智妍叫回来吧。”佐藤凉太说。

“不!”泰绒反应很大地一把拉住佐藤凉太,她顿了顿,赶紧放开他的手,“我一个人可以的。”

“你看我,”佐藤凉太摊开自己的双手,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一身上下又是泥又是水,两只手都起泡了。我还是一个男的,都觉得很辛苦,我去帮你叫智妍。”

泰绒犹豫了两秒,拉住正要开车门的佐藤凉太,说:“智妍不在那里,她在宿舍。”

佐藤凉太坐回来,泰绒继续说:“她生病了,昨晚发烧,到今天都没好转,也不知道现在怎样了。”

“所以你是因为照顾她,才一宿没睡的?”他看着她充满血丝的眼睛。

“你不要怪她没出工,她是真的扛不住了,才悄悄旷工的。”

“我管这些做什么。她吃yào了吗?只是普通的感冒吗?”

泰绒皱起眉头,“好像那些yào不怎么管用。”

“你很担心她?”

“那当然了。”

“怎么不早说!”佐藤凉太半待责怪的语气说道。接着,他发动车子,朝居住区开去。

“你这是干嘛?”泰绒瞪大着眼睛看他。

“还能干嘛?把她拖起来,帮你做事!”

“啊?”

“呵!笨蛋。帮她看病啦!”

佐藤凉太说:“不过她看起来身体挺好的,怎么突然病了?”

“说是梦见了妈妈,醒来出了一身冷汗,加上天气严寒,不知怎么就感冒了。”

他们来到智妍的房间,佐藤凉太看见自己送给泰绒的被子,也盖在她的身上。加上她们两人原有的两床,一共三床被子都压在小女孩儿的身上。但智妍依旧发着抖,泰绒看着更加心急,“智妍,还冷吗?”

“冷。”她虚弱地睁不开眼睛,闭着眼睛回答道,“被子好重,但还是好冷。姐姐我刚刚又梦见妈妈了。”

佐藤凉太将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