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7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70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杨木木的发丝和睫毛上,慢慢落上了雪,“我一度往寒冷的地方走,我喜欢在茫茫的一片白中,没有人,没有声音,地是白的,天是白的,树是白的,屋子也是白的。只有我一个人站在那里,寒冷紧紧地裹住我,浸进我的身体里。我跪在雪地里,那个时候,我就可以哭了,我可以向许诺道歉了,我可以对妈妈说对不起了。在纯粹的白色里,在钻入骨髓的寒冷中,她们应该可以到听见我的声音了吧。”

杨木木望着远方,沉浸在回忆里,“我还想和方一言说话……”她喃喃着重复那个名字,“方一言。”她想到了那封迟到的信,那封方一言写给自己的情书,她还隐隐记得一些内容:

“杨木木,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没心没肺的笑容,我喜欢你无忧无虑的天真,我喜欢你为了朋友大打出手的义气,更喜欢你如男孩子般的勇气。我记得唯一一次见你哭,是高一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隔壁班的男生嘲笑了你的好朋友,她哭得很伤心,你二话不说一个人冲去了隔壁班教室,具体情况我不清楚,好一阵子后,你才回来,脸上带着伤蹲在墙角哭了。我们都以为你是被打哭了,结果你告诉我们,对方好几个男的,你打不过,不能揪着对方向自己朋友道歉,你感到很内疚……

你很少哭泣,但是却总爱笑,你总能轻易地欣赏任何一个认识的人的优点,并发自内心的喜欢。我想,内心要多么纯净的人才能像你这般啊。你总能jiāo到许多好朋友,不好好学习,整天把心思花在别人身上,为别人的开心而开心,谁受欺负了就想讨回公道,谁遇到困难了就各种打听拜托人帮忙。每天坐在你身后,看你乐呵呵地瞎忙,心里总是涌起一股很甜的欢快感,我想你身边所有的人都有这种感觉吧…………”

“真是讽刺!在我身边的人怎么可能会有那种感觉?”杨木木在心中暗自嘲讽。不觉间,就掉下泪来。

晋然在一旁看着,觉得这张稚气的脸,经历了许多痛苦和委屈……

他无意识地走上前,将杨木木揽入怀中,“雪里太冷了,不要再往雪地里走了。”

佐藤凉太循着手机定位找来,越走越偏,天气也越来越冷,最后居然开始飘起雪花来。这是今年第一次下雪。与此同时,他看见不远处,两个抱在一起的身影。

“哇靠!”佐藤凉太再次确认手机上显示的定位,毫无疑问,那就是晋然。光天化日之下,晋然你敢那样抱着一个女人,还想不想活了?佐藤凉太迅速把周围都打量了一圈儿,好在没人。他顿了顿,算了。待会儿再来找他吧,一定要好好告诉这小子,这个世界的规矩:万万不能喜欢女人,不能碰女人。

佐藤凉太重新回到方才路过的农场劳动区。雪越下越大,飘落的速度和大雨一般,雪花的块头也出奇地大,照这速度下去,明天一早醒来,两个岛屿将是一片白色。

随着暴雪而来的,还有麻烦。劳工们随即改变了工作计划,虽然可以暂停手中的工作,但佐藤凉太并没有感觉到她们脸上有一丁点的高兴。

“奇怪,这种情况,就像是学校停电了,学生们都不用学习,难道不该高兴吗?”

有人大吼:“大家动作要快…@#¥%…蹭着雪没有堆起来!……@¥……#%6”那人用不同的语言,一边拍手一边说。但即使声音再大,还是像被风吹散了一般,上一个字与下一个字断开,佐藤凉太听不清楚。但是其他人都听懂了一般,离开田里朝同一个方向移动。

那不是回居住区的方向。

他就近问一个女孩儿,“你们还不收工吗?这么大的雪。”

香樟山 第188章

被问的女孩儿垂丧着脸,“收什么工啊,不知道今晚要忙到几时了。”

“为什么?”

“今天的采摘任务还没开始,大雪来了。我们不仅要完成今天的采摘量,还有明天的、后天的。直到大雪停止时吃的所有蔬菜瓜果,都要在今晚采摘完,还要埋进地窖里。如果万一今年的雪期很长,大雪许久不化,被埋的食材全部烂掉,就不能吃了。那样的话,只能大量缩减我们南岛的食物,才能保证对北岛的正常供应。我们今天必须把能采摘的都摘了,所以,很可能今晚要忙到深夜了。”女孩儿抬头望天,“只希望只是下一小会儿,雪就能停。”

“既然进入冬天已经这么久了,你们为什么不早做准备,提前就把能摘的都摘了。”

对方嘟嘴,“可是你们北岛要求,食材一定要新鲜,我们哪敢提前采摘,况且大雪没来之前,我们也没有储藏食材的地方。而且,我们每天的工作量都是满的,哪有多余的时间完成今天以外的采摘任务。”她低着头小声回答,但佐藤凉太还是能听出她的不满。

佐藤凉太站在大雪里,望着大家忙碌的身影,她们就像机器一样,没有抱怨,没有jiāo谈,只是一个劲儿地完成手上的任务。

不一会儿,货车开来了。看着那辆熟悉的车子,佐藤凉太心中升起一股热流,他低下头转而看向其他地方。

当他再次把视线移回货车方向时,他看见穿戴朴素的泰绒和其他人抬着装满食材的菜筐往车上搬。不时地,趁着间隙,她手撑着腰部向后弯,或转动脖子,或用手捶打背部。佐藤凉太想起那张硬得像石板一样的床,想起自己对她的误会:以为她是一个中年大妈。还有那一晚,看到她刚刚洗漱完回到房间,素净白面的样子……真的很美!

很快,卡车的车厢上就装满了菜筐子。卡车开始往前行驶,由于雪天路滑,佐藤凉太眼见着车子差点载到田里去。他立刻跑过去,看见刚刚踩下急刹车的泰绒一脸惊恐,呼吸急促。

佐藤凉太敲了敲车门,“没事吧?”

“啊,你……”泰绒看见他,十分惊讶,随即摇头,“没事。”接着她看了看后视镜,打算倒一点车,重新向前开。

“小心点儿,下雪了,路滑。”

“嗯嗯。”

泰绒一面看着后视镜,一面看着前方,开始小心cāo作。

但是这条路本身就很窄,这个地点也不是能倒车的路口。cāo作稍微有一点失误,就容易栽到后面的田里。泰绒紧张地一点点cāo作,不是前轮子差一点掉下去,就是后轮子差一点掉下去。

在新世界,很少有人懂得驾驶,因为车辆本来就不多。人们都使用缆车和双脚或滑板作为jiāo通工具。汽车除了运输食材货物之外,很少被使用。但是天生好奇心强的佐藤凉太,无论遇到什么,只要是他感兴趣的,他都会花时间研究研究,学习学习。驾驶这项技能,他自然也学过。虽然技术不是多牛,但他还是朝泰绒道:

“你下来!”

泰绒在车内没听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