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7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早已没了人影。“请问,我可以问问其他的护士们吗?”

“当然!只是……具体叫哪一位呢?”

“呃……就,刚才再案发现场的那些人,都要问问的。”

“可是……实在是抱歉,我刚才应该提前安排好的,现在她们估计都散了,我也不记得刚刚具体是哪些人在刘护士房间外围观。你稍等,我去一一找出来,不过这需要一些时间。”

“麻烦了,不过一个个找出来,实在是费时间,何不让工作人员都在这里集合。调查的话,越多越细越好,不只是问她们几个了。”

她依旧很客气,微笑道,“晋警官你这就为难我了,病院虽然小,但是还是有上千号病人的,他们不同于普通病人,许多时候,护士们不能撤离岗位,一个两个还好,可是,全部的话,说实话,挺危险,这可能不现实。”

“哦哦……”晋然点头,做出抱歉的表情。

“没事儿,我让他们按顺序一个个来会议室,您慢慢问。”

“谢谢了。”

晋然坐在会议室,看着笔录分析案情,只是等待第一个护士来会议室,就过去了一个小时,问的问题,小护士也是一概回答不知道,不清楚,没接触。

接下来第二个护士又是半个多钟头才到,也是一问三不知,按照这个速度,估计问到明年,也不会有任何线索。

眼看着到了夜里十一点,才问了四个护士,笔录也只套出三两句话,皆是没用的信息。

此时,张护士进到会议室。

“晋警官,不早了,病院的房间条件不好,你屈就屈就。”说着身子就往门口一侧,手一伸,这是要带晋然去房间的意思。晋然不好推辞,继续盘问也没有意义,只好跟着走了。

晋然跟在张护士身后,看着走在前面的这个女人,腰背直挺,步伐轻盈又稳重,速度很快又不失节奏。

这几个小时里,她处处客气,面面俱到,可仔细想来,分明是在妨碍他晋然调查,这些是程主任吩咐的吗?他们病院不想破案吗?还是她个人自己的主张?

第17章

晋然跟随张护士,离开凶案现场的2号楼,穿过昏暗路灯下一条条石板路。

各种花草香飘来,这里的夜明显比山下寒冷,晋然裹紧外套,缩了缩背。虽然冷,但是他很享受这种感觉,四处黑漆漆一片,在灯光下,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大自然气息更加浓烈,自己像是被包围了,完全融进花花草草的世界里。

这让他想起小时候,在乡间小路上,映着不明亮的月光,爸爸打着手电走在前面,他跟在爸爸身后,盯着只二十厘米宽的小路,踩着爸爸的脚后跟,一步步回家。

晋然吸了吸鼻子,望向天空,今晚没有月亮。走在前面的,也不是爸爸。

他其实已经很少回忆起他,太多年过去了。他的乡间小路不在了,月光不在了,甚至老家的房子也快不在了,那片地已经拆迁得差不多了。今年警校毕业,为了开些证明,他回去过一次,周围都是二层高的楼房,拆得七七八八,就他家,还是一堆泥墙,他爸爸去世前几年一直在说修楼房的的事情,可惜,直到他咽气,泥墙还是泥墙。

经过多年的风风雨雨,泥房子变成了泥土堆子。然后,脑海中的泥土堆子变成眼前标着1号楼的砖红房子。

“晋警官,就是这栋楼了。”张护士扬手说着,带晋然进到走廊,“这里的住宿条件不好,你屈就。”

走廊两边儿都是房间,偶尔会传来女孩儿的声音,想必是住在这里的护士们。走到走廊尽头,她把他领进一间房,空dàngdàng的,还能看见一些刚刚打扫过的痕迹。

“这一层都是住的员工,有什么需要,你可以敲门问她们。”

“喔,那么,楼上呢?”

“二楼以上都是病人,但你不用担心,他们病情比较稳定,不会伤害人,没有危险xìng。”

她指着床上的一堆毛巾和洗漱用品说,“浴室卫生间在走廊的另一头,你得穿过方才的走廊,比较麻烦。实在抱歉,因为只有这么一件空房稍微能够住人。”

“没事,您不用这么客气。”

“那么,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张护士走后,晋然拿着洗漱用品走出房间,看见对面的房门开着,能隐约见着里边儿的地上乱扔着许多杂物、袜子,透出的一点床沿上也是十分凌乱,被子已经掉了大半在地上,应该住的是个男孩子吧。

晋然走了几步,一股大风吹来,好冷!“砰”一声响,晋然回头一瞧,果然,敞开的那间房门被风关上了。

快到浴室了,晋然已经听见水声。

一个女孩儿从浴室窜出来,她顶着湿漉漉的头发,那些调皮的发丝有的贴在她白白的脸上,有的贴在她长长的颈项上,还有些搭在胸口,水顺着头发丝,经过美好的锁骨,再划过圆润的胸部往下滴。在黑色发丝中,在凸起的锁骨两旁,隐约透出两根耳机线粗细的吊带。她的胸型很美好,不高,但整个身体的曲线在吊带睡裙里透露出来,美妙极了。双腿在裙摆下跳跃,趿着一双拖鞋,从晋然身旁蹦跳过,嘴里碎碎念着“好冷好冷……”

啊……这是11月啊,她穿这样少,不冷才怪呢!

一个黑色的东西从她抱着的一堆物品中掉落,晋然定睛一看,是一件黑色蕾丝内衣。

“呃……那个……”他叫道,她转过头来,嘴唇冷得打颤。晋然指着地上,“你的……掉了。”

“啊!”她很惊讶的样子,蹲下去将内衣拾起。

从这个角度,该看的不该看的,晋然都看见了。他吞了吞口水,在她站起来的一瞬间,将眼神望向别处。

她嗒嗒嗒踩着拖鞋跑远了,然后,在那间被风关上门的房间外,啊呀呀的一阵乱跳,小孩子撒气似的样子。晋然不自觉扬起嘴角,觉得好笑。再看,她在敲隔壁的房门,一个男子的侧影出现,他摸了摸他的头,三秒之后,将她的房门打开。

晋然不再窥视,踏进浴室,男左女右。

热水从头顶冲下,他自语“难道她的钥匙放在他那儿保管?”他自嘲,想什么呢?他晋然,没jiāo过女朋友,成绩再好的孩子,如果你穷,你必然就土,你土,就必然没女孩儿喜欢。等到大学,有能力不土的时候,身边儿没有女孩,因为他念的是警校。

学校还不错,所以大四实习分配到了户籍市中心的局里实习,但是毕业之后具体在哪儿工作就得靠招考考试了。他笔试再好,面试没有关系,也不可能考上市里的警局单位,所以,他直接报考了老家樟县的警察局。

家乡之所以叫做樟县,是因为上个世纪这里有成片成片的香樟树,现在没了,砍伐绝了,只有光秃秃的山坡。唯一剩下的就这座被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