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6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69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真挚地说,虽然Ney警告过他,可是如果杨小姐愿意,他想冒险试一试。

杨木木几乎用看小孩儿的眼神看着他,虽然她本人就是一张稚气未脱的娃娃脸,笑说:“你别傻了,我走不掉的。”

“为什么不试一试呢?蹭着他现在不在,我给你说说我的计划,南岛每天都会在天黑之后,送蔬菜瓜果去北岛……”

杨木木微笑着倾听着。

“……等到送货的时候,你悄悄藏进装菜的框子里,然后就可以随着货物一起,搭船到北岛。下了货船之后,我再想方法让你所在的菜筐子分配去2号餐厅,然后,我们就可以一起上船。”

激动地一口气说完,晋然满含期待地看着杨木木。

杨木木笑了,“难为你想出这个计划,”她偏头摇了摇,“但是,晋然,你还是不要为我冒险了吧。万一连累你也走不掉可怎么办。”

“我逃走的机会都是你给的,何来连累一说。”

“对啊,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这个机会,你就不要因为我浪费掉了。何况,现在还多了一个人不是吗?”

“他和你说了?”看来Ney是什么都会给杨小姐说啊,包括自己刚刚才向他说的加一个人的计划,他也立马转述给她。

“嗯。你胆子真大,我没想到你会直接和他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他生出信任感。”

杨木木点点头,苦笑道:“他就是会让人产生那种错觉。”

“你信任他吗?”

杨木木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没有回答,而是又把方才的话题捡回来:“不要冒险了,如果你们走不掉,我会很内疚的。”她抬起头望着晋然,“陪我散散步吧,他准了我半天的假,和你这个老乡道别。”

“可是……”

“我终于可以休息啦!”杨木木伸了个懒腰,然后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我的这双手,从来没有这么糙过。我做梦也没想到,我的下半生,会以做农活为主。哈哈哈……”杨木木一边说些没边际的话,一边沿着农田小径向前走。晋然默默地跟着她。

“我们其实没有认识多久对吗?”

“仔细想来,一年不到。”

“嗯。才一年不到,也从来没有怎么好好jiāo流过。但是好奇怪,我们在这里走着,就像认识了一辈子一样,就像两个老头老太太在回忆过去一样。”

“对啊。”晋然点头,“我们也都不了解对方。”

“你觉得我是一个怎样的人?”

“哈?”

“今晚之后,我们应该一辈子也不会再见了,分别之前,好好认识一下对方,”娃娃脸的杨木木伸出右手,像个初见面的小朋友一般,“你好,我叫杨木木。”

晋然也笑了,握住她的右手,“你好,我叫晋然。”

“哈哈哈哈……”

“因为刘护士的案子你才认识的我,对我第一印象应该不好吧?”

“第一印象确实不好,但是不是因为刘护士的案子才认识的你。在香樟山之前,我们就见过了。”

“是吗?”

“准确地说,应该是我见过你,你没见过我。”晋然犹豫了一下……不过现在,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说的,“在姜堰市市局里,我当时在那儿实习。”

杨木木明白了,“我杀人的那个案子。”

“对。我刚刚毕业,就见识到了权力和金钱的力量,我亲眼看到你安然无恙地被家里人接走,受害者家属也不追究了,整个事件神奇般地以你精神不正常结案了。”

“你一定很讨厌我。”

“呵呵,是的。至少在当时是的。”晋然不住地点头,“看到你上了关律师的大奔,大奔畅通无阻地离开了警察局。我在心理拽紧拳头,心想这样的人什么时候才能受到应有的惩罚!”

杨木木低头笑,“惩罚很快就来了。”她抬头看天,看周围的麦田,看远方的大海,“比坐牢更恐怖的惩罚。”她大呼一口气,“现在想想,这些好像都是我应该受的。”

“但是现在我的想法和你相反。”

“为什么?”

“我觉得你是善良的。”

“可是我杀了人,这是事实!我回国第一天,就杀了人。我在这个世界上活了三十年,也没有做过什么好事。反而害人的事情倒没少做。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出国留学吗?”

晋然摇头,难道不是因为家里有钱,很自然地就选择出国留学吗?

“因为我做了一件很不是人的事情,因此被高中的所有同学讨厌,然后我又把那件错事产生的怨气加在我妈妈身上,又害死了妈妈。我在那里待不下去了,所以只能逃到国外去。”

香樟山 第187章

晋然看她诉说的表情,有些心疼。很奇怪的是,根据她说的那些来看,那她真的是一个很讨厌的人才对,可是现在晋然对她只有心疼。

“好不容易有勇气面对过去了,没想到回国的第一天,又杀了人!哈!”杨木木无奈地笑。

“我看过那个案子的卷宗,也听前辈们讨论过,没有人得出结论,我们都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杀那个人,你都不认识他,为什么……”晋然觉得案发当晚,或许发生了什么不得已的原因呢?他转念想想又觉得自己很可笑,现在他作为一个警察却完全站在了犯罪者的一方了。

“你相信我不会无缘无故地杀人?”杨木木苦笑着侧头回望他。

晋然给了一个肯定的眼神。

杨木木低下头,继续向前走,“所以我才说我是一个坏人呐!那完全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你们应该看到了Ktv走廊的监控吧?”

“没有,据说监控坏了。”事实上,监控早被关律师动了手脚。他当时作为一个实习生,当然没办法看到监控。

“那么巧……我记得,我是喝多了,然后走出Ktv包厢,看到一群人在拉扯一个女人。我迷迷糊糊地走过去,就着手上的啤酒瓶,砸了那个人的脑袋。第二天我在家里醒来,我爸和关律师告诉我,那个人死了。事情的过程就是这样!”

晋然不知说什么好,他既不能说些歪理为她开脱,也不能站在道德的高点对她进行指责。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走了好远,目力所及之处不再有其他劳作的女孩儿们。此刻的南岛,好像只剩下他们两人。

而此刻的南岛,也不再像是南岛。他们像是走在一处普通的乡间小路上,路边的草,地上的泥,都和中国的没有什么不同。

一直低头盯着野草走着的杨木木,看见一颗白色缓缓飘下落在草叶上。

“下雪了……”她仰起脸来,果然,漫天的白,慢悠悠落下来,杨木木弯起嘴角,“下雪了……如果这里堆满雪,应该和日本差不多。留学的时候,没有人管我,我也没有朋友。我去了很多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