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6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65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竟然’就是‘晋然’啊!”

想到此处,佐藤凉太恍然大悟,然后泄气般垂着身体,躬身跪在床上,王强那小子对晋然真好,忍受着P-13的苦痛,死到临头了,还想着保护晋然。他的死,肯定与那一日的事情有关,虽然自己求Ney哥放过他们两,可是总有人不同意。王强一定是知道自己是因为那件事才招来杀身之祸的,所以他到死都要告诉别人,晋然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求求你放过晋然。

“他有什么好?值得王强那样对他?”

不管怎样,他打算把王强死前的想法告诉晋然,他将书一扔,准备去找他。他打开手机,看了看晋然的定位,这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看到的,这是他委托中本给自己开的外挂。

“我靠!这货还在家里,难不成又不吃饭,也不上课?”

香樟山 第182章

晋然和谢磊两人瘫软着双腿,几乎是自己把自己给拖回了家中。

两人回到0314后,呆坐了许久,谢磊再也哭不出来了。嘴里喃喃:“其实我们听说过的……”

“什么?”

“有人告诉过我们,这里容不下我们的。他说我们不男不女!这是新世界,一个只允许真正的男人存在的地方,一个只喜欢真正的男人的地方。我和另外十个傻瓜却不相信,呵呵……我们以为这里是包容的,美好的,是我们新的开始。我们都错了,呵呵呵……我们都错了,我们都错了。”

听谢磊这样一说,晋然想起当初王强对他说过的话,他说佐藤凉太不仅让他们小心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也让他们远离0413的所有人。现在想来,屠杀谢磊一伙人的计划是早就制定好了的。而且,屠杀他们的人应该就是宋直一。

两个人影,一高一矮,矮的那一个,高度正符合宋直一的身高。那么,高的那个人又是谁呢?

“既然容不下我们,当初又何苦把我们骗来?就是为了亲手将我们除掉吗?”

其实,现在不是给谢磊分析逻辑和道理的时候,但是,就在刚刚,晋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谢磊现在很危险。他一定要将自己推测出的东西告诉他。

“他们是骗了许多人来,但是并没有在一开始就区分LGBT。你还记得当时一到达这里,他们就让我们做测试吗?”

谢磊无力地点头,“记得,说是为了按照测试结果,分配最合适的室友给我们。”

“我猜,那个测试并不是单纯的测试xìng格,分配舍友。你们0413的格局和这间房是一样的,却住了十一个人,即使拥挤,即使我们这里还有空房,他们也没有同意你们分配人过来住,就是为了……”

“就是为了方便屠宰我们。”

虽然说法难听,但是谢磊说的即是事实。

谢磊绝望地冷笑。

“谢磊,你听我说。你现在很危险,你相当于是他们的漏网之鱼,另外的十个人都被他们杀了……”说到这里,晋然转念一想又觉不对。为什么他们会漏掉谢磊?难道说,他们以为杀死了0413的所有人,并没有觉察到少杀了一个人?但是这不大可能,因为只需稍微查看一下尸体数量,就知道少了一个人。他们做事情也不会如此粗心大意。就算谢磊临时跳楼逃跑,那也早该在昨晚就把谢磊抓回去了吧。但是,他们连寻找的动作都没有。甚至在自己傻乎乎地去0413敲门查看时,他们还假装是0413的人。并且,自己是先在外面看到了两个人影,再去的0413。这说明……他们是觉察到了被自己跟踪后,才特意回到0413假装没事的,当时的自己,还特意提到了谢磊的名字,里面的人说了一堆英语,夹杂着不好的中文说他们都睡了,那么,是里面的人因为语言不通,没有听懂谢磊这个名字?但是,宋直一的中文不是很好吗?他还曾经充当自己和金政宇的翻译。

何苦要这样做呢?屠杀行动,在他们看来只是一个任务吧?并不违反他们的道德和规矩。为什么要特意回去演戏应付自己,他们是想要掩饰什么?

说到金政宇,宋直一的匕首和金政宇的匕首几乎一模一样,他们又是一家人,宋直一的刀法也是金政宇教的……那个高的人影就是金政宇吗?

正想到此处,门铃声响了。

晋然警觉地朝门那边看去,难道他们到现在了,才来这里搜人?直觉告诉他,应该不是。但他也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并示意谢磊不要发出声音。

“谁啊?”晋然朝敲门的人问道。

“我!佐藤!”

“佐藤凉太……”怎么会是他?晋然小声让谢磊上去二楼藏起来,自己稍微整理了一下,去开门。

门刚打开,佐藤凉太就顺势进来了,一点也看不出来日本人的客气和礼仪,一边问:“你在干什么啊?”一边拖鞋。

“诶?你怎么穿着鞋子,准备出门啊?”

晋然和王强从0413回来后,哪还有脑子想换鞋的事。此时晋然紧张极了,他生怕鞋底沾了血迹,在房间里留下鞋印,被佐藤凉太看到。

晋然说:“出去散了散心,刚回来。”他也开始脱鞋子。

接着,他们一起往屋里走,晋然一直在留心地板上,好在没有看到血印子,估计是在回来的路上,被草擦干净了。

“诶?你手怎么了?”

晋然忘记自己在砸玻璃的时候,手受伤了,都没来得及掩藏一下,他赶紧将手缩回来。

佐藤凉太本来正要拉过他的手来瞧瞧,没想到他如此反应,“你紧张什么啊,怎么伤的?”

刚刚的事情对晋然的冲击太大,他现在脑子转不过来,编谎话想半天都想不出,“不小心摔的。”最后编出个完全没有可信度的谎言。

“摔的?”佐藤凉太裂开了嘴,“你真是个人才。”

晋然走去水池洗了洗伤口,随便拿了条毛巾将手裹起来。

“你来干什么?”

“来看看你啊。”佐藤凉太坐进沙发里,两只手臂像大佬一样伸展开放在沙发靠背上。

“我又不是熊猫,有什么好看的。”

“熊猫?”佐藤凉太没有get到晋然的点,因为他不知道中国的国宝是熊猫。

“我是来告诉你一件事情的。”

“说。”

佐藤凉太在沙发缝儿里看到晋然的手机,捡来一边玩儿着,一边道:“你好凶啊!我又没得罪你。”

晋然也不想把自己搞得很不正常,稍微缓和了一下态度,坐在那边的椅子上,“你要告诉我什么?”

佐藤凉太低头玩儿着晋然的手机,不回话。

晋然真是受不了他慢腾腾的样子,谢磊还藏在上面,时间拖得越久,谢磊肯定越害怕。他真想一脚把佐藤凉太踹出去。

晋然走过去,一把躲过自己的手机。佐藤凉太委屈巴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