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6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64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儿都哭丢了,他呆呆的,借着晋然的力慢慢挪出衣柜,然后顺势瘫坐在地。

晋然也跟着坐下来,“你还好吗?”问完之后,就觉得自己在说废话。

“你没有被注shè什么yào物吧?”他还想着P14、P15之类的东西。

谢磊还是呆着,眼神空洞。

晋然继续问:“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要从阳台上跳下来?”

谢磊听了,像是什么恐怖的东西再次垄上脑袋,半晌后张开嘴,“这个世界还是容不下我们。”

晋然不懂,蹙眉道:“什么,什么意思……”

过了一会儿,谢磊又说:“我们都死了。”谢磊刚想要叙述昨晚的事,就又忍不住带着哭腔,“昨天晚上……”然后他又哇哇哭起来。

晋然赶紧去楼下接了一杯水,拧了一条湿毛巾上来。

谢磊重新恢复镇定后,慢慢开始诉说:“昨天晚上,我睡不着,就到阳台透气,我看到楼下两个人走到我们屋门前……”

这令晋然想起他看到的两个人影。

“……我正好奇这么晚了他们来做什么。还想着是不是要下去给他们开门,因为室友们都已经睡了。但是那两人自己就把门打开了,紧接着,我就听到了尖叫声,我准备去楼下看看……”说到这里时,谢磊完全讲不清楚了,捂着脸又开始哭起来。接着他努力吐出剩下的词,“我,我看到……看到,满地的血……我的室友们胡乱倒在地上,我……我听见老幺在求对方放过他,但是……但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呜呜呜呜呜呜……”又哭了一阵,“我知道,他们很快就会上二楼来,他们的动作很快,从进屋到杀光一楼的所有人,才不到两分钟。我甚至都没有去叫醒楼上其他房间的人,我径直奔向阳台,跳了下去。”

香樟山 第181章

晋然听得瞪大了眼睛,像是低血糖的时候喝了许多杯咖啡般,心悸又心慌,十分难受,“0413的所有人,都被杀了?”那是除了谢磊之外,整整十条人命啊!

谢磊闭上眼睛,眼泪顺着之前的痕迹流下来,“嗯。”

晋然愣了,半晌道:“怎么……可能?”晋然无力地抬起右手,语气飘忽:“我,我明明在那之后去过0314……里面有人回我,他说你的室友们都睡了!”晋然其实已经明白过来,应答他的人,肯定是凶手。

晋然摇头,不会的,一屋子的人啊,全部杀光的话,该有多大的动静?可是他除了听见几声尖叫,没再听到大的打斗声了。

“不会的!谢磊你的手机带在身上了吗……”

谢磊身上穿的还是睡衣,怎么可能带着手机。

晋然冲下楼去,在草地里找了一块坚硬的石头,他感觉呼吸困难,好像要使很大的力气,才能将空气吸进肺里。

他站在0413的一扇窗户外,里面的窗帘全部拉上了,他紧握着手中的石头,深呼吸几次后,抬手砸窗户,碎玻璃在他手上划出了几道不深不浅的口子。

打开窗户的一瞬间,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他从窗户跳进屋里,眼前的场景令他条件反shè地屏住呼吸,好像每吸一口气,那些死去人的血ròu就多钻进他的身体里一些。这些善良的人,就在不久前,才帮自己安葬了王强。现在他们……也变成了一具具没有灵魂的尸体。

他停在原地,一步也迈不出。也许是因为满地的鲜血,已经没有干净的地方可以落脚。也许是他的大脑已经呆滞地指挥不了他的身体了。

即使他是做警察的,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地板和墙面几乎都沾上了血,唯一不那么残忍的是,他们每一个人都是被一刀封喉,再没有其他伤口。至少死亡来得干脆,没有那么多的痛苦……晋然只能这样安慰自己的了。

晋然将手放在心脏的位置,闭上眼睛,稍微平复一些后,开始挨个儿检查他们的伤口。奇怪的是,他和王强都可以肯定凶手是两个人,可是每道伤口的深度和长度却几乎无异,这说明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下手杀人的只有二人中的一个;第二,两人的耍刀手法是相同的,凶器也是相同的。并且,凶器一定很锋利,凶手非常专业。

最令晋然诧异的是,这些伤口和王强死时颈部的伤口,简直一模一样!这不得不令他想起宋直一。难道这一次……又是他?

晋然继续向二楼奔去,一路上留下了他踏血的脚印。二楼的情况也和一楼一样,每个人颈部一刀致命伤,伤口的深浅与长度几乎一致。

他一边思考着宋直一这个人,一边重新返回楼下,每一步都像是踩在棉花上一般,脑袋飘乎乎的,根本理不通想法。方才查验尸体的时候,他还看到了那位帮他做棺材的日本人,他的手上,因为当时留下的小擦伤,都还未完全消退……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吼,晋然循声望去那扇他打破的窗户下,谢磊瘫坐在地……他不知何时也进来了。

晋然奔过去,扶起他来。

谢磊完全崩溃了,“为什么?为什么啊!”

有的时候,有的场面,不要亲眼看见的好。

外面的阳光透过碎玻璃照进来,斑斓五彩,映照在地上的老幺的脸上。他才十八岁,他很喜欢中国的旗袍,这里的物资处没有旗袍,他正打算自己缝制一件。如果不是地上的红,如果不是颈部的伤,他看起来,真像是睡着了。他很胆小,他很可爱,他长得很漂亮。0413的所有哥哥们,都喜欢逗他。下辈子,老天爷,你把原本就属于他的女儿身给他吧,不要再让他忍受这一世经历的苦了!

同一个太阳散发的光芒也照进到佐藤凉太的房间里。虽说烦事扰心,他昨夜吃了高桥彻送来的便当后,却也很快便睡着了。早上一睁眼,那个问题又冒出来:“找谁来jiāo往试一试呢?”

他查看了今天的课表,只下午有两节课,他随便吃了些从别处搜刮来的零食,又躺回床上。百无聊赖,他开始翻书看,这是一本中文,是他去中国辅助Ney哥完成任务时,悄悄带回来了。听说政宇哥也偷偷带回了一些音乐CD给泰亨。

这里是严禁外面的文化流入的,若是普通人被发现了在听外面世界的音乐,看外面世界的书,那是会受罚的。

佐藤凉太脑子里一面想着找谁jiāo往的问题,一面心不在焉地看着中文书。此时纸上一个单词进入他的眼睛,视线已经移到下面的三行后,那个单词才进入他的脑子。

“居然!”

他又折回去看那个单词,“居然!”

他蹭地一下坐起来,“对啊!居然!中文里的居然和竟然是差不多的意思,发音却不一样。”直一那小子,肯定是回忆的时候,把‘竟然’说成了‘居然’。王强生前说的最后一句话不是“居然什么都不知道。”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