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6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63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嗯。”

“几点?”

“六点。”

“哈维教授的船几时开呢?”

“这个,具体不知道,可能吃过饭就走。”

从南岛回来之后,晋然躺在床垫上辗转反侧,王强的死就这么算了?他清楚地知道答应Ney的jiāo换条件是最佳选择,何况他不是一个人走,他还要带着杨小姐一起逃。但是,他就是过不了心里那一关,好兄弟死地莫名其妙,就这样放任不管了吗?

带着这份愧疚和与之相反的理智,晋然久久不能入眠。

大概凌晨三点左右的时候,他听到尖叫声,叫声之中充斥的是人最害怕最无助的情绪。晋然立马翻身起床,奔到阳台处,仔细聆听,想要确认声音的来源。

满月之下,整个北岛都很亮,可以看清楚地上草的样子,屋顶瓦的颜色。

又一声尖叫嘎然而止,但这已足够让晋然清楚声音的来源:隔壁0413。他附在阳台栏杆上,朝那边望。

突然,对面阳台上,一个身影翻上栏杆,停顿了只一秒,忽地跳了下去。二楼距离下面草地的距离,少说也有两米五。那个身影跳下去之后,明显伤了腿,在草地努力想站起来,但是不能够,他只好靠着手肘的力量爬行着。看得出来,他急切地想要逃离那里。

晋然立刻转身往楼下跑。他飞奔到那个身影身边,身影抬头的一瞬间,他才辨出这人正是谢磊。

晋然瞪大了眼睛,“怎么……”

谢磊立刻将食指竖在人中,“嘘。”他的手指在颤抖,额头上浸出豆大的汗珠,这样寒冷的天气,只因为疼痛还是恐惧?“快,快走。”

晋然虽不明白为何,但看谢磊的样子,他没犹豫半秒,立刻背起谢磊往家跑。

到了屋内后,晋然明显感觉到,趴在他背上的谢磊……在发抖。

他伸手去开灯,被谢磊一巴掌拍下去,“不!”晋然感到自己的手背火辣辣的疼。

“不能开灯吗?”

谢磊没有回答,许久后晋然才发现他在哭,身子又是抽泣又是颤抖。晋然把他扶到沙发上,“你的腿受伤了吧?”说着他开始检查起来,发现谢磊居然只有右脚崴了,应该稍微揉一揉,过一阵子就会康复。真是神奇,那么高跳下来,居然没伤到骨头。可是他刚刚明明站都站不起来,这样的受伤程不至于吧?他是被吓着了还是身体其他地方还有伤?

香樟山 第180章

“晋然哥,把我藏起来?”谢磊两只手紧紧拽着晋然的胳膊,“把我藏起来。”他还在发抖。

“你怎么了谢磊?”

谢磊不说话,一直发抖。然后,他拖着右脚,急匆匆地爬上楼梯,手脚并用,冲进王强的房间,钻进柜子里,还将柜关上了。

晋然不明所以,追上去,拉开柜门,却很快又被谢磊合上。

“谢磊,谢磊……你到底怎么了?”

“嘘……嘘……”里面发出嘘声,“千万不要被发现了。”

晋然皱眉,谢磊这是怎么了?他打算去0413看一看,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晋然走出0314,带上门后反身的一瞬间,仿佛看到远处闪过两个人影,一高一矮。但只是那一瞬,两个人影就转进拐角,被前面的一栋房子挡住消失不见了。晋然顿了两秒,还是决定追上去看看。

他追了几栋房屋后,依然没看到那两人,或许是自己眼花吧?晋然又折回去,来到0413的门前。

虽然夜很深了,理论上不应该打扰,但是那些尖叫声和谢磊的怪异行为,无论如何都得确认一下才能放心。

他敲了敲门,无人应答,他继续敲……大概过了两分钟后,里面传来毫无精神的应答:“who?”

听不出是谁来,0413的人太多了,晋然也不是全部都熟悉,何况还有几个从来没说过话的外国人。

“我是晋然。”

然后里面又传来英语声,透过声音仿佛都能看到对方睡眼朦胧的样子。但是晋然不知如何回答,“I,I……谢磊他那个……呃……”

“窝闷水了。”里面说了句撇脚的中文。

“那个……You,OK?”

“what?yeah,ok!”

晋然站在门外,说不清道不明,只好砰砰砰再敲门,jiāo流不行,进去查看一下总是更放心些。“please open the door!”这句英文老子会!晋然心说。

“why?you back!窝闷水了。”

“open the door”但是里面再也没了反应,“喂!喂!”晋然边吼边砸门。他叉腰盯着门,没办法,只得先回去。要不等明天谢磊好些了,让他用手机刷开门,如果他带着手机的话。而且还要让他去看看医生,他现在很怀疑,谢磊是不是和王强一样,被注shè了什么P14,P15……之类的东西。只有这一种解释才说得通了,现在摆明了他的室友们都安然无恙,如果不是被注shè了yào物,谢磊何故从阳台上跳下来,精神还那般不正常。

屋内,比较矮的那人透过猫眼看到晋然离去,转身道:“他走了。要把他也解决掉吗?”他们是发现被晋然跟踪之后,又特意再从另一个方向返回来的。

长得高的那人摇头,“不用,只需要把剩下的这个人也解决了就行。”他们特意放了一个人还没杀,只是把他迷晕了。

“可是哥哥,那样的话,计划就……”

“换一个人也是一样的,他或许还比这个人更合适。”他的眼睛朝下,看着地上躺着的那个被他注shè了麻醉剂的人,然后抽出腰间的匕首,蹲下来,在昏迷的人喉部轻轻一划,血就喷涌而出。他在他的衣服上擦拭了几下,重新将匕首放回去。

“走吧。”

一高一矮的两人再次离开这里,不同于上一次的是,0413又增加了一具尸体。

0413室的一楼,二楼,地板上,房间里,沙发旁,全是尸体,满屋子的血迹。

第二日,晋然轻轻拉开柜门,谢磊蜷缩在里面睡着了。他这样子,更像一个无助的弱小的女孩儿了。他轻轻拍了拍他:“谢磊。”

谢磊睁开眼睛,只一秒钟,他好像反应过来什么,眼泪一下子溢出来。

晋然再次慌了,“你怎么了?”

不问还好,经这一问,谢磊失声痛哭起来,“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谢磊哭得完全不能自已,话都说不出来,气儿也喘不上气。

晋然只是在一边看着,都觉难受。但他觉得,谢磊不像昨天那般糊涂了,看他的状态,他清楚记得昨晚发生了。可是,他的室友不都好好的吗?0413应该没发生什么事情,他为什么哭得如此伤心?

哭了许久后,谢磊停下来大口呼吸着。

“谢磊,你先出来。”晋然扶着他,柜子很小,他那般蜷缩了一夜,骨头都该僵了。

谢磊仿佛是把整个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