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6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60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晋然斥说。

“Ney哥是谁?”松果一脸无知地问。

佐藤凉太把疑问的目光投向晋然。

晋然立刻明白过来,“就是黄寅哥哥。”

“喔……”松果点起头来。

佐藤凉太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字,“Ney的中文名字叫黄寅?”

晋然没理他。为什么松果会叫Ney为黄寅,在香樟山病院的时候,可是只有他一人,肯定地认为Ney不是黄寅的啊。怎么这时候,大家都清醒了,他反而混淆了。

“黄寅哥哥和我一起睡。”

“啊?”佐藤凉太发出惊呼,明明上次他来南岛的时候,看见那个女的在Ney的房间。

不过这个答案对于晋然来说,倒是舒心极了。

佐藤凉太捂住嘴巴,但露出的眼角分明表示他在笑,“两个男人一起睡啊?哇咔咔……”

“你兴奋个什么劲儿?”

“两个男人诶,睡一张床!”

晋然看他那八卦劲儿,突然反应过来,这可是是新世界。同xìng恋才是正常的,异xìng恋是不正常的。所以当佐藤凉太误以为杨小姐和Ney睡一起时,觉得没什么,听说Ney与松果一起睡,反倒兴奋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晋然立刻说。

“你怎么知道就不是?”此时他仔细打量着松果,“他长得还挺乖的。”

晋然一把将佐藤指指点点的手按下去,“说不是就不是。”

“切……”

过了一会儿,佐藤凉太又说:“不过……Ney那么深情的人,居然喜欢上别的人了,我也很纳闷儿。”

“嗯?什么意思啊?”晋然虽然嘴上这么问着,但他第一时间就想起了那个黑色盒子,他在Ney的房间发现的。那个关于死去的黄寅的盒子。几件命案串起来,他好像知道了他们之间的故事,又好像一切都是他的想象。

“以前啊……Ney哥爱上了一个中国男孩儿。超级超级超级爱的那种!有人说因为那个男孩儿,Ney哥的xìng情都变了,还申请要退出组织。”

“这个组织还可以申请退出的吗?”

“当然不可以!不过Ney哥不一样嘛。他是在正常世界长大的,在美国受的教育,传说他是我们大boss的儿子。但也只是传说,具体实情我们都不知道。反正当时因为他恋爱的事情,闹得挺大的。具体有多大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你想我们这里那么远都有消息传来了,就可以想象轰动不下。”

晋然点点头。

“我一直好奇,Ney喜欢的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会有那么大的魅力……”佐藤凉太又转头看看松果,“不过人心是会变的,什么都不是永恒的。”

“或许,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不过比平常人善良许多。”晋然像是自言自语般。

“说得好像你知道一样。”

晋然摇头,“不知道。”

不知不觉间,随着人群而走的他们回到了居住区。此时,云层被大风吹散开,天空抛出一颗又亮又圆的月亮,将这片区域照亮。女孩儿们有的去了澡堂,有的去了食堂。松果说他饿了,二人便随他一起去了食堂。

松果打了一碗白粥,两个馒头,一叠咸菜,找了一张桌子坐下开吃。

晋然观察了一会儿她们打饭的程序,道:“她们不用刷手机?也不限制食量。”

佐藤凉太说:“她们没有手机。体力工作繁重,不能限制食量。再说,就她们吃的这些食物,不用限制,让你随便吃也吃不了多少。”

晋然特意排进队伍里,想要尝尝南岛食物的味道。在轮到自己时,里面打菜的姐姐稍微有些吃惊,态度立刻恭敬起来,手上的动作也充满惶恐。晋然随便要了点吃的,坐在松果的对面,开始吃起来。

香樟山 第177章

第一口粥入口,晋然就紧闭上眼睛,我擦,这粥……绝对是剩饭熬的。这些日子里,他在北岛吃惯了美食,再吃这样粗鄙的食物,真是难以下咽。

晋然环视周围,女人们大口喝粥,馒头嚼得津津有味,好像她们的食物味道和自己的完全不一样。他俯首问:“松果,好吃吗?”

“嗯,和香樟山的一样好吃。”

话说香樟山病院的食物,晋然也是吃过的,那叫一个难吃。

“你从下了船之后,就一直在南岛吗?”晋然猜测松果是没吃过北岛的餐厅。

“南岛是什么?”松果睁大了眼睛,然后继续乖乖啃馒头。

佐藤凉太代他回答,“是!从下船之后Ney哥就一直在南岛,如果这位小弟弟一直跟在他身边的话,也就没去过北岛。”

“Ney一直在南岛?”晋然的态度一下子不对劲了,“我和王强怎么在科技部见过他呢?还有张护士。”只要话题有关王强的死,他的语气就立刻变得咄咄逼人。

“晋然!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张护士,你是说张姐吗?”一旁乖乖吃饭的松果忽然抬头,“张姐她哭了。”

“你说什么?”

“张姐她哭了。”

“闭嘴!”佐藤凉太朝松果大吼。

吓得松果缩起脖子,立刻将馒头塞进嘴里,不敢再说一个字,就差快哭出来了。

佐藤凉太严厉的样子,和平日的形象大不相同,晋然皱起眉头,露出不满,“你何必这么大反应!”

佐藤凉太动了动嘴,没再说话。三人就此止住关于张护士的话题。

吃过饭后,三人一起往Ney的住处走。路过泰绒的房间之时,佐藤凉太看见他放的棉被还在门外,而屋门明明开着,说明泰绒大妈已经回来过了。大妈具体多少岁佐藤不知道,上次他去过她的房间,发现她的睡的床很硬,Ney告诉他背痛腰痛的人爱睡硬床。所以他猜测泰绒应该是个上了年纪的大妈,身体不大好。

“为什么不把棉被拿进去,是不敢随便拿东西吗?”佐藤凉太心想,那就自己亲自给好了。他对晋然说:“你们先回去,我办点儿私事儿。”

晋然也看见了那床棉被,知道佐藤凉太特地从物资处领过来的,虽不知道他到底是要给谁,但也能够大致明白,便点点头带着松果走了。

屋门虽然开着,但是里面的灯却没开,或许大妈暂时出去了。他提领着那床被子,脱了鞋进入门内,摸索一阵,打开了灯。

佐藤凉太这时才看清自己脱下的鞋的旁边,摆了一双脏兮兮的女式球鞋,上面满是泥土,就连鞋内也沾了许多泥土颗粒。佐藤凉太撇嘴,嫌弃地摇摇头,大妈也太不讲究了。现在他后悔答应Ney哥赔偿她一床棉被了,现在想想不过是披着她的被子,在外面溜了一圈儿,然后不小心给棉被的边边角角沾了些灰,那么点灰尘……再对比这双鞋上的污垢,简直不值一提。佐藤凉太随手将自己拿来的被子一扔,本来还说想和大妈亲口说,这是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