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6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钥匙的库房,只有我才有钥匙能够进去。小柳你知道刘护士还给谁这房间的钥匙了?”

“没有吧。”小柳回答。

程主任又补充,“按道理说,除了刘护士本人,没人有钥匙了。”

晋然看见床边的柜子上,有一串钥匙,他抓起来,“就是这个。”

小柳识得,“是这个。莫不是凶手杀了刘姐,出去时没关门?”

“程主任,我看你们楼道走廊都没有监控?”

“没有没有,这里安装这些没必要,资金也不允许。”

晋然点点头,走进卫生间。普普通通的,一个淋浴洒花挂在墙壁上,右边的角落是马桶,盖子是合上的,左边是一面镜子,镜子下是搁的一些洗漱用品。他又拍了许多照片。

“我们会把这些东西带走,拿回去检测。”他对卫生间门口的程主任说。

程主任点头,“那是那是,都要检测一下的。”

地面湿漉漉的,但感觉十分干净。“你们冲洗过现场?”

“不是不是,”程主任摆手,“我来的时候,淋浴的热水还放着,淹了一地的水,我走进来才关的水。我想她是洗澡的时候出的事儿。”

晋然皱紧眉头,“你进来时,水面有没有漂浮什么东西?”

“没有,这个没有。你想这水流了一夜,什么都冲得干干净净的,我进来时,这里面什么都没有,特干净。”

晋然点点头,又把卫生间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他特意留意了卫生间,没有通风的窗户,只是简单地取掉了三批砖块,有三个洞。

“这个热水是从哪里接进来的?没有看到热水器。”

“是从公共澡堂那边接过来的热水,这间卫生间是后来搭出来的,这两边墙都是隔断墙。”

晋然敲了敲隔断室内的那面墙,空心的。“你的意思是,只有刘护士才有单独的卫生间,其他工作人员都是在公共澡堂洗澡。”

程主任点头,“山里的条件有限,只有少数人才有独立的洗漱间,刘护士是这里的老员工了,所以……”程主任想起来,当初院长打算让刘护士把房间让出来给杨木木,幸好刘护士死活不答应,否则出事的是杨小姐可怎么办!死的是一个让许多人讨厌的刘护士,倒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第16章

晋然把现场勘查得差不多时,两个老油条抬进了一个担架和遮布,还背了两个工具箱。两人放下担架,一人进到浴室,一人在屋子周围,开始一一采集指纹,把一些物品装进透明袋里。

程主任心想,终于开始做事了啊。

又过了许久,张警官三人回来了。“小晋啊,怎么样?天色不早了,我们得走了,至少要先把尸体拖回去。”然后又问程主任,“对了,通知家属了吗?”

“通知了通知了,但是她老家在HN家属可能得明天才能到。”程主任与刘护士是老乡。

“嗯,那么你直接让家属来警察局签字吧,我们会尸检。解剖什么的是避免不了的,你要把家属的联系方式给我们。对了,你和目击者也要跟我们去一趟警局。”

“是是!”

此时,两个老油条也表示所有该采集的都采集完了。

“走吧。”张警官向晋然偏头。

“张队,山路来回费时间,我想,今晚我可以留下来先做一些调查和笔录。只是程主任和目击者的情况反映,恐怕不太够。如果是谋杀,凶手一定是病院的人,侦查的时间非常宝贵。而且要是在其他地方发生刑事案件,不都得留人保护现场的吗?我们这都走了,不太合适吧……”

张警官看着晋然,仰脖子干笑两声,“哈哈,行!看我们警局冉冉升起的新星多么负责!你留下来,留下来吧。”最后几个字轻轻从他嘴里飘出来,让人听来很不舒服。“程主任,还得麻烦你们病院收留我们这位小兄弟一晚。”程主任哈腰点头应承了,张警官昂头迈步说,“走吧!”

张警官带着两个老油条抬着尸体走了。

程主任对那几个站着的护士说,“我和小柳去警局,所有人配合这位警官的调查,他的住宿还有院里的事情就jiāo给张护士负责,你们赶紧去把张护士叫来。另外,我已经打电话通知院长了,他在外地,可能明早才能回来。回来后,所有事情都给院长jiāo代清楚,但是不能乱说话。”

几个护士小鸡嘬米地点头。

“小柳,走吧。”

程主任让院里的采购师傅史密斯开车搭着自己和小柳,跟着张警官的车下了山。

看着张警官和程主任都走后,晋然环视一圈,盯着那群护士一笑,“说吧,谁和死者争吵过?”

护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支支吾吾,都记着程主任的jiāo代,不敢乱说话。加上之前发生了误把杨小姐囚禁的事件后,程主任特地召集了所有的工作人员开会,说明了的杨小姐家对病院的重要xìng,不能得罪半分。统统摇头否认,“没有……没有人。”

“别否认了,方才我问你们程主任,死者又得罪过谁,他却回答我说没人和死者争吵过?太明显了,说吧,是谁?”

护士们慌了,也不继续摇头否认,也不敢直接说出来。

“哎!你们真是,这有什么好隐瞒的,我是个警察,查案而已,你们只是义务提供线索,又不会怎样。再者,这里发生命案,你们难道都不担心各自的安危,不想抓住凶手。听说三年前,这里就发生过类似的案件,连死亡的方式都是一样的qing化物中dú,这次再不破案的话,谁能保证不会再发生凶案?”

这段话把许多人都说动了,毕竟人命关天,谁也不想死,其中一个护士,正是那日合伙抓过杨木木的,就想跳出来说出实情。

“警官辛苦……”张护士踏进门内,“您看,我们是不是换一个地方,方便你提问调查。”

晋然回头看了一眼进来的女人,她眼神淡然,姿态镇定,完全没有受到事件任何影响似的,但脸上分明又浮现了一层该有的为死者悲悯的颜色,一切都恰到好处。

“一个让人相信的女人,一个让人佩服的女人。”晋然再心里对自己说,他环顾屋内,的确,不适合在这里进行提问和笔录,答道:“好!”

“院长和程主任不在,院里暂时由我负责,我姓张。”她伸出手。

他也伸出手,轻轻一握。“我刚参加工作不久,叫我小晋就好。”

打过招呼,张护士把晋然安排在了会议室,这里十分适合做笔录。

“张护士,你可知道死者生前与谁有过纷争?”

她微微一笑,“对不起,我和刘护士分管不同楼层的病人,每天的工作几乎没有jiāo集,所以,我不是太清楚。”

“那么……”晋然看着空dàngdàng的会议室,方才的那群护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