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5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59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嗯,我好想听过。”晋然默默点头道。

“你不可能听过。”

“为什么?”

“因为这是泰亨写的,你在中国生活,怎么可能听过呢?”

“是吗?”晋然将信将疑,自己确实对音乐不算了解,不过这个旋律,真的是似曾相识。

佐藤凉太继续忘我地哼着……

看着他忘情的样子,晋然想起来了,这首歌是他从师兄那儿听来的。师兄是个爱好广泛的逗比,无论游戏音乐还是体育,他都喜欢。好像他的生活就是上班赚钱供养他无尽的爱好。他每天都乐滋滋的,为这个球队的胜利欢呼,为那个乐队的新歌呐喊。他喜欢的歌手很多,欧美日韩香港台湾的都有。每次喜欢的歌手出了新歌,他都会第一时间买来听,无限循环地听,直到他旁边儿的人都要听吐了为止。最要命的是,他不仅自己听,还一定要推荐给他朋友。晋然自己就“深受其害”,他也不会拒绝师兄,师兄说好听,他就听。经常耳朵被他递来的耳机塞住,里面传来的歌词,一句不懂,就那旋律一直反复反复,到了晚上睡觉,都是那旋律。

所以这首歌,一定是师兄给自己听过的,他肯定。

“这首歌真的是泰亨写的?”晋然再次问。

“当然啦!”

“音乐部创作的歌,会传播到外界去吗?”

“应该不会吧,谁会去传呢?”佐藤凉太撇着嘴。

“喔……”那就是巧合喏?晋然并没有放在心上,他以为艺术是会有巧合存在的。但是,艺术表达的东西可能会相似,却不会有一模一样的表达方式。每一段旋律都是独一无二的。

走了一阵子后,他们来到了女孩儿今天劳作的地方。在很高很高的路灯的照耀下,她们的脸埋进影子里,手就像机器般往地里做着同样的动作。

站在远处的晋然,借着昏暗的路灯,并不能看出这些翻过的泥土里栽种的是什么。

“Ney哥还真就只是看着他们干活。”一旁的佐藤凉太双臂jiāo叉,盯着一个方向,喃喃自语。

晋然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一个很明显是男人的身影,站在田土外的小路上,眼睛始终看着一个方向,不知道在看什么,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Ney哥……”佐藤凉太一边高声喊着,一边朝那人走去。晋然顿了一下,还是抬脚跟上去。

Ney应声转过头来,“你怎么又来了?”话还没说完,他也看到了晋然。

晋然也不清楚自己是带着怎样的表情,开口说:“又见面了。”

Ney咧了咧嘴,“你也跟来了。”

“你是指我从中国跟来新世界,还是指我从北岛跟来南岛。”

“都不关心。”Ney轻声说道。然后,他看向远处,笑了。

“黄寅哥哥……”一个欢快的男孩儿声。

晋然转头一看,不禁念出声来,“松果……”

“警察哥哥,你也在。”松果的手里握着两颗果子,上面还有叶子,也不知是从哪里摘的。这果子也是晋然没有见过的东西,可能是这岛上的野果子,居然在冬天结出来。

松果将一颗给了Ney,另一颗给了晋然。

晋然木讷地接过来,与此同时,离开香樟山那一晚的画面也一一浮现在脑海。当时,他躲在楼梯口偷听到张护士与Ney的争吵,接着他冲进囚禁松果的房间,但他们三人都不见了。他顺着线索找到地下通道,再通过地下通道混上了离开中国的车。

每一次发生大事之前,他都会听见张护士和Ney的jiāo谈,真是讽刺啊!

而今,那晚自己担心的精神病人,他现在好好地站在这里,送水果给自己吃。晋然咧开嘴,笑着,一口咬下去,味道苦涩,但却有一股特别的感觉充斥着口腔。

“好吃。”他笑着对松果说,继续咬下一口。

松果听闻,满意地左右跳脚。

佐藤凉太张大了嘴好奇地看着晋然,“真的吗?我在山上看到过这种野果子,但从来没试过。你,你给我吃一口……”

晋然像是没听见一般,怪异地笑着一口口啃果子。

Ney将手中的野果子给了佐藤凉太,“怎么还跟个小孩儿似的。”然后他向田间走去。

香樟山 第176章

佐藤凉太拿到果子,高兴极了,“嘿嘿,谢谢Ney哥。”接着,他一口咬下去。

“……”佐藤凉太吐着舌头,“这是什么味道啊?好苦啊!还这么涩!”大半颗果子剩在手中,他随手就给扔了。

松果在一边儿露出失落的神色。

晋然已经吃完了,他问松果:“杨木木姐姐也在这里对吗?”

“嗯。”松果点头,“姐姐就在那儿。”他指着远处田里一个瘦小的身影。

晋然顺着望去,那个他心心念念的,陌生又熟悉的背影。她像其他女孩儿一样,蹲着身子劳作,但是晋然一眼就认出来了,那就是她。她像只猫,弱小却又倔强……想到此处,晋然不禁嘲笑自己,他哪里了解她?他认识她才多久?他和她从未有过哪怕一次的深入jiāo谈,可是他就是想要保护她,哪怕jiāo出xìng命……

他看她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像是要把所有的疲劳jiāo给大自然。许久后,她转过身来,看着向她走去的Ney。

她的眼里只有Ney!

“呵呵……”晋然笑得和傻子似的,头埋在松果的肩膀上,“呵呵呵,呵呵呵……”

佐藤凉太还在吐着嘴中的残渣,“你笑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他一面笑,一面拍打松果的背,松果哎哟哟叫起来。

晋然抬起头来,“哎哈哈……”用手背擦眼泪,“没什么。”

到收工的时刻了,大家都开始收拾着往居住区走。她们就像八九十年代,从大型工厂下班一涌而出的女工们。虽然身姿显出疲惫,脸上写着倦意,但是大家相互挽着一起回家,还是能发出一阵阵的笑声。

佐藤凉太看见晋然松果两人搭着肩一起走,便奔上前八卦,悄悄问晋然:“你认识Ney哥的弟弟?”

“弟弟?”晋然大声反应。

“嘘,小声点啊。”

晋然把声音压低,“你说松果是Ney的弟弟?”他指着身边的松果。

“离开中国的时候,在船上,他是这样告诉我们的。”

晋然点了点头,他猜测,Ney这样说,应该是为了保护松果吧。松果的精神状态确实有问题,但如果他是Ney的弟弟,也就没人敢欺负他了。

晋然转头看着松果,他走路蹦蹦跳跳的,真的很欢乐。这个不正常的世界,或许是他的乐园。

“果果,你的Ney哥每晚都和那位小姐姐一起睡吗?”佐藤凉太又开始八卦了。

这个问题,就像一支箭,一下子shè穿晋然的心脏。

“你怎么这么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