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5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58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一个穿白大褂的人,持着解剖刀,开始向那尸体伸去。

晋然眼珠子一动不动地看着那把刀,那根本不是解剖用的手术刀,而是一把匕首,他见过那把匕首,是金政宇刺杀自己时用的那把。

而手持匕首的人,分明是Ney!

尸体的面容也突然呈现出现,那是他父亲。晋然大吼:“爸!”

“不要!不要!”晋然哭喊着在桌子上惊醒了,绿色头发的人不解地看他:

“are you ok?”

教室里空dàngdàng的,只有他们两人。晋然没理绿发男孩,跌跌撞撞冲出教室。太阳已经快要落下去,他拿出手机一看时间,已经过了五点。他向之前查到的可能是佐藤凉太授课的教室奔去。但是太晚了,这里也和刚刚自己睡着的教室一样,空无一人。

晋然喘着粗气,这时候,方才噩梦的画面更加清晰,他觉得自己要崩溃了。他蹲下来,靠着墙,想要就此放弃一切。放弃寻仇,放弃回国,放弃活下去……就这样了,就这样吧行不行?就这样去另一个世界和父亲见面,对王强道歉。当年父亲离开的时候,自己为什么要坚持一个人长大,为什么不选择放弃,和父亲一起走呢?这些年,一路过来,有什么意义啊?晋然抱着头,不知是哭是笑……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你在那儿鬼哭狼嚎什么?”

晋然抹了抹鼻涕和眼泪,抬起头来,原来是佐藤凉太站在门口。

“中国的警察这么喜欢哭的吗?”佐藤凉太撇嘴俯视着他。

晋然站起来动了动嘴,“你说你可以带我去南岛。”

“是。”佐藤凉太伸手牵他起来。晋然借着他的拉力站起来,“现在就可以去吗?”

佐藤凉太手chā裤袋转身走出去,“我要先去一趟物资处。”

晋然再次擦了擦眼睛,乖乖跟上去。

到了物资处,佐藤凉太与对方说了一阵,晋然听不懂。随后,对方拿出一个大袋子,佐藤凉太签字后,那人从袋子里取出一床棉被,在棉被的标签处用写上了佐藤凉太的日文名字后,再塞进袋子里。

佐藤凉太提着那床被子,对晋然偏头道:“走吧。”

他们穿过安全部,搭上去南岛的小船。

远处的海平面上,趴了一颗夕阳。晋然呆呆地看着……心中念着:“太阳是没有意识的,大海是没有意识的,这艘小船也是没有意识的。所以,他们都不会痛苦!”

“想什么呢?”佐藤凉太抱着那床棉被,问。

“死亡。”晋然盯着夕阳说。

佐藤凉太皱眉,“想这干嘛?”

“因为死了就不会有意识了,就不会痛苦了,什么都不会有了。”

佐藤凉太看着这个黑乎乎的中国人,“你现在很痛苦?”

晋然摇头,“没有……”接着苦笑,“我只是觉得人生没有意义了,再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佐藤凉太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船继续向南岛行进,期间有一只鱼儿突然跃起,滑过船舷,又落回海里。佐藤凉太看到了像小孩子般咧嘴拍手,迟迟发笑,趴在船舷像要清楚那只鱼儿的去向。

接着他抬头看着晋然说:“你看鱼儿都在想着好好活着。”

“有什么意义呢?”

“它不经意间的轻轻一跃就能逗笑我,每个生命都有它自己意想不到的意义啊。”

“我不是鱼儿,不是蓝天,不是白云,不是太阳……我不能逗笑谁,也不能供人观赏,也不提供能量。我作为一个警察,失败至极,来到这里,我的人生就这样了……”

“再怎么样!那也是你的人生啊!”

“我的人生……”晋然转过头来看着佐藤凉太,“我的人生。”好像有什么东西,阻碍心脏呼吸的东西,瞬间打开了,血液再一次流向全身……晋然张开嘴,深深呼吸了一口,凌冽的风像是有生命一样钻进喉咙。

下船之后,顺着之前走过的路,佐藤凉太带着晋然来到居住区,一大片的房子,空无一人。

佐藤凉太找到泰绒的房门外,将棉被袋子放在门口。对晋然说:“她们要到天完全黑了才会回来,我们先去各处转转?”

晋然点头,“好。”他看着密密麻麻的绳子上搭的衣服,“这里住的全是女人?”

“是。除了你要找的Ney哥以外。”

晋然一惊,“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他。”

“不然你来南岛还能是为了什么?”

晋然无言,但他心中有个预备答案,“也可以是找杨小姐。”但这还不如事实答案来得好。

“你认为是Ney哥给王强注shè了P-13?”

晋然不否认。

“他是不可能那样做的。Ney哥不是那种人。正是因为我对他绝对的信任,所以我可以带你见他,有什么疑问你都可以当面对他讲,Ney哥从不说谎。”佐藤凉太信心十足地说。

香樟山 第175章

如果说北岛是绿化良好的别墅市郊,那么南岛就是彻彻底底的乡土农村。碎石铺就的马路,只够一辆中型货车行驶。周围目力所及之处,全部是栽种的庄家。

从小在农村长大的晋然一路侧头看着路两旁的景色,他敢肯定,如若此时是夏天,一定也能听见片片蛙叫声。

“东边儿是用的,西边是吃的。”佐藤凉太在一旁如此介绍说。

晋然偏头,不解。

“北岛是一个圆,居住屋环绕里湖而建。南岛是一个葫芦,它的中间是居住区,左边儿是工业,生产我们的要用的东西,右边儿是农业生产我们要吃的东西。现在我们就在往农场走,Ney哥应该就在那儿。”

“难怪……北岛的人可以专心学着语言,钻研音乐和艺术,却从来不为生计费脑筋。”这世界从来就没有唾手手可得的东西,如果有,那是因为在某个你看不见的地方,有一群人在替你辛苦。

“我们听到的呼啦啦的声音,是风力发电机产生的吗?”晋然问。

“你真聪明。”

“以前有去过一个地方,中国的西部,那里人烟稀少,就有许多风机,耳边一直响着的就是这种呼啦啦的声音,风越大噪音越大。南岛的人,就在这样的噪音下生活吗?”

“习惯了吧,习惯了也就没什么了。”佐藤凉太不以为意。

晋然微微点头,“习惯了啊……”

天渐渐黑了,脚下不平,佐藤凉太借着手机电筒的光,还是会不小心踩着什么不明物,左拐右颠。

“你把电筒关了,等眼睛适应黑暗,就看得清楚了。”

佐藤凉太照做,过了一会儿,果然如此。黑夜下,路是灰白色的,就照着那白色踏实地踩下去,比电筒的强光更让人放心。

“如果现在有月亮就更好了……”佐藤凉太呵呵笑道。慢慢地,他哼起歌来,是首流行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