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5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55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那两人,顺着她们的目光望向海面,漆黑一片,除了一只远去的船,应该是载着物资的货船。其他也没什么好看的了呀,“你们看什么呢?”

两个人好像被她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着了,其中一人肩膀一耸,转过头来,“是你……”

佐藤凉太也认出了她来,这不就是刚刚那个送货的小妹妹,叫智妍。她身边的人,想必就是开车的女司机,她依旧只剩下个眼睛在外面,警惕地看着他,还暗暗抱着智妍往她那边移动。

香樟山 第171章

Ney哥说他叫泰绒,是个身体不大好,只能睡硬板床的大婶儿。

“大婶儿,你们送完了货,还不回去,站在这儿做什么呢?”

大婶儿的声音还是很年轻,“我们送货迟到了,在受罚。”

佐藤凉太围着她们看了一圈,“什么惩罚?”

“站在这里,过了饭点之后才能回去。”小女孩智妍回道。

“那你们不就只能饿肚子了。”

“还不是因为你……”智妍说到一半儿,被泰绒捂住了嘴。

确实是因为自己,她们才会送货迟到。佐藤凉太咂咂嘴,“你们回去吧。提前走了也没人知道。”他看周围也没个人监视着啊。

两人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再不走,真的就要饿肚子了。忙活了一天,却没有东西吃,不难受吗?”

小女孩扯大了嗓子:“当然难受啦!”她嘟着嘴,愤恨地看着佐藤凉太。

泰绒立刻又阻止她。

佐藤凉太觉得这个大婶儿,对自己的防备心也忒重了些。悻悻地上了船,离开南岛了。船离岸边越来越远,他突然想起自己对Ney哥的承诺,便对着两个黑乎乎的人影子吼道:“我会赔你一床干净的被子!”

远处的黑影子,依旧一动不动。

船靠近南岛的时候,手机响了,佐藤凉太打开一看是高桥彻的消息:“凉太哥,晋然在你的屋外等你。”一看时间,已经是半小时之前发送的了。看来南岛的信号真的很不好。

从D区坐缆车到F区,佐藤凉太加快速度回到住处,还在里湖公路上之时,就看见1101的门口,坐着一个人。

“倒是不怕屁股凉。”佐藤凉太走进他。

晋然抬头,“你终于回来了。”

佐藤凉太刷开门,“进来吧。”

灰灰黑黑看到了陌生人进入自己家门内,带着又还怕又有攻击xìng的声音叫着。

佐藤凉太拿出猫粮和狗粮递给晋然,晋然不解地看向他。

“你喂它们一次,它们就对你亲了。”

晋然接过来,“或许有的狗可以喂熟,猫可不会。”他附身将食物倒进它们的碗里。灰灰黑黑见了,慢慢挪过去开吃。

“你觉得人类更像狗,还是更像猫?”佐藤凉太将猫粮狗粮收起来。

晋然看着吃得飞快的狗与慢慢品尝的猫,偏头道:“人很多时候连人类自己都不像,还能像动物?”说完,他直视着佐藤凉太。

“对!人太多变了。”佐藤凉太向厨房走去,不一会儿,端出两杯热咖啡。“你找我有事?”

“原来你们的家里,是有热饮可以喝的。”

佐藤凉太感到很不爽,“对!这就是D、E区与F、G区的区别。”

“你们不是自称人人平等吗?”这是王强告诉他的,在招募人群进来的时候,Ney是这样对王强说。

佐藤凉太想起在寒风中呆立的两个人影,“一切宣称人人平等的话都是谎言!这个世界本来就不会有绝对的公平。即使是动物与动物之间,天生长得强壮和毛发旺盛的,就是比柔弱的更有优势。人们养猫养狗不是也要看品种吗?人类为什么要强调不同品种的人要得到一样的对待?”

“因为我们是人啊。”

佐藤凉太撇嘴笑了,“你大半夜来找我,是要讨论人权吗?”

晋然喝了一口咖啡,仔细地回味了一番味道,坐在沙发上。“除了王强的事情,我还能找你干什么。”

佐藤凉太哼了一声,也坐下来,“比如……感谢我之类的,或者,感谢政宇哥。”

晋然的腮帮处动了动,他看见吃完饭的猫猫和狗狗都向佐藤凉太奔去。佐藤凉太抱起猫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抚摸着,狗则乖乖蹲在他身边,仰着脑袋望着他。

“像猫和狗这样的感谢方式?”

“…………”

“它们叫什么名字?”

“黑色的狗,叫灰灰。灰色的猫,叫黑黑。”

“为什么要反着叫?”

“这样才有意思。”

“如果你杀死了灰灰,黑黑还会不会感激你?安逸地在你的怀里享受抚摸?”

“别做这些无畏的比喻了!”佐藤凉太放下猫,黑黑一边叫着,一边跑远了。灰灰则依旧坐在佐藤凉太脚边,左偏头右偏头地盯着他看。

“关于王强,你有什么想说的,赶快说吧。我可不想收留外人过夜!”外人两个字,佐藤凉太咬得很重,晋然的态度让他很生气……不止生气,还有心寒在里面吧。

“王强生前的行为不正常,我想知道为什么。”

佐藤凉太心中一震,“你怎么知道不正常?”

“听你的语气,好像也知道他生前不正常。”

佐藤凉太呷了一口咖啡。

晋然看着不打算回答他话的佐藤凉太,继续说:“我怀疑王强生前自残!”

“你怎么知道他是自残,而不是被其他人伤的。”

“根据一些细节的胡乱猜测。”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肯定的答案?”

“我想知道,杀王强的那个小孩儿的供词。”

佐藤凉太发出嘲笑,“呵呵,供词?没有这种东西。”

“那么,我想找他聊聊。”

“聊什么?”

“我想问一问,他见到王强时,他是什么样子。”

“或许我可以回答你。”佐藤凉太搁下杯子,“我找直一聊过。”

晋然用期待的眼神望着他。

“事发的当天,宋直一两次见到王强。第一次的时候,他是正常的。第二次的时候,据直一说,他的头上已经带了伤,人也很古怪。”

“是额头上吗?”晋然问。

“是的,想必你整理他的遗体,也看到了。他的额头、身上都有许多伤,但那些都不是直一做的。直一只给了一刀,脖子上。”

晋然垂下头来,咽了咽喉咙,“除了额头上的伤还有其他异常吗?”

“他的言行。他不仅打了宋直一,还骂他,并且叫嚣着让直一杀了他。”

晋然蹭地站起来,“不可能!你不是jiāo代过他要小心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孩子吗?他不可能那样做的。”

“是啊。”佐藤凉太坐在沙发里望着他。“我也觉得蹊跷,但是宋直一一定没有撒谎,他没有那个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