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5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53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都不敢进。“切~~~~”佐藤凉太毫不客气地踏脚进去,他突然想要逗逗她,“要不进来喝口水再去送货?”

“不,不了。”

佐藤凉太看着两个女孩儿从始至终就没松开过的手,“我又不会吃了你,进来吧,这是你自己的屋子。”

小女孩儿智妍紧拉着女人,大着胆子说:“我们送货时间已经迟了,再晚些就要被责罚了。”

“没事儿!你就报我语言部部长佐藤凉太的名字,收货人不敢责难你们。”他伸手去拉女人进来,他触碰到脏兮兮油腻腻的衣服质感……

女人瞬间后退,跪在了地上,“你放过我吧,求求你!求求你!”还不停地磕头。

佐藤凉太的心脏好像也触碰到了脏兮兮油腻腻的东西,心生厌恶!

“我做了什么,让你那么警惕我?”但这句话,佐藤凉太没说,他只道出一个“滚”字。

女人几乎真的是连滚带爬,瞬间带着小女孩儿消失在了夜色里。不久后,汽车发动机声响起,轮胎碾压石子路的声音,也朝远处移去。

佐藤凉太进入屋子内,摸索一阵才找到电灯开关。屋子里只有天花板上掉了一个灯,灯光十分昏暗。而屋子外面,已经天黑许久,也不见路灯亮起。

即使关上房门,佐藤凉太也没有觉得这里比外面更加温暖,只是少了风吹罢了,而且还多了yīn冷潮湿之感。

房间很小,天啦!比晋然住的房间还小。晋然除了自己的卧室,好歹还有阳台,还有楼下的客厅……

这里有什么?

整间屋子大概只有8个榻榻米大,一张桌子,一张椅子,一张床,一个大纸箱子。

香樟山 第169章

佐藤凉太伸手翻开那个纸箱子,里面装的,是衣服。

“这是她的衣柜?”佐藤凉太缩回自己的右手。他抬头环视四周,门后,墙上,都钉着钉子,用来挂物件,有的挂着衣服,有的挂着袋子……

房间虽然简单,倒还干净整洁,佐藤凉太伸手拉出桌下的椅子,是木质的,表面已经有些木头皮被撕掉了。佐藤凉太觉着坐起来肯定不舒服,要是刮破了自己的裤子,就更亏了!他转而去坐床,这张床大概只有一米三的宽度,铺着一张一看质感就很差的床单。看得出来,这张床单的清洗次数不少,使用的年月想必也已经很久很久了。单薄的被子被折叠成豆腐块搁放在枕头旁。

佐藤凉太坐下去,顿觉像是坐在了实木木板之上。这样硬的床,可怎么睡?下面垫的是什么呀?他揭开床单,看见下面是纸壳子,纸壳子下面是草,具体是什么植物的枯草叶子他不识得。再下面,是一张坚硬的木板。

“好奇怪,就算条件差些,只要多垫些草叶子,总归是要软和许多。这人却只铺这么一点点草叶子。”

他胡乱铺回床单,坐了一阵子后,还是觉得这屋子冷得不像话,现在正值冬季,住在这样的屋子里,没有暖气。睡在这样硬的床上,还有那块儿豆腐……

佐藤凉太伸手将那块豆腐棉被打开来,裹在身上,用手捏着丈量它的厚度。

“太薄了!”还没有自己的小指厚。

就在这时,屋外院子里,传来叽叽咋咋的人声,声音尖得刺耳,都是女人的声音。佐藤凉太不喜欢这样的声音,吵吵闹闹,声调尖锐,让人不舒服。

他披着被子打开门走出去,一群穿着脏兮兮的工作服的女人涌回来,他们相互说着话,虽然身姿显出疲惫,说笑声倒是不绝。直到有的人看见了他,立刻呆立在原地,嘴里蹦出的声音也暂停了。

慢慢地,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她们相互抱着对方的胳膊,用害怕又好奇的眼光看着自己。

佐藤凉太走上前去,问:“有人知道从北岛来的Ney哥在哪里吗?”

人们都不觉得在问自己,听到的人虽多,却没有一个人给他答案。不一会儿,人群自然散开,让出一条路,走出一个男人,此人正是Ney。

“凉太,你怎么来了。”

“Ney哥,我总算见着你了。”佐藤凉太几乎是奔了过去。

Ney从上到下打量他,“凉太,你这是偷的谁家的棉被?”

“借的!我借来用用,这儿实在太冷了。”

“你找我有事?”

“嗯,有问题想要问你。”

“直接在chat问我不就好了。”

“南岛信号不好吧?我怕你一时没收着。”

“总会收到的。”Ney一边和佐藤凉太说着话,一边向前走。

“但是这件事情,我还是觉得当面问你比较好。”

Ney突然站定转回身来面向佐藤凉太,“这被子是从哪儿拿的?”他的下巴朝晾晒衣物的方向扬了扬,“偷的人家晒在外面的被子?”

“都说了是借。这是别人从屋里拿给我的。”

“谁拿给你的。”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不认识。”

“哪间屋子?”

“呐!那间。”佐藤凉太也扬了扬下巴,朝Ney的身后。

Ney转过身去,继续朝前走,很快就看见了唯一一间亮着灯的屋子,门大开着。他站在门口,“这间?”

“嗯嗯。”

“还回去。”Ney淡淡地说道。

佐藤凉太怏怏地走过去,正要踏脚进门,Ney一把掰住他。他疑惑地看向Ney。

“脱鞋!”Ney低头看着他的鞋子道。

“她的屋子里很冷的,地板肯定也冰凉!”

“脱鞋。”

佐藤凉太委屈巴巴地看着Ney。

“嫌冷的话,你可以套上泰绒的拖鞋。”Ney指着门口的那双大概只有235厘米长的女式拖鞋。

“她叫什么?泰绒?你认识她?”

Ney不回他,脱了鞋子进门去了,脚上只穿着袜子的他扫视地面,看见一个个脚印踩满了地板,他回头看佐藤凉太脱下的鞋子。“这些都是你留下的?”

佐藤凉太穿着女式拖鞋,脚后跟全踩在鞋子以外。“难不成还要我给她擦干净?”跻着拖鞋的佐藤凉太噔噔噔噔移到床边,将身上的被子一甩,准备走人。

Ney摇摇头,过去扯起那被子开始整理。整理的过程中,他看见被子的边边角角沾上了泥土,又拿责备的眼神看向佐藤凉太。

佐藤凉太心虚,肯定是他披着被子出去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泥地。他弯身拍去那些泥土,“反正这里也脏兮兮的,沾上一点也无所谓吧。”

Neyshè出了更严厉的目光。

“好啦好啦,我改天陪她一床更厚更暖和的被子。”

Ney这才罢休,收回目光,开始一点点折叠被子。

“你说泰绒她干嘛不多搁些草垫在下面,这床多硬啊,睡着不难受吗。”

棉被在Ney的手中变成了原来的豆腐块模样。

“可能是身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