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5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51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要去抚摸那块王强留下的痕迹,手抬在与自己脑袋一样高的位置时,他得出了一个结论:拽着王强往门和墙上撞的人,一定不是宋直一。

王强的身高比自己还要高一点,大概能够达到一米八,两块血迹的高度和自己的身高相同,大致是一米七六左右。如果一个人要拽着另一个人的头撞击门墙,那么撞击的高度一定是在拽人的肩部以下位置,这样才好使力,最高最高也不可能比拽人者的身高更高。而十五岁的宋直一,才一米六五不到。

晋然模仿着拽人头部撞击的动作,越发觉得不对劲,即使拽人者是一个比王强还高的人,撞击的位置也未免太高了些,王强不可能站得笔直被一个人拉着撞击墙门吧?

高桥彻透过门缝看晋然,觉得他像个神经病一样,对着空气挥手舞足,持续了好一阵子。“这人不会是伤心过度,傻掉了吧?”过了许久,他看晋然打开后门,出了教室。他赶紧穿过屋子,也从后门出去跟上。高桥彻左右查看,便看见晋然三两下翻过了围墙,没了踪影。高桥彻是部的人,不会武功,面对高高的围墙他毫无办法。他只好迅速原路返回,出了实验室楼铁门,沿着围墙外沿奔跑。等他到了晋然翻墙出去的位置时,哪里还见晋然的影子。

“凉太哥,我把晋然跟丢了。”

佐藤凉太立刻回他:“没事,你回部吧。”

在回复高桥彻消息的同时,佐藤凉太刚刚从王强的墓地离开。他得到了泰亨给的尸检答案:王强生前被人注shè了P-13。那是一种激素yào物,只有资历稍老的北岛人才听说过它。它是被新世界禁用了的一种yào物,早些年用于惩罚犯错人士。

被注入P-13的人,会变得狂躁不安,生不如死。就像有千万只蛆虫在你的每一节骨骼里钻来钻去,无数只蚂蚁啃食着你的肌ròu。随着yào物进入身体的时间加长,这种感觉会愈发强烈,即使意志再坚定的人,脑海中也只会有一个想法:死。只有死了,才能摆脱痛苦。但其实摆脱痛苦的方法还有一个,就是忍耐!只有挨过24个小时,yào物激素在血液里的浓度降低,慢慢排出体外,那种感觉就会消失,人也就活过来了。

王强应该只是刚刚被注shè了不久,在还有清晰的表达能力之时,他返回找到了不久前见过的直一,故意惹恼了他,求他杀了自己。他如愿了,他死去了……他应该是一个忍耐力非常低的人。

但是P-13早就在新世界消失了,谁的手里还有这种变态yào物?为什么要注shè进一个新人的体内?思来想去,佐藤凉太只能想到一个人:Ney哥。

Ney哥去中国执行任务四年,手里有无数稀奇古怪的yào物和工具,P-13也是其中之一。加上那一天,他本来就是打算要杀死晋然和王强的。他们看到了Ney,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虽然当时的他是答应自己放他们一马了。

最令佐藤凉太想不通的是,Ney哥不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既然他答应了自己,何苦又反悔,还是用P-13这样残忍的方式。

佐藤凉太想要找他当面聊清楚。

香樟山 第167章

北岛的人很少会去南岛。

要不是佐藤凉太觉得这件事情和Ney哥当面讲比较好,他是坚决不会去的。Ney哥原本的住处就在他的隔壁,也在泰亨和金政宇住处的隔壁:F区1201。

但是那间房子常年空置着,Ney哥就没有在那里住过几日,准确来说,他在北岛的日子都屈指可数。这一次好不容易完成任务从中国回来了,却一直待在南岛。

他是一个特殊体,是所有北岛孩子羡慕的对象。他不在北岛出生,也不在北岛长大,也从来不在北岛常年居住。但他却身兼北岛的要职,是北岛最大的部门科技部的部长。他是对于整个新世界来说都异常重要的人物。

四年前,Ney正式被组织委派到中国执行任务,其实都算不上委派,而是一种jiāo换。Ney好像提出了什么条件,或者是为了自己的个人目的才同意了去中国。

在去中国之前,他大多数的时间都在美国纽约曼哈顿,在哥lún比亚大学里活动。闲暇时间全世界乱跑也是他的自由。Ney具体在美国做什么,佐藤凉太就不知道了。他在很小的时候,便认识了Ney,但是却不常见面。随着他的年龄渐长,每隔三两年,Ney会在北岛出现一次。

但是,F区1201那间房子,一直为他预留着。

按理说,去某个区完成转移新人的任务,一般都能够在一年到两年内完成。但是Ney哥花了四年,具体原因,佐藤凉太也不知道。反正他不相信是因为Ney哥能力不行。听说,若不是上面催促,Ney可能还会继续耗在那里。任务结束的几周前,自己和政宇哥都被委派去了中国协助他。

佐藤凉太去了那个名叫香樟山病院的地方,完全不懂为何Ney会有耐心在那里待上四年,据说还是以清洁工的身份潜伏着。在那样苦涩的环境里,Ney是怎样熬过四年,怎样熬过一千四百六十个日与夜,度过那些无聊的日子。白天做着打扫的工作,夜里做着增添新人的工作,日复一日,没有北岛的艺术和文化,没有有聊得来的兄弟朋友。

从位于北岛南面的安全部出发,然后乘船半小时左右,就能踩在南岛的土地上了。佐藤凉太抵达之时,已近黄昏。夕阳的余晖打在海面上,并没有闪闪发光。近看这座比北岛小三分之二的南岛,无论它的表面如何与北岛无异,佐藤凉太的心里也会不自觉想到两个字:凄凉。

南岛狭长,形状似一颗长相畸形的花生。中间凹陷的部位,是距离北岛最近的地方,也是从北岛来的船只上岸的地方。中间这块区域是南岛人的居住所,左边的半颗“花生”是工业区,右边的半颗“花生”是农业区。整个南岛南部沿岸和偏荒之地,布满了无数台风力发电机。它们的扇叶每日在海风的吹打下,飞速旋转,产生的电力供南北两岛使用。

风力发电确实环保节能,但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它所产生的噪音污染。风机没日没夜地嗡嗡响,风小的时候像飞机起飞的声音,风大的时候甚至会产生嘶鸣,鬼哭狼嚎般。白天就让人不得安宁,若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更是搅的人难以入眠。

好在北岛离这儿还有半小时的船程,D、E区也只有少部分地区会受到风机噪音的干扰,但那也不在居住区,而是离南岛最近的海岸边。

佐藤凉太受不了这嗡鸣,上岸之后,大步朝前走,路面破烂不堪,一脚下去,乱碎石子就像水花一样四溅开来。还没走上多久,原本洁白的鞋子,就沾满了灰尘。就连裤脚边儿上,也有了层土。

走了一阵子后,佐藤凉太站定举目四望,一大片像安置房般简陋的粗鄙建筑出现在他眼前。那便是南岛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