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5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来着……对了!”她兴奋地拍手,“我们都叫他蛋蛋,但是全名我不记得了。”

“我跟蛋蛋很要好?”

“特别好!吃饭运动什么的都在一起。他很聪明,但是懒,成绩不好,你就帮他,作业啊考试啊都很照顾他。”

他们一直聊,聊到落日下山,聊到月亮当空。这是杨木木上山来最开心的一天,他和一个老熟人陷在回忆里,聊遍每个美好的瞬间。

“回去休息了吧。”最后黄寅提出。

“喔……好……”她宁愿聊到天亮。

他站起来,走在杨木木前面。突然转过身问:“你就没想过,去找刘护士算账吗?”

“啊?”话题突然扯开,杨木木脑回路没转过来。

“她把你关起来那么久,这么快你就全忘了?”他盯着杨木木,眼睛里有星星,“你跟他……真的很像,人好过了头!”

“跟谁?”

他已经走了,远处飘来他的回答说,“跟过去的我。”

他总喜欢这样,甩给别人冰凉凉的背影。

“刘护士?对哦,出来这么久,我只关心黄寅的事情,压根儿把她忘了,不管怎样要把喜欢的卡地亚找回来。至于算账的话……”杨木木敲着嘴唇,思索着,走几步后思路就飞到其他地方,嘴角不禁上扬,“我和他一起说了这么久的话,他还说我和他很像,咦嘻嘻嘻嘻嘻嘻……”蹦蹦跳跳回了房间。

第15章

警察到达山上时,已经是黄昏了,尸体是住在刘护士隔壁的小柳发现的。

小柳清晨时分来叫刘护士一起去食堂,平日他们都是一起吃早餐。

她喊了几声刘姐,没反应,发现门并没有锁,她便走了进去,却看见刘护士一丝不挂爬在浴室门口,半截身子还在浴室内,双手抓着自己的喉咙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浴室里的洒花还在流着热水。小柳摸了摸,刘护士的身体已经冰凉。

小柳吓得惊叫,赶紧找来了程主任。

程主任到来时,已经有好些护士围在尸体旁,她们捂着嘴,斜着眼,靠着床,倚着墙,挤在一起。程主任颤巍巍地走到刘护士身前,“拿个浴巾来,给她盖上。”

护士们这才反应过来,要给刘护士遮一遮。

水还在流,程主任跨过尸体,踏进浴室,水已经淹过了他的鞋底,他把热水关了。

程主任走出来,沉重说道:“报警!所有人都出去,等警察来。”

由于山路不好走,加上是深山老林的精神病院死人,对相关部门的影响并不大,所以出警速度也不快,警察们来到时,太阳已经下山了。

带头的是张警官,程主任认得,后面是两个老油条,还有一个生瓜蛋子,他背着一个相机。

程主任迎上去握手,“张警官,辛苦辛苦。”

“我认得你,叫……叫叫什么来着?”他偏着头,皱着眉,作出努力回忆的样子。

“程,姓程,我是这里的主任。”

“哦哦哦,程程程,我记得我记得,你们这个……疯人院啊,经常出事!之前也死过人的是吧?也是我来处理得嘛!”

“是是是,三年前,也是一个护士,你们说她是qing化物中dú。”程主任在心里嘀咕,这个破警察还有脸提,几年过去了,屁线索没找到,如果是他杀,凶手现在还在病院逍遥,一群吃干饭的。

程主任把一行人带到案发的房间内,一堆护士簇拥在门口看着。

张警官摸着下巴,来到尸体旁,揭开浴巾,把它甩到一旁,尸体又赤luǒluǒ地出现在众人眼下。

“你们没有破坏现场吧?”

“没有没有,只是给她盖上了毛巾。”

尸体全身已经出现了大片大片的鲜红色尸斑,特别是耳廓、耳垂,几乎是樱红色。

张警官戴上手套,把尸体的头掰过来看了看,颜面及嘴唇都呈青紫色。

青瓜蛋子端着相机一阵快门啪啪啪地按。

“窒息死的!”张警官拍拍手站起来。

程主任发出疑问,“窒息?没看到刘护士的脖子有勒痕啊?”

“呵!谁告诉你说窒息死亡就得掐脖子上吊?”张警官不屑地说道,又转头对那个拍照的青瓜蛋子说,“小晋啊,你不是想要办真正的案子吗?现在这个就给你练手,你来琢磨琢磨。”张警官说完,走到一边,褪了手套,其中一个老油条给了他一支烟,另一个给他点燃,三个人开始在一边儿吞云吐雾。

晋然停止拍照,把尸体又挨个儿检查了一遍,“刚刚你们说三年前有个护士是qing化物中dú死的?”他检查完了,复杂的要等回去法医检测才行,但他在心里已经猜出了死亡原因。他去捡那被张警官甩开的浴巾。

程主任主动捡起递给他,回答说:“是的是的。”

晋然把浴巾给尸体盖好,“这个应该也是了,qing化物中dú的机理是细胞缺氧窒息,尸身上有这么多红色的尸斑,也没有其他伤痕,死者的症状很像是中dú。而且qing化物中dú是发作很快的,死者都没有呼救时间,你看她连浴室都没走出就倒下了。加上之前你们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所以……但是程主任,你们病院难道需要购买什么qing化物吗?”

“没有啊!我们买qing化物做什么,院里只有一些病人的yào。”

“死者有得罪过谁吗?”

“这个……”程主任第一个想到了杨木木,她被刘护士误会关起来过,前几日,杨木木去向刘护士讨要自己的首饰,又发生了一次严重的争吵。“没有,没有,我没听说过她和谁吵闹过。”他说完话,瞬间拿眼神去扫身边的一群护士,向她们暗示什么都不要说。

这一切已经被晋然看在眼里了。

“谁是目击者?”他掏出笔记本开始做记录了,另外三个老警察转了转,现在已经抽着烟出去闲逛了。

小柳战战兢兢地站出来,“我,我是。”

“讲讲你发现死者的过程吧,”他抬头看看她,“不用紧张,慢慢来。”

“今天早上,我叫刘姐一起去食堂,我在门外叫了好几声,都没回应,后来我发现门没锁,我就进来了,进房便看见……她没穿衣服,就趴在那里,我以为她晕倒了,就拍她,发现身子冰凉。我吓坏了,就去叫程主任。”

“门没锁?”

“是的。”

晋然走到门前,外面没有把手,是那种必须用钥匙才能打开的门,“你是说,门就这样掩着没有关上?”

“是的,只是挨着门框,还有一丝缝隙没合上。”

“你进来发现什么异样没有?”

“我吓坏了,压根儿没注意什么。”

晋然点点头,说了声谢谢,然后问程主任,“除了死者还有人有这间房的钥匙吗?”

程主任摇头,“我知道的是没有,存放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