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4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49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

“这个……我也想不通哦。”佐藤凉太看着走在自己身边,身高已经达到自己肩部的世锡,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他今年已经十六岁了。在他去安全部之前,这孩子常驻自己的语言部,他的语言天分极高,学习很快,可是脑子转得很慢,或者说,他的心灵太过纯洁,想问题也很简单,也不会掩饰自己。“我们世锡今年十六岁了吧?”

“嗯,还有三个月,我就满十六岁啦!”

“好快哦。世锡现在有喜欢的人了吗?”

世锡立马低下头来,“没有。”他一面说一面摇头。

“哈哈哈……年起的时候就要试着多多恋爱,对以后漫长的人生来说,那将会是很美好的回忆哦。”

“凉太哥为什么一直不恋爱呢?”

“我错过了时机,已经习惯一个人了。所以啊,当一个人年轻的时候,他的心扉敞开着,”佐藤凉太指着世锡心脏的部位,“那里很容易装下一个人的时候,你就要努力尝试,去和那个人在一起。否则过了那个人生阶段,就很容易陷入永远单身的状态,慢慢地……习惯一个人生活。”

世锡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佐藤凉太戳了一下他的脑袋,揽过他的肩膀,一起向前走。

他们很快去到王强的墓地,新土的颜色还没与周边融为一体,就要被再此挖掘。

“大家小心一点,注意挖掘的力度,千万不要伤了尸体。”佐藤凉太吩咐着,他以为,尸体肯定只是被随便一个什么东西包裹着,然后埋进土里。如果挖掘的时候,不小心增添了新伤就不好了。

大家小心翼翼地挖着,不一会儿,棺材盖子在泥土之中显现出来。大家好奇地望着:“这是什么呀?”他们大部分人只有20岁左右,从来没见过棺材的样子,因为新世界没有这种东西存在。

佐藤凉太也围上来,他惊讶了,不自觉地念出来:“棺材?”

“什么?”那些小孩儿望着他。

“一种在正常世界里专门用于装尸体的东西,叫做棺材。”

“为什么要把尸体装起来?”

“保护死去的人。”

“一层木板能够保护尸体不腐烂吗?”

“不能吧,显然不能啊。”有人说道。

“那何必还要这样做呢?”

佐藤凉太道:“一种习俗。”他看着泥土里的木板,在心里感叹,晋然是怎么做到?他自己制作了一具棺材出来吗?他再次想起昨天看到0413的那群人的场景,他们当时拿的那些工具,除了挖土的铲子以外,好像还有伐木的锯子,是那群人帮着晋然造了一具棺材?还有墓前的那座墓碑石,要找来应该也不容易吧。

挖得差不多了的时候,世锡问佐藤凉太:“凉太哥,我们要连木头带人一起抬出来吗?”

佐藤凉太伸头看了看棺材内躺着的王强,“先就这样,等泰亨来。”

“喔。”

大家退下来,围在一旁聊着天儿等泰亨来。

“世锡,你去刚刚的0314等着,看到泰亨哥和政宇哥了,就带他们过来。”

世锡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嘟着嘴说:“凉太哥,一定要我去接吗?”

“有政宇哥在你怕什么?再说你已经十六岁了,这种小事情也没有胆子去做吗?”他拍了一下他的背,“快去吧。”

世锡无奈,垂着脑袋往来时的路走。没过多久,他便带着泰亨和金政宇回来了。

佐藤凉太朝泰亨身后的金政宇微微仰头,算是打了招呼了。

看到泰亨到来,刚刚还胡乱围坐的孩子们,一个个都站了起来,不敢直视,微微低着头站着,给泰亨让出一条路来。

“挖出来了?”泰亨看着坟墓边翻出的新土堆。

“嗯,你看需不需要我们将尸体抬出来。”

泰亨踩过去,望向棺材内,打量几秒后,他微微摇头,“不用。”

紧跟他身边的金政宇问:“你要直接进去看?”

泰亨依旧盯着尸体看,“嗯呐,这样大家都省事一点。”

金政宇赶忙递给他白手套,又帮他戴上口罩,说:“小心一点。”

脸部正剩下双眸露在外面的泰亨眨了眨眼睛,“这个没有什么危险的。”

接着,他进入了棺材内,棺材够宽,泰亨的身子也小。他蹲在尸体旁,开始仔细查看起来。泰亨先是看了王强脖子上的致命刀伤,接着他将目光放在了额头的伤势上,然后,他解开了王强的衣服,然后朝上面的金政宇道:“放大镜。”

香樟山 第165章

拿到放大镜后,泰亨盯着放大镜一点点在尸体的后劲处寻找什么,可惜好像什么也没找到。他搁下放大镜,将王强的衣服一把扯开,尸体的样子果然有异,胸前各种不深的外伤和抓痕。他接着查看了尸体的两只手,又扒开王强的头发一点点看,王强的后脑勺也有和前额相似的撞击伤。

“镊子,手术刀,透明带。”泰亨向上面说。

“是要取东西回去化验吗?”佐藤凉太问。

泰亨呆了几秒,想起直一叙述王强死前的那些行径,抬头说:“算了,不用了。”他站起来,走出棺材。

泰亨脱下手套和口罩,“埋上吧。”

佐藤凉太立刻问:“有结论了?”

“嗯。”

“是什么?”

“P-13!”

“什么?什么意思?”

泰亨看了看那些拿着工具,正望着他们的安全部的小孩儿们,问金政宇:“要在这里说吗?”

金政宇不知所谓地点点头,“说吧,没问题。”

泰亨转而对凉太说:“死者生前被注shè了P-13,虽然我没有找到他脖子上的针孔,但是根据他身上那些自残的伤痕,加上直一的口述说,此人行为前后不一,一心求死。我基本上能断定他是被注shè了P-13。”泰亨说完,觉得自己的事情已经完成,牵着金政宇的手准备往回走。

佐藤凉太呆住了,“等等等等……”佐藤凉太拦在两人身前,“泰亨说的是那个早就被禁止使用的P-13?”

金政宇也侧头看向泰亨,泰亨点头。

“punish 13?”

“对。”

“你能查出是谁注shè的吗?”佐藤凉太的鼻孔微张。

“我没那个本事。”泰亨说完,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贴近金政宇的耳朵说了一阵。金政宇点点头,对他的那些部下说道:“今天的事情,谁也不能说出去,也不许谁继续打听关于P-13的事情。”

大家都答“是。”

接着金政宇泰亨两人便离开了。

佐藤凉太依旧立在原地。世锡上前来问:“凉太哥,P-13是什么啊?”

“刚刚政宇哥吩咐的什么,你这么快就忘了吗?”佐藤凉太的语气相当严厉!

世锡立刻捂住自己的嘴,“我再也不会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