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4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46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泰亨或许是看到了自己瞬间的失望和惶恐之色,他直接问:“找政宇?”

“嗯。”

“他在洗澡,你先回家吧,他出来之后,我会让他立即去找你。”

“好。”

然后,门关上了。佐藤凉太想,这样是最好的了。自己进去单独和泰亨相处的话反而尴尬,就算等到金政宇洗完澡出来,他也不好在他们家谈论那件事情。最好的方式,就是把金政宇单独叫出来,他们俩慢慢详谈。方才看到开门的是泰亨,他正不知如何开口。泰亨倒想帮他安排周到了。泰亨表面不通人情的样子,做事情倒是想得周全。

而且,看他的样子,好像知道自己找政宇哥是为了什么事情。

佐藤凉太一面想着,回到了自己家中。灯还没打开,灰灰黑黑早蹭到了自己脚边。他抱起灰色的猫咪黑黑,到厨房喝了一杯水。再次回到客厅的时候,敲门声响起了。

金政宇顶着一头湿发,羽绒服里面裹的也是一身睡衣,脖子上搭了一条毛巾。

“你找我什么事?”金政宇一面说着,一面拿自己的毛巾擦着头走进来。

“就算我找你,也不用这么急吧?”佐藤凉太去拿吹风机。

金政宇接过吹风,“泰亨说你找我有非常重要的急事,让我立刻来。”

“我可没那样说,泰亨有说是因为什么事情吗?”佐藤凉太想知道泰亨是不是真的猜出来了。

“他说是关于王强的命案。”金政宇吹着头发,大声吼说。

“哇靠!这么厉害!”佐藤凉太小声感叹,“他是怎么猜出来的啊?”

“你说什么?”金政宇把吹风关掉问。

“没什么,你赶紧把头发吹干吧。”

又吹了没几下,金政宇说:“差不多了。”他收起吹风机。

“王强的案子,你有什么发现不成?”

“我怀疑,人不是直一杀的。”

“但是直一自己都承认了。收尸的时候,我们也做了简单的检查。除了颈部的那一刀致命伤之外,没有其他伤势了。”

“你能确定那条致命伤的刀口,是出自直一的刀法吗?”佐藤凉太问。

“能!那条伤口又细又短,位置刚刚好,伤口深度也恰好到刚刚隔断大动脉,一寸不多一寸不少!可谓说是快很准,肯定出自直一的手法。包括伤口呈现的形状,也附和我送给直一的那把小匕首。”金政宇顿了顿,问:“你为什么会怀疑人不是直一杀的?”

“直一说王强有故意惹他生气对吧?”

“是,大概是说那人态度不好,管他叫小屁孩。不过他本来就是小屁孩嘛。”

佐藤凉太摇头,“王强不可能那样做的。”

“我也没有想到会有人敢那样对直一,但是王强刚刚来到新世界,他不知道直一是谁。何况直一表面上看来,确实是欠揍的那种小孩。王强这个人,之前他不是还冲撞过泰亨吗,如果他和直一产生了什么矛盾,态度不好,也挺符合他的xìng格。”

“王强xìng格或许是有些冲,但是他绝对不会招惹直一。因为在此之前,我有特地jiāo代过他,让他小心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孩子。”

“啊?”

“我不止提过一次。我相信他也不会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如果事实照你所说,王强死前对直一不敬,确实是有些奇怪了。但是,你为什么会提醒王强小心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孩子?你其实就是在提醒他小心直一对吧。”

佐藤凉太承认,“是的!”

“我们从中国回到北岛的那天,你还记得吗,晚上我特地去到你家。其实我不是真的找你喝酒庆祝。”

金政宇换了一个坐姿,用眼神告诉佐藤凉太,你继续说。

“我是去找泰亨的。因为在那之前,我在晋然和王强的家里看到了直一。我不知道直一去那里干什么。我问泰亨,他给的答案是,直一可能是因为白天王强打趣泰亨的事情,要去找王强麻烦。”

金政宇点头。“原来如此,所以,当天直一回家后,泰亨特地jiāo代他,不要在去找王强的麻烦。直一答应了。”

“所以,之后,王强一直没事儿。”看来宋直一答应了泰亨的事情,就一定会遵守。

过了一会儿,金政宇语重心长地说:“凉太,泰亨和以前不一样了……不对,他本来就不是残酷的人。他不会因为小事情取人xìng命的。”

佐藤凉太点头,但他心里可不这么认为。大多数人对泰亨的印象,还是只有害怕二字。

“可是,直一为什么要对我们撒谎呢?何况,这个谎言并不能遮掩什么!而且,他也不是那种为了遮掩什么会编制谎言的人,这孩子没有那种心思。”

佐藤凉太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但是王强是肯定不会招惹他的。”

“嗯,我会回去再好好问直一,但是,他真的不大会撒谎。反正他也承认自己杀人了,何必再撒谎呢?”金政宇皱紧眉头,觉得这件事情,矛盾重重。

“政宇哥,能专门挑一个时间找直一谈吗?我也想在场。”

“好。”金政宇爽快地答应了,说着站起来准备走了。

“对了,晋然他还好吗?”

“有人帮他把王强安葬了,”佐藤凉太不想把事情说的多严重,“他本人也挺好的,没什么大问题。”

“那就好。”

金政宇回到家,把所有信息讲给泰亨,泰亨听完说:“直一没必要撒那种谎。”

“凉太说的也有道理。”金政宇说。

“我想,需要尸检才能知道真相。”泰亨说。

“检什么呢?那一日虽说我们安全部收尸收得有些草率,但是基本的检查也是做了的。我能肯定,致命伤是出自直一的刀法。”

泰亨沉思,说:“既然直一承认了杀人,那么人就一定是他杀的。至于尸检能检出什么,只有检后才能知道,或许可以让事情变清楚些吧。”

香樟山 第162章

金政宇点头,这倒也是,“不过,我们有必要为了这件案子兴师动众吗?”金政宇不解地看向泰亨,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新人被杀了,凶手是直一。而直一是一个killer,不能追责,案发过程直一也讲清楚了。也不是说没有找到凶手,还要继续折腾什么呢?

“对啊,人已经死了,虽说有一些疑点,但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但是凉太说,他认为王强不是直一杀的。对吧?”

“嗯,他是这么说。”

泰亨撇嘴一笑,“看来那个人有自己的目的。”

“什么意思?”

“政宇哥你有给他讲致命伤一定出自直一的刀法吧?”

“有,我还慢慢分析给他听了。”

“但是他还是执意让你找直一再问清楚些?”

“这是我自己提出的,不过他有请求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