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4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45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能被写入刺杀名单呢?上面的人或许根本就不知道有他这样一个中国新人存在。事实很可能是killer擅自杀死了王强。所以,自己还是要直接找到这个小孩儿killer,杀了他,为王强报仇。

“高桥先生,你就直接告诉我那个杀手的名字吧。”

香樟山 第160章

高桥彻埋头不说。

“就算你不告诉我,我也会知道的。想必这个杀手在北岛十分有名气,我随便问一个人都可以问出来吧?”

晋然说的是对的,随便去里湖边儿拉一个人,然后像刚才一样向那人描述宋直一的外貌特征,对方如果不是刚刚来北岛的新人,就一定会猜出宋直一的名字。

高桥彻想了想还是说出来了:“他叫宋直一,是新世界killer中数一数二的高手,虽然他只有十五岁。”高桥彻打算和盘托出,要是晋然知道宋直一有多厉害,他或许会对报仇这件事望而却步的。“他是由一个很厉害的退役killer一手调教长大的,擅长各种武器。就连安全部部长金政宇都不是他的对手,虽然他的一手好刀就是金政宇本人教的。他几乎是一个没人能够战胜的存在。何况他有拥有各种武器的资格,我们普通人,连刀具都管制得很严格。你如果要找他报仇,简直可以说是……”

“找死吗?”晋然无奈地补充说。

高桥彻点头。

“他手里有qiāng吗?”晋然想知道这个。

高桥彻用右手比出手qiāng的姿势,举起来问:“你说的是这个吗?”

“嗯。”

高桥彻放下手,“应该没有。qiāng这种武器毕竟太危险了,一旦某个killer把qiāng遗失了,被谁捡了流通开来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只有一种情况下,组织会发qiāng给他们。”

“什么情况?”

“派遣他们去正常世界执行任务的时候,如果有需要,会派发qiāng支给他们。而且就连当年训练他们shè击的靶场,也不在北岛。”

居然还会派这里的杀手去其他国家杀人吗,这样的话,完全比去市场上请一个杀手便宜多了,重点是非常安全,杀手完成任务就乖乖回来,也不会担心被抓了哪天透露出买家的信息。而且他们的人,也很专业,也不会有其他的小心思,乖乖杀人乖乖回家。这个组织的上层,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存在?为什么要打造这样一个非正常的世界,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没有qiāng就好。”

“没有qiāng也不好办吧。而且就算你成功杀了宋直一,killer组织也不会放过你的。不对,应该说killer组织还没来得及抓了你,泰亨和政宇哥早就把你大卸八块儿了!”

“金政宇和泰亨?”晋然讶异,这和他们俩有什么关系,“是因为金政宇教过他刀法,所以有感情吗?”他以为安全部部长金政宇可能教了许多人刀法。

“不止是教他刀法那么简单的关系。”

“什么关系?”三个男人能是什么关系?兄弟?但是姓也不一样,一个姓宋,一个姓金,一个没有姓。

“他们是一家人啊。”

“一家人!”晋然下巴都掉下来了。“金政宇和泰亨是情侣?”

“当然啦。”

晋然张着嘴,原来当时金政宇扇王强的那一巴掌,不是为了讨好上司,而是……妈呀!他摸着自己的肩膀,感觉全身都起鸡皮疙瘩了。他接着问:

“他们仨是一家人的话,那么宋直一就是金政宇的孩子?”不可能!金政宇才二十几岁啊,生个孩子十五岁了?那是几岁生的,晋然努力算数。

“不是金政宇的,是泰亨的。所以也相当于是政宇哥的。”高桥彻说。

“等等……我有点晕。”当初佐藤凉太告诉他,泰亨才二十岁啊。五岁生孩子?放屁!

“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高桥彻摆手,“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新世界的人是不会有血缘关系的,我说的一家人和你想的一家人不是一回事。我说的‘孩子’也不是你理解的那个‘孩子’。”

“什么意思?”

“新世纪的人都是同xìng恋对吧?”

晋然心虚地低下头,“对。”他真想问,如果不是呢?“你是说宋直一是泰亨领养的孩子?”

“差不多是那个意思吧,但是叫法不一样。我们把被领养人的小孩儿,叫做领养他的人的‘小朋友’。”

“小朋友?”

“嗯。而且这个小朋友也不会喊养育自己的人为爸爸。”

“那叫什么?”

“哥哥,叔叔,都可以。但是不能叫爸爸。”

“为什么?”

“不知道。可能是为了杜绝存在父子的那种特俗亲密关系。”

“为什么要杜绝这个?”

高桥彻继续摇头,“好像是说那种关系很危险。”

“哈?父子关系怎么会危险呢?”晋然觉得着简直不可理喻。

高桥彻撇嘴。

“不对啊……泰亨领养的宋直一?可是他就比他大五岁,五岁的孩子怎么能够养育另一个婴儿?”

“又没说是从小领养的。他们已经有些大的时候才开始一起生活的。”

“喔喔。”晋然想,这样的话确实是不能叫爸爸了,最多是哥。“对了,既然这个世界是有小孩儿的,小孩儿们的妈妈在哪儿?”

高桥彻一听这话,立刻站起来,几乎是冲到晋然身边,“嘘!不能说这个问题。”

看他的样子十分紧张,晋然木然点头。这事有什么不能问的呢?好奇怪!爸爸不能叫,妈妈也不能提。

高桥彻看他答应了不提这个,慢慢后退坐到自己的椅子上。“以后你再也不要向任何人问这种问题了。”

“喔。”

说了许久,高桥彻口渴了,他去接了一杯水喝,随便也帮晋然的杯子续了一杯水。

晋然整理刚才的信息,如果照高桥彻说的,杀死王强的killer,是泰亨和金政宇的小朋友,那么,就算自己侥幸杀了那个孩子,自己也难逃一死。还有,金政宇可是救过自己几次的人,一路过来他也一直在帮自己,真的要去杀他的孩子吗?虽说不是亲生的,可是毕竟也是感情深厚的关系。所以,于情于理,自己都只能放弃吗?

他不甘心!也觉得对不起死去的王强。为什么事情要这样发展?为什么王强要被杀死,为什么杀他的偏偏是金政宇的孩子。晋然埋下头,双手chā进头发里。

“你还是想报仇吗?”看他那样苦恼,高桥彻有点同情他了。

“我不知道。”晋然抓着脑袋,声音中透出绝望。“我真的不知道。”

高桥彻望着他,暗自叹气,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香樟山 第161章

佐藤凉太到达F区1301的门前时,已经是夜里九点多了。门铃按响之后没多久,门开了,但是开门的人不是金政宇而是泰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