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4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43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勉强笑了笑。

晋然一听佐藤凉太在与人打招呼,也转过头来向门这边望。

高桥彻鞠躬完了后,看见那个满脸是泪的、黑乎乎的男人盯着他。他几乎咬了咬牙齿才开始面向墙壁拖鞋,自己居然被这种货色打败了吗?他看看纸袋子里,满是佐藤凉太喜欢的零食,问自己:“我还要给情敌送吃的吗?”他闭上眼睛,深呼吸后,扯开嘴角,转身微笑着向佐藤凉太走去。

“谢谢你,这么晚了还跑这么远送吃的。”佐藤凉太接过袋子。

高桥彻笑着摇摇头,“没事。”

佐藤凉太打开袋子,发现全是他平日里喜欢吃的,不仅有零食,还有制作精致的料理和甜品,“哇……”他忍不住叫出声,立刻把袋子口推向晋然,“你看看,想先吃哪个?”

伤心归伤心,几天没吃饭的晋然,看着这些食物,是真的很想吃了。他指了指:“那个!”

“蛋糕?”佐藤凉太巴巴地望着他问。

“嗯!”

佐藤凉太拿出蛋糕,帮他把透明的包装纸撕开,撕到一半儿,他觉得哪里不对劲,赶忙连包装一起塞给晋然,“啊啊,你自己拆来吃吧。还有这些!慢慢吃,多吃点!”他把大纸袋一股脑全部推给晋然。

香樟山 第158章

晋然真的是饿极了,他三下五除二拆开蛋糕的包装纸,大口吞食,然后,蛋糕就卡在了他的喉咙处。晋然瞪大了眼睛,伸长了脖子使劲儿往下咽,还是咽不下去,他像只动物一样,呆立着脑袋,面无表情,眼睛还死死地盯着手里剩下的蛋糕,时不时绝望地蠕动一下喉咙。

佐藤凉太握着拳头抵住自己的嘴,努力忍住笑,另一只手帮晋然拍背。“小彻,你去接一杯水来。”

高桥彻喔了一声,乖乖接水送来。

喝下水后,蛋糕才落入胃里,他立刻又把剩下的也全部塞进嘴里,然后看向纸袋子里的其他食物。高桥彻并不想一直看着这人吃东西,起身对佐藤凉太说:“我先回去了。”

“喔,好。”佐藤凉太干脆地答道。

高桥彻心中掠过一丝落寞。

晋然虽然不懂日语,但也看得出高桥彻应该是要走了。“那个,阿里嘎多。”晋然满嘴食物,不清不楚地对高桥彻说。

高桥彻微微笑,用中文和晋然说:“不用客气。”不管怎样,他是不会把自己的不满写在脸上的,至少要努力不在佐藤凉太在场的时候表现出来。

高桥彻看着佐藤凉太,顿了顿,还是开口对佐藤凉太说:“凉太哥不和我一起走吗?”

“喔,我可能需要留下来照顾他。”

“这样啊……是要留宿吗?”

佐藤凉太点点头,“可能吧。”

高桥彻的脑袋在飞速运转,“但是……”其实以前佐藤凉太就经常在各种朋友的家里喝醉,然后留宿,他一点也不会介意,本来也轮不着他来介意。可是今天不一样,他觉得心脏那里很不舒服。

“但是什么?”佐藤凉太问。

“呃……”高桥彻眼珠子一转,“对!灰灰黑黑等着你喂呢。”

“那个不用担心,我出门的时候,特地把猫粮狗粮都倒在它们碗里了。”

“可是!明天早上呢?这里离F区还是挺远的,如果明天一早再回去喂它们,你就来不及吃早餐了。”

“说得也是。但是呢,这些都是小事,小彻你不用担心的。”

“要不,凉太哥……”高桥彻吞吞吐吐。

“嗯?”

“我留下来帮你照顾他。”

佐藤凉太转头去看晋然,此时的他因为听不懂他们两人的谈话,正在暴风吸入食物。就像猪一样!佐藤凉太心想,他撇嘴摇摇头。

“凉太哥不同意?”高桥彻看他摇头便问。

“不不不!”佐藤凉太摆手,“那你留下来吧。麻烦小彻了,楼上有五间卧室,楼下有三间卧室,你可以随便挑一间休息。这小子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你只要注意他不会再晕倒……”他看着晋然狼吞虎咽的样子,实在是鄙夷,“或者被噎死!就行了。”

高桥彻看着晋然的样子也笑了,点头道:“嗯。”

说完,佐藤凉太就准备走了,他走到门口了晋然才发觉,猛地转头问:“你要走了?”

“嗯,我让小彻留下来照顾你。对了,他姓高桥。”

“不用不用,”晋然吞下嘴里的食物,“我没事儿的,不用被照顾。你们都回家去吧。”说到这里,晋然突然想起什么,他决定不再推辞,因为他有许多事情要问。但是如果直接问佐藤凉太的话,他一定不会告诉自己的。

“你就别客气了,小彻也就看你一晚,过了今晚鬼才懒得理你呢。”

“好啊!那,麻烦您了。”晋然干脆地答应了。

佐藤凉太和高桥彻同时都愣了,这个人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啊?尤其是高桥彻,他觉得这个人哪怕再客气一句,自己就可以抽身离开,和凉太哥一起回家了呀。

“您请坐吧,高桥君。”

佐藤凉太摇摇头,开门走了。其实他之所以会答应高桥彻的提议,并不是因为灰灰和黑黑。他有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确定,虽说不是很急,但还是越早确定越好。本来他打算的是找到王强的墓地,然后亲自查看一下他的尸首。但是现在想想没有那样做的必要,第一,挖坟是件很麻烦的事情,第二,普通世界的人好像忌讳惊动尸体,万一被这个晋然知道了,他又在气头上,不知道会做出怎样过激的事情。

佐藤凉太低头看了看手机的时间,八点半。回家之前,去一趟政宇哥家的话,还不算太晚。那件事情,直接问一问政宇哥,应该就能够确定吧。

肚子已经圆鼓鼓了,晋然放下纸袋子。看向桌子旁正在玩儿手机的高桥彻。

“那个,高桥先生,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可以。”高桥彻把脸转过来看着他。

“killer是什么?”

“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我的兄弟被杀了,他们说凶手是一个killer。”

高桥彻点点头。“既然是killer杀的,你就不用再想这件事了。”

“为什么?”

“killer,顾名思义,就是杀手的意思。他们是新世界的一个特殊组织,主要职责就是完成上面派遣的杀人任务。既然你的兄弟是被killer杀的,你还想要做什么呢?”

“报仇!”

“我劝你还是算了吧。”

“如果我杀了杀手会怎样?”

“这不可能!”高桥彻搁下手机,把身体完全转向晋然,“没人能杀死杀手,他们有武器,你赤手空拳。他们一身武艺,你,只是个普通人。”

“我以前是个警察?”

高桥彻皱眉,“抱歉,我可能中文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