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4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41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收拾得干干净净。但是仔细查看后,是能够判断出这间房有人住的。

被子叠起来收在柜中,旁边挂着一件新人们在船上统一发放的羽绒服,羽绒服后领处的标签上写着“王强”。下边是叠好的薄款的衣服,佐藤凉太拿起最上面的一件,查看后领处的标签,同样写着“王强”二字。新世界人们的所有物品都去物资处领取,也是靠刷手机积分。在发放的时候,物资处有一个习惯:发放一件物品便在那件物品的某个地方签上领取该物品的人的名字。说的是考虑到大部分人过的是群体生活,便于大家区分。其实关于这个的实际原因,佐藤凉太闲来无事也研究过,他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样做能防止个人物品以商品jiāo换的形式流通,慢慢地形成旧世界里资本市场的那一套规则。一旦物品jiāo换在人群中开始了,就会有劳动jiāo换、食物jiāo换等等各色各样的jiāo换,最后一定会慢慢生产出普通世界中说的“经济”这种东西。一旦“经济”产生了,这对现在的新世界的固有的稳定结构会有致命的打击。

佐藤凉太拉开木门,走到另一间紧挨着王强房间的屋子。这间屋子也收拾得十分干净整洁,他径直打开柜门,柜子里没有那件黑色羽绒服,看来是晋然穿出去了。他随便拿了一件叠放的衣服,后领处的名字果然是“晋然”。他随便将衣服甩回去,叉腰环视整间屋子,“真的好狭小啊!好在还有一个阳台。”

此时,阳台外好似传来一群人说话的声音,佐藤凉太好奇地向阳台奔去。看见一群人拿着奇奇怪怪的工具,正从后山往0413的家里走。人太多,佐藤凉太一时辨别不准确具体人数。他们三三两两结伴而行,互相说着话,有的说中文,有的说日语。佐藤凉太竖起耳朵听:

“只是看着就好悲伤啊。”

“对啊。”

“真是没想到,前两天还活生生的人,转眼就离开这个世界了……”

佐藤凉太听出来,他们是在讨论王强的死。他此刻再仔细打量那些他们手中的工具:铁铲,伐木锯等等。加上屋子内没有王强的尸体,佐藤凉太想这群人肯定是帮助晋然安葬了王强。“晋然这个男人,总是不缺帮助他的人啊,即使刚刚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也有这一大帮子不男不女的人帮他。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哦……但是他和自己的好人缘xìng质好像又有些不一样,是哪里不一样呢?”

香樟山 第156章

佐藤凉太一面思考着自己与晋然好人缘的不同xìng质,一面快速跑下楼,他准备向那群人打听出王强的墓地地址,“啊……是这点不一样!”他在心里升起遗憾,“可惜啊,晋然你不懂靠拢真正能够帮到你的人。这群不男不女的邻居有什么好jiāo往的呢……”

走到门口穿鞋的时候,佐藤凉太突然想起,自己不是提前和王强说过吗,让他们不要接近0413的人!对了,还包括宋直一,也不是没有jiāo代过,“除了远离0413的人外,你们还要格外小心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孩子。”这是他给王强讲的原话啊。可是今天,自己问政宇哥,直一为什么杀王强,他说原因是王强对直一态度不好,还叫他小屁孩……

“这不可能!”佐藤凉太猛地抬起头。“直一在说谎!王强的死有蹊跷!”

佐藤凉太冲出门,跑到隔壁去砸门,一个女兮兮的男人开门,他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ese?Japanese?”

对方答:“Japanese。”

佐藤凉太在心里想,啊原来是自己的同胞,但是那又怎样呢?过不了多久,这个人就……“我是王强的朋友,”佐藤凉太用日语说道,“我听说他已经被你们安葬了,请问他的墓地在哪里?”

对方一点都没有怀疑的样子,抬起下巴张大嘴呈O型,手指着他,“噢……你是他的朋友。王强的事情真的是太突然了,你一定很难过吧……”他的眼睛里全是同情和悲伤,还带着歉意,就好像王强的死他有过错似的。

佐藤凉太勉强地笑笑,还装出有些伤心的样子,“你能告诉我他的墓地地址吗?”

对方连连点头,“我可以带你去。”

“啊!不用,你告诉我怎么走就行了。”

对方看了看天,说:“天色已经暗了,你自己去的话,不太好找,我带你去吧。”

佐藤凉太懒得和他继续说,便报以微笑道:“好吧,谢谢你。”

对方转头对里屋大声说道:“我送王强的朋友去找墓地。”

“需要我们一起吗?”

“不用,我很快就回来。”

“路上小心。”

“嗯。”说完,他已经穿好鞋子了。

佐藤凉太又听到里面传来一个人在用中文翻译刚刚这人对他们的喊话。

“走吧。”

那人走在佐藤的侧前方,一路讲着关于今天葬礼的事情,王强的死如何可惜,他的室友晋然如何伤心等等。

“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佐藤。”他只说了姓,连名字都懒得说,更不屑回问面前这个好心又温柔的同胞的姓名。对方估计也听出来了,他没有主动介绍他的名字,只是尴尬地点点头,默默继续带佐藤往前走。

两人在黑黢黢的丛林里绕来转去,“马上就到了,就在前面。”

佐藤凉太拿手机的光一照,果然,前方有个土堆子。但是他却看见一个令他心中一震画面:一个人倒在了墓碑前。

带路的人好像也看到了,他惊叫一声,向墓碑跑去。

“晋然哥!晋然哥!”他摇晃着倒地的那人。

佐藤凉太慢慢跟来,他用手机光照着晋然的脸,心想:“为什么每次见到这个人时,他都恰好晕倒了?这次又是谁要害他?”

佐藤凉太蹲下来,偏头看了看,说:“中dú了吗?”

此话一出,对方着急得像要尿了,又是一个劲儿又摇地叫:“晋然哥!晋然哥!”

“他听不懂你的日语。”佐藤凉太伸手摸着晋然的脸,仔细查看一番,丝毫没有中dú的痕迹。“看他黑不溜秋的,皮肤手感还不错。”佐藤凉太又看了看他的颈部,也没有针孔,肯定不会和上次一样被注shè了麻醉剂。但是,晋然这么黑的肤色,也能看出来他的脸色有些发白,“伤心过度了吗?”

此时对方说话了,“我想会不会是饿晕了。”

佐藤凉太提高了分贝:“饿晕了?”

对方点头,“我听谢磊说……谢磊是我们的室友,他是最先认识晋然的人。他说晋然哥在王强遇害之前的一天起就没有吃过饭了。”

佐藤凉太心想,如果是因为室友离世没有心情吃饭,也还可理解,“为什么前一天开始就没有吃饭?”

“好像是因为他和王强的手机积分不够了。”

“喔……”这就说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