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4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高一一学期杨木木都用目光搜寻黄寅的背影,做课间cāo时没看到,课间遥望cāo场也没看到,食堂一排排的队伍里也没看到。后来,她渐渐就忘了,也转移了目光,转到了方一言身上。到了国外,他也慢慢忘记了自己对方一言的深情。

小时候的暗恋,总是这样无疾而终的。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它也出乎你的意料消失。

黄寅不上高中的原因,杨木木猜测是家庭突然发生了变故。因为程主任说,黄寅至今以为自己在供养弟弟妹妹。初中的时候,至少从穿着饮食上,能够看出黄寅的家庭条件并不差。老天真是爱开玩笑,一个暑期,她的家庭暴富,而黄寅却穷到辍学供弟弟妹妹读书。

再之后,2011年,资料上说他频繁出入一家叫做“心雨飘香心理咨询中心”的机构接受治疗。而在2011年底他便进入了紧邻沙溪镇的一家叫做“陂陀院”的精神病院。在陂陀院期间他有过几次自杀行为,并多次表现出自杀倾向。2012年,黄寅被教授转入了香樟山精神病院。

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黄寅得了什么病要去机构做治疗,而又为什么会精神失常关入陂陀院,为什么在陂陀院三番五次地自杀?杨木木没有听说过这家病院,但是看地址也是非常偏远的地方。教授又是怎么认识他的,为什么偏偏带了他这么一个病人来到香樟山。这就是黄寅那么喜欢教授的原因吗?

这份资料带给杨木木太多的疑问。但上面只简单jiāo代了几句事实,没有说明那些背后的原因。真相只能从黄寅本人那里得知,但他或许已经不记得了。或者Harvey教授知道,但他已经下山了。

杨木木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黄寅的事儿。他有一种魔力,使她想去知道他背后所有的故事。

第二天,杨木木把档案袋还给程主任。

“黄寅是你的初中同学吗?”程主任笑嘻嘻地问。

“是,还真是!这是我没想到的,他变了很多,和以前大不一样。”

程主任指着脑袋说:“这里有了病,自然是变化很大的。”

“程主任你知道他为什么会得病吗?”

程主任看着档案袋,“这上面没写吗?”他也不知道。

“教授怎么认识他的你知道吗?”

“喔……这个,我们只知道他是他的病人,我们医院很早就和Harvey教授有合作,他会帮助我们拉一些外国慈善机构的资金,所以,他把他的中国病人带到这里来。”

“是因为关叔叔才认识Harvey教授的吗?”

“并不是,我们也是才知道他们两位是同学。关律师和杨总可能也是Harvey教授介绍来资助我们病院的吧,这也是我的猜测,之前没有听说过他们的关系。”

看来程主任和院长这里的也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程主任看杨木木很失望的样子,又补充一句,“直到现在啊,黄寅还隔三差五地给Harvey教授寄信。”

“这里没有邮递员上来吧?”

“当然没有,是下山采购的司机师傅带下山,帮忙寄出去。”

“司机师傅人真好。”她想起她们上山时遇到的那位司机,“司机师傅是外国人?”

“是的是的?”

“也是教授介绍来的吗?”

“那自然是,否则我们到哪儿去找个外国师傅。这也是他愿意帮忙寄信的原因,他对工资要求不高。对我们医院是个好处,做事情也很踏实,话少。”

“喔……是这样……”

看来是没有任何渠道可以查清黄寅的情况,只能等到下山后给Harvey教授发邮件,也许可以问出什么,也许教授不会说,这辈子也不能够知道黄寅遭受了些什么。

杨木木每天很是无聊,山中虽然空气好,花花草草很美丽,可是没有有趣的事有趣的人。没有WiFi,手机也没有信号,只能用来拍照。

百无聊赖地过了几日,杨木木慢慢开始喜欢在早晨和黄昏时分坐在树下喂鸟。它们不怕人,围着杨木木找馒头渣。杨木木对它们说话,它们就把头扎进草丛里,不停地点头。

黄寅也有喂鸟的习惯,平素他都是冷冰冰的,杨木木已习惯对他视而不见,否则打招呼后,得不到任何反应,自己像是热脸贴了冷屁股。

一日黄昏,黄寅主动坐在杨木木身边,他们一起喂鸟。

杨木木觉得气氛怪怪的,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缓解,到底要不要说话,他会不会当作听不见,那就更尴尬了。正在纠结时,黄寅开口了。

“你真的是我的初中同学?”

“嗯嗯嗯!”杨木木转过头鼓大眼睛使劲点头。

“很多东西……”他看着她,那双眼睛能够把人吸进去,“我都忘了,你可以……给我讲讲初中的事吗?”

“嗯嗯嗯!”她点头。

静止了很多秒后。

“咳咳……”她清清嗓子,“那个,讲什么呢?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讲起。”

“都可以,关于我的过去,你想到什么说什么。”

“你的过去,嗯!你还记得什么?我从你还记得的地方开始说吧。”

“我什么都不记得,我只有一些模糊的概念,我在沙溪中学二班读书,学校建在一座山下。”

“还有呢?”

“没了。”

“一个同学和老师都想不起?”

黄寅摇头。

杨木木心里升起一股同情,小声嘀咕,“人可以这么彻底地忘记过去?”她换了个坐姿,正式对黄寅讲:“你很优秀,也很受欢迎。你还是我们班的班长,每个老师都喜欢你,每个女生都想接近你,当然啦,不包括我。”

“嗯,继续。”

“你的英文很好,尤其是口语,要知道我们学校的英文老师口语都很差,你的发音比老师的还要正宗。所以,这个给我印象很深。”杨木木停顿一会儿,她想顺着英文问他与教授是怎么认识的。“这个……也是你认识教授的原因吗?”

黄寅低垂的眼睑抬起,长长的睫毛跟着在眼周盛开,“不知道。”他的声音有些不高兴,空气又变得生涩。

“呃……然后,你很热心,特别爱帮助同学。班上大大小小的破事儿你都管,一个受大家欢迎的老大。”

“就像你一样爱管闲事儿?”

“不是爱管闲事,是人好,我和你差远了,我在班上就是隐形的,没人关注我。”

“有女朋友吗?”

“没有!你是标准好学生,怎么可能早恋!”杨木木话音有些激动,要是黄寅有女朋友,班上的同学还有自己不得疯啦!

“男朋友呢?”

“噗……”杨木木笑,“对不起,我想歪了。你有很多男xìng朋友,最好的……嗯,我想想,叫什么来着,我还记得他的样子,流里流气的,但是名字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