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3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38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身份,想杀谁就杀谁,他现在才十五岁,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正说到此处,玄关响起了拉门的声音,是直一回来了。他顶着一头银白色的头发,和泰亨的发色一模一样。每次泰亨的发色一变,他就会立马去染个一模一样的。衣服,鞋子也要穿款式一样的。

“继续下去我会怎样?”白毛小孩子一边说着,一边向厨房奔去。接着他仰头喝着一瓶儿汽水儿出来了。汽水冰箱这种东西,也只有部长级别以上的家庭才拥有的。

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对着金政宇瞪眼睛:“这么大的人了,告小孩儿的状啊?”

此时金政宇在中间,左边是泰亨,右边是直一。

“直一,坐到我这边来。”泰亨发话了。

宋直一拍拍金政宇肩,“嘿,听见没,泰亨哥要和我坐一起。你起来,咱们换!”

“你……”金政宇心想自己在家成天就被这小子欺负着。

“我让你坐到我的左边来。”

金政宇抬手,“算了算了,我跟他换,就该在正中间,我们好好盘问他。”

换好位置后,金政宇立刻问:“说吧,你今天为什么杀人。”

“你说的是哪个?早上杀的那个还是中午杀的那个?”

“你还杀了一个人?”

“没有!骗你的。哈哈哈哈哈哈哈……”直一笑着笑着,看见金政宇的脸色不对,他的目光穿过自己看向后面。不用说,一定是泰亨哥的表情不好看了,每次他都能体会金政宇现在这种脸色变化的含义,他顺着他的眼睛转头看,果然泰亨歌两眼直视着自己,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他默默低下了头。

顿了几秒了后,泰亨对他说:“好好回答政宇哥的话。”

“喔,好。”直一一下子就变乖了。

“为什么杀了那个人。之前”泰亨帮金政宇问。

“因为,我在调查一件事情,死的那个人明明知道内情,却不告诉我。我事先申明了,如果他不说,我就杀了他。他居然不信,那我就把他杀咯。”

“你因为这样就杀人?”金政宇觉得这个孩子简直不可理喻。

“主要是我非常讨厌他那种态度!”

“他就算态度再不好,你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杀人!”金政宇吼道。

“他就是找死,还嘲笑我是小屁孩,南北两岛谁敢那样子对待我,我就让他见识见识小屁孩能不能杀人!”

“他是新人,他还不知道你是谁,你的年龄也的确很小。如果那也能成为你杀人的理由,我不知道你长大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什么样子啊?这样子怎么啦?我就是靠杀人为生的,我是killer!谁妨碍到我办事,我就杀谁,这是我的权利和职责。这是我们killer的荣光……”宋直一的态度清清楚楚地表明,他认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当合理的,甚至还以此为傲。

泰亨在一旁听着,越来越难过,本身坐得很直的身体也慢慢弯曲,弓着背的他像是没了支撑身体的力气。

直一还在辩解:“而且哦,后来那个人发疯般地拉住我,求我杀了他,我被他缠得烦了,而且看他是真的想死,我就成全他啦!”直一扯着小孩儿独有的稚嫩嗓子,理所应当地说。

泰亨看着身边的这个孩子,痛苦地把脸瞥向一边,他咽了咽口水,深呼吸后,轻声说:“直一,你在外面跑了一天累了吧,先回房间休息吧。”

金政宇困惑地看着泰亨,在最关键的时候,不好好教育这个孩子,还放他回房间?

宋直一以为泰亨理解了他的说辞,也完全认同他的理由,高兴地跃起,蹦蹦跳跳上了二楼,回到自己的房间玩儿了。

等孩子走后,金政宇立刻问:“泰亨,你为什么……”

泰亨双眼空洞无神,和方才创作音乐时的他,完全判若两人。

“政宇哥,你刚刚说这个孩子继续这样下去,长大之后会变成什么样?”

“恶魔!”金政宇脱口而出,“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完全没有同理心的恶魔,那根本就不能算作是人类!”

泰亨眉头紧锁,“可是直一本身是个好孩子啊。”泰亨仰头,呼气,“是我一手将他训成了恶魔。”

香樟山 第153章

晋然不知道在地上跪了多久,直到听见门口传来门铃声,他准备去开门,但是一下子根本站不起,他的膝关节僵硬,腿也麻了。他好不容易拖着身子走到门口,打开门一看,是谢磊站在外面。

他满脸歉意的样子,就好像他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尴尬地抬起手不知道指向什么,说:“我,听说王强出事了,过来看看。”

晋然的嘴唇完全干裂了,眼睛也红肿得厉害,他微微点了一下头,“进来吧。”转身往回走。

谢磊进来后,第一眼看到王强的尸体,忍不住捂着嘴,但绝对不是因为恶心而捂嘴,而是从心底感到难过,泪水瞬间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他怕再次激起晋然的悲伤情绪,努力忍住不哭出声,身体却抑制不住地颤抖。

过了一会儿,谢磊努力控制好情绪后,问:“你打算怎么办呢?”

晋然坚决地说:“抓出凶手!”

谢磊频点头,然后又看着躺在地上的王强,“可是……不能,就这样……把他放在这里吧。我们是不是需尽早让王强哥入土为安?”他说完看晋然呆立着没反应,只是直勾勾地看着王强,立刻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乱说这样的……”

“你说得对,我应该让他早点入土为安。”

“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都可以和我说,我的室友们也都愿意帮忙。”

“嗯,谢谢你。”

“嗯……”又过了一会儿,谢磊担心地问:“你吃饭了吗?”

“谢谢你,可是我没有胃口。”

谢磊尴尬地抿抿嘴,“那我……先,”他指着门的方向。

“嗯。”晋然送他出门。

在关门的时候,谢磊再次说:“如果需要帮忙,你一定要说,直接来隔壁叫我们就行。”

“好。”

经过谢磊的提醒,晋然才开始思考怎样安葬王强的事情。是火葬还是土葬?火葬的话,没有能把尸体完全烧尽的条件,不能像火葬场那般,最后能够捡出骨头,碾成粉末装起来。如果自己架火堆烧,王强完整的ròu体最后只能变成一具黑乎乎的焦碳。所以他只能选择土葬,土葬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棺材!

一想到这种实际问题,晋然的心就愈加难受,明明早上还在思考怎样和这人和好如初,以后怎样和他一起逃出北岛。现在,居然就要去想怎样安葬他的尸体,晋然抓住自己胸口的衣服,那个地方一阵阵地随着心跳作痛。他终于忍不住,跪在王强的身边,大哭起来。

父亲离世的时候,他只有麻木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