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3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37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了。一瞬间,他在心底做出一个决定:他一定要退出killer,他要去音乐部。

但是一个正值少年的killer要退出,是不被允许的。泰亨几番要求后,上面的人提出一个条件:除非他找到一个可以替代他killer身份的优秀的孩子。

直一被他挑中了。在泰亨15岁的时候收了另一个10岁的孩子作为“小朋友”。他亲历亲为训练这个孩子,利用最好的资源让他成为比自己更加厉害的killer。上面的人很满意直一,在泰亨18岁的时候,他正式退了出了killer,让直一代替自己的位置。

那时,他对已经13岁的直一说:“你不想有自己的姓吗?”

小直一说:“那我跟着你的姓。”

“我也没有姓。你自己给自己取一个。”

“泰亨哥,姓很重要吗?我觉得只有名字也可以。别人听到直一两个字也知道是我。”

“名字是让别人知道你是谁,姓,可以让你自己知道自己是谁。”

“真的吗?”

“嗯,等你再长大一些就会明白的。”

“那为什么,泰亨哥哥你不给自己取一个姓呢?”

“我已经过了会相信自己给自己取的姓的年纪。蹭着你还没明白的时候,拥有自己的姓,以后你才会承认自己给自己取的姓。”

直一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开始思考自己的姓。最后他愉快地拍手道:“宋!我就姓宋吧。”

“好,以后你就叫宋直一。”

之后的两年,泰亨每天出入音乐部,他凭借自己的音乐天赋和才华,编写了许多很好的曲子,大多都被组织采纳售出到正常世界了。主要是他其他方面的办事能力和管理能力也很强,很快他就变成了音乐部部长。

这一次,金政宇和佐藤凉太等不同部门的部长都被委派到了正常世界协助转移新人了,泰亨没有。除了killer,在新世界出生长大的孩子,都不能离开北岛半步。即使是佐藤凉太和金政宇也没有被委派到日本和韩国,而是去了中国。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安排,但隐隐之中他们感受到了组织的这种特意xìng:不让孩子们回到自己的国家。

或者说,他们一直都在让孩子们忘记自己的国家,忘记自己的根源,忘记自己。要让他们把身体和心灵都jiāo给新世界。新世界才是孩子们的归宿和信仰。

金政宇知道泰亨写了很多歌通过组织出售到正常世界,他除了接受哈维教授委派给他的刺杀晋然的任务,剩下的时间,他都在姜堰市最大的CD音像店里待着。他一首一首试听那些歌,终于找到了两张韩国团体的大热专辑,听起来其中有的歌他好像能够听出来是泰亨写的,但是换了歌曲的名字,他把它们买了下来,无论CD版本还是DVD版本都买了。

回到北岛的时候,金政宇没有去自己负责的安全部,而是和佐藤他们一起去到音乐部,就是为了第一时间将那些专辑jiāo到泰亨手里。泰亨听到由自己创作的实体专辑,也很高兴。虽然他从来不把情绪写在脸上,但是当天确实匆匆jiāo代了新人的事项,便和金政宇一起离开阶梯教室了。就连一个新人出来冲撞他,金政宇扇了那人耳光之后,他也不打算继续追究了。他们一起去到音乐部的放映厅,拆开实体专辑后,他第一眼就是去注意每首歌的作曲人和作词人,当然!肯定!不会有他的名字。作曲作词署名的都是一大堆他不认识的英文名和韩文名。他抛开那些不管,开始播放CD,第一首是主打歌,旋律一出来,泰亨就微微了张嘴,然后看向金政宇,接着点了点头,说:“是!是!是……”

金政宇抱住了他。

泰亨靠在他的肩膀上哭了,“这是我写的歌。”

听了许久的CD后,他们开始播放DVD版本里的MV,泰亨看着画面里,那些英俊年轻的歌手伴着他的歌帅气地舞蹈,他越看越着谜,痴痴地盯着每一个镜头,一遍又一遍循环播放。

香樟山 第152章

泰亨在纸上写下最后一个音符,放下纸笔,举起双臂伸了一个懒腰,转动脖子活动活动。这时,他才从余光中发现,金政宇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泰亨走出来,“你回来很久了?”

“没有,刚到。”

泰亨笑了笑,坐在金政宇旁边。

“又在创作?”金政宇明知故问,因为他知道泰亨最喜欢聊音乐了。

泰亨果然笑了,他点点头,“嗯。”

“什么风格的呢?”

“你买给我的专辑,我反复看了他们拍的MV。”泰亨咬了咬嘴唇,“我觉得……里面的人好像不一样。”

“不一样?”金政宇不解地问。

“嗯。北岛全是20岁左右的孩子,但是这里死气沉沉的。孩子们和MV里的不一样。我看着他们蹦蹦跳跳,能够看到阳光,感受到所谓的青春活力。”泰亨撇着嘴,“政宇哥是不是觉得我在说胡话。”

金政宇立刻否认,“没有没有,我懂你的意思。”他抬手**泰亨的头发,其实在他心里,他是不认同泰亨刚刚讲的话的。他不认为北岛孩子没有活力,而是泰亨自己没有活力,他才二十岁,却像一个久经世故看穿红尘的老人。他虽有一副姣好的面容和皮肤,但是心理上完全没有什么青春活力的东西了。金政宇看着泰亨下撇的嘴角,经常在想,或许他的嘴型不是天生这样的,而是后天变成了这样的。直一的嘴角也长这样,或许当初他挑选“小朋友”的时候,不仅看重了直一的聪颖和身手,还有他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地世界不满的嘴型。

只有这样可爱的嘴型,才能一边表达自己的不满,还能假装无辜和无害。让善良的人们还想要保护他们。

“所以……我写了一首忧郁到只能假装一片欢快的歌。”

“填词了吗?”

“还没有,只是曲子成型了。”

“需要叫凉太来帮你填词吗?”佐藤凉太的文学是极好的。

泰亨摇摇头,“我先自己试试,后面再请他帮忙修改吧。”

金政宇点点头,“这样也好。”

“对了,政宇哥让我早些回来是想讲什么重要的事情?”

金政宇把手从泰亨的身上拿来,“嗯。”他叹了一口气,“是关于直一的,你知道他一直不怎么听我的话,他的眼里只有你。”

“他怎么了?”

“他又杀人了,当然,我知道杀人是他的职责,但是……”金政宇咬了咬牙齿,“他不应该乱杀人,今天早上他杀的那个人,只是一个普通新人,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就是当初因为他顶撞你,我扇了他一耳光的那个人。”

泰亨点头,“记得。”

“所以,我决不相信杀死这个人是上面委派给直一的任务。你一定要告诉直一,他虽然是一个killer,但是不能借着自己killer的